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六十二章 扭成麻花的四个
    晚上叶青林与庄主在内院下棋,庄主问起白天的事,叶青林便如实说了。

    “宫里?”庄主脸上一愣很是意外,若有所思起来。

    “嗯,看那小子不像说谎,杜鉴已经派人盯住那所宅子了,估计今夜便可见分晓。”叶青林淡淡的说道。

    “落弟何以认为今夜便分晓?难道以为那个宫里的太监还敢回那所宅子么?”庄主的疑问不无道理,既然都被惊走了,没有再回来入瓮的道理。

    “我打算一会儿审完便把那小子送回那里去。”叶青林拿着黑棋又落了一子。

    “啧!”庄主被吃掉很是不服气,执白子也杀回了一个,突然就明白了:“哦,落弟是想杀个回马枪,料定那太监是匆匆忙忙逃走的,今晚定会回来观察,他认为,落弟会以为他不敢回来,那如果,太监真的今夜回那处宅子,是不是落下了重要的东西?”

    “庄主果然英明。”叶青林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铜牌,递给了庄主。

    庄主接过一看:“哈哈哈,这出入宫门的牌子都落下了,今夜定是要回来自投罗网的,落弟,你胸有成竹,还在对愚兄卖关子啊?只是可惜,这铜牌就是个寻常宫人的牌子,上面并未刻有名字,如若不然,也能知道是哪个宫的奴才。”

    杜鉴带着秦书玉和峻山,审完了那个少年,没审出什么特别有用的,连夜把人送回了那所宅子,随后便在屋顶上埋伏起来,宅子外的巷子里还有几个自己人,隐蔽的很好,连杜鉴不打暗号都看不见他们人在哪里。

    少年很是紧张,在屋子里动也不敢动,虽然杜鉴交代过,要让他自然些,就是寻常在家的样子,别让人看出来,不然就踢死他,可那少年心里害怕,坐着腿都还在抖,杜鉴从揭开的瓦片小洞里看下去,觉得不行,就下去扔给了那少年一小坛子酒,让他必须喝完,随后就又回到屋顶继续监视。

    果然那少年喝完了酒,胆肥了就不抖了,杜鉴望下去,觉得很是满意,对付这些,他有经验。

    少年喝的醉醺醺的,刚才二更天,就趴着桌子睡着了,一旁的烛火早就燃到了底,就剩下一屋子的黑暗。

    杜鉴和秦书玉、峻山三人在屋顶上一动不动躺在瓦面上,今夜没有月光,四周黑漆漆的,谁也不会去注意屋顶上的人,就算知道那里有人,也看不见。

    躺了不知多久,约莫着有三更了,三个人还是一动不动,秦书玉和峻山跟着杜鉴学会了忍耐,连腰背酸痛也不动一下,不单酸痛,还痒,三人身体散发出来的热气招来了成群的蚊虫。

    突然出现瓦片破碎的声音,三人约莫是有哪个忍受不了一个姿势太久,或是蚊虫叮咬的瘙痒难耐,压碎了哪块瓦片,杜鉴正要开口让他们轻点,还没出声,又传来一声碎裂的声音,不是身前的秦书玉和峻山,那声音是从另一面的屋顶传来的,杜鉴警醒起来,用手轻碰一下秦书玉。

    秦书玉也听见了,也学着杜鉴的手法,把提醒传给了峻山,峻山被突然这么一碰,肚子里憋忍了许久的火山大屁就惊“噗”了出来,放的极为彻底,暗夜寂静,尤为显得不堪入耳。

    峻山的屁音刚落,另一面的屋顶突然就一阵噼里啪啦瓦片碎裂的声音,杜鉴暗道一声:不好,被人听见了,这是要逃跑!

    杜鉴翻身就起,爬上屋脊,就看见他们背面的屋顶上果然有一个黑影,没有月光,天太黑看不清相貌,也没功夫去关心贼人长什么样,杜鉴一个饿虎就扑过去,抓住了黑影的脚,那黑影一个踉跄跌倒,伸手抓瓦片想稳住身子,瓦片被掰碎,黑影便从屋顶滚落下地,杜鉴一直抓着黑影的双脚,也随着被拖落地。

    秦书玉和峻山爬上屋脊正好看见他们两人滚下去,也赶紧从一边墙角有着脚的地方一段一段往下挑,屋顶这么高,直接跳下去,脚都可能跳断,他们可没有杜鉴的身手,就杜鉴他们刚才那样直接滚落下去,换成秦书玉和峻山,估计能摔的一命呜呼!

    黑影滚落下地竟然也没事,还立刻跳跃而起和也刚刚才起来的杜鉴打了起来,两人身手看似差不多,因为杜鉴手脚灵活的打斗,直到秦书玉和峻山两人跳下地这个功夫,也还没能治服那个黑影,秦书玉院子里四处摸了下,黑暗中不知哪里摸了条木棍,冲过去就是一棍子,立马就传来一声惨叫,打的是真准!

    峻山也过来了,是空手,他也摸了下,什么也没摸到,黑灯瞎火的又不敢用刀,万一伤着自己人不好。

    秦书玉打算再来一棍子,挥动着棍子带着破风之声,那打斗的两人中有个人立刻吼了声:“别敲!你打到我了!”

    “......”秦书玉一个呆愣,刚才那一棍子没打到贼人,把杜鉴给敲了?!

    没想到敌人身手竟然这么好,杜鉴至今还没把他打趴下,秦书玉和峻山两人黑暗中看着那两个扭成一团的黑影,不知道从何下手,干脆就小声商量了下,两个人一起扑过去,贼人总共才一个,三个人压也得把他给压扁,身手再好,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渣渣。

    这种办法虽然既原始又笨拙,却是个极为适用的办法,还真如秦书玉想的那样,现在是四人扭成了一团,虽然不知道贼人现在是在底下还是在上面,总之,没跑掉。

    此时院门开了,一通火光照进来,几个人举着火把快步入了院子,是杜鉴安排埋伏在周围的人,听见院子里的打斗声,立刻就点了火把进来查看。

    结果就看见那地上扭成麻花的八条腿。

    有火光就好办了,贼人肯定跑不了,杜鉴看看身边的人,自己抽出一只手用臂力勾住贼人的脖子,喊了声:“书玉、峻山,你们可以起来了,老子快被你们压痩了!”

    秦书玉和峻山这才小心的松开了死死抱住的双臂,脚抽了老半天才抽出来。

    杜鉴手脚灵活的拿起原先准备好的绳子,就把那贼人给五花大绑起来,拖着就往外走,直接拖回去给叶青林审问。

    秦书玉还顺手把那喝了一坛子酒喝晕过去的少年也一起揪了回去。

    正和庄主谈天的叶青林听见禀告,说杜鉴已经把贼人给抓回来了,满意的点点头,和庄主打了声招呼,就去了前院。

    这费劲抓来的贼人并非有三头六臂,反而人还很瘦小,但身手却和杜鉴不相上下,用了三个人才抓住一个人,这让杜鉴都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竟然连个小蟊贼都这么难招架了?

    峻山早已提来了一桶水,把那喝晕的少年给浇醒,然后问他,旁边的贼人可是他的堂兄,少年还醉眼迷蒙,隐约觉得是,就点了点头。

    那贼人从抓住到如今愣是一个字没开口,问什么都不说,叶青林给了杜鉴一个眼神,杜鉴就开始动手,这是老套路要刑讯逼供。

    可是似乎在这瘦小的贼人身上一点用处都没有,把他打趴在地上吐着血,也愣是不说一个字,到了这个时候,一旁的醉酒少年才清醒了些,看到倒地的堂兄,突然想起来大喊:“大人饶命,我堂兄是个哑巴!”

    “哑巴?他娘的早不说,差点就打死了!”杜鉴还以为这人是个硬茬子,还想把十八般酷刑全套上一遍的。

    “既然是哑巴,你又是如何跟他沟通的?”叶青林皱起眉头问旁边的少年。

    “他用手语,我能看懂!”少年忙比划起来。

    难怪了,杜鉴把那贼人五花大绑的,人家也抽不出手来比划,就这么一直把人家揍到现在,还好没揍死,连忙拿出匕首把绳子割开。

    贼人已经奄奄一息,这会儿,怕是想比手语,也比不动了!

    庄主出来了,看到地上躺着的人,摇摇头:“这......”

    叶青林起身,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好不容易抓住一个贼人,想要审问出一点关于臻氏的东西,结果给打成了这样。

    庄主吩咐下人去拿来了一大碗水,给地上的贼人灌进去,没一会儿就咳起来,还吐出了一摊黑血,估计是嘴被打破了,满嘴的血,又死不张口,就把血往肚子里吞,现在又吐了出来,一碗水下去,人就有了些精神了。

    “说吧,谁派你来的,臻氏的书信在哪里?”叶青林开始审问贼人。

    地上的贼人开不了口,也不比划,只是眨着眼睛。

    庄主看见竟然叫人给拿来了文房四宝放到了那贼人的面前。

    叶青林对庄主微微一笑,还是庄主细心呐!

    贼人果然拿起了笔,在纸上快速写下几个字,杜鉴把纸拿到叶青林面前,上面写着:“吾不知不言毋须再问。”

    娘的敬酒不吃又要吃罚酒,杜鉴冲过去又举起他那铁锤子一般的拳头,叶青林叫住了他,这么打下去,连这条线也要断了!

    “把他杀了!”叶青林指着旁边一直盯着看的少年对杜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