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六十一章 不专业的小贼
    屋子里不通风,显得极为闷热,没一会叶青林就浑身是汗,黏糊糊的贴在身上,甚是不爽,秦书玉倒还很能忍,自小乡下劳作惯的人,天天和泥土打交道,汗水没停过也不觉难受,杜鉴自然不用说,混江湖刀口舔血的人,这点耐力还是有的,叶青林就觉得难以忍受,虽然他体质不错,骑射功夫也不差,但再怎么也是自小养尊处优的贵公子,这一身的大汗出来,顿觉浑身瘙痒难耐,只好走出来透透气。

    谁知就刚出来屋子的门口,就看见一个少年模样的人从外面开院门进来,盯着门锁看了许久,似乎还在那里狐疑着自家的锁怎么脱落了,结果转头看见了站在屋门口一袭白衣极度晃眼的叶青林,愣了一瞬,竟然掉头就从大门跑走了,叶青林反应过来,忙喊杜鉴和秦书玉追了出去。

    那进来的少年肯定是他们要找的人,如果是正常的人家,主人回自己家里看见陌生人,头一件事不就得问你是谁,来我家做什么,类似的质问么?但那少年见人就跑,抓住他肯定没错。

    杜鉴身手好,一个跳跃就跑到了叶青林和秦书玉前面,一阵风似地追了出去,叶青林和秦书玉后面紧跟,杜鉴很快跑没了影。

    叶青林和秦书玉追着跑到深巷的交岔口,傻眼了,不知道该往那边追,这杜鉴人也不见,也没听见什么动静,叶青林只好吩咐秦书玉两人分开找,岔巷有三条,也不管是哪条了,两人随便选了一条就跑。

    两人分开追了老远,各自在深巷子里追了一段又出来新的岔口,连自己都搞不清楚来时候的东南西北,又随便选了一条继续追。

    左钻右穿,秦书玉竟然穿出了来时进巷子的街口,四处望了一下,不见叶青林,也没看见杜鉴和追着的那个人,打算再回头进去巷子里找,栓在旁边的一匹马给了他一个大尾巴,甩到他脸上,马尾毛扫的他脸上生痛,这下倒让他灵机一动想到个法子,解下三匹马,统统赶进了巷子,就堵在深巷里面,如果他们还没出来,就把他们先堵住,自己再进去慢慢一条条巷子找,自己能在众多的分岔巷中穿出来这里,就说明,里面只有这一个出口,堵死它准没错。

    还真让他蒙对了,秦书玉翻身去岔巷中找人的时候,杜鉴就追着那个少年追到了三匹马堵死的那截巷子。

    逃跑的少年仗着自己熟门熟路,硬是带着杜鉴窜遍了那么多岔巷,企图甩掉杜鉴,没想到杜鉴身手好,虽然不熟路,却一直紧追不舍,少年没办法,就只好往出口跑,这才被堵住,少年想从马肚子下面钻过去,刚俯下身往前凑,杜鉴一声口哨,少年就被杜鉴的御用宝马给一脚踢了回来,捂着被踢痛的大腿摔在了地上,这下彻底绝了逃跑的心思。

    杜鉴把少年捆好,把三匹马拉出巷子的时候,叶青林和秦书玉也终于又找出来了,看到杜鉴抓住了少年,这才松了口气。

    也不提走了,就地审问。

    谁知还没审,那少年爬起身磕头就求饶命:“三位大人,饶命啊,我什么也没偷!”

    “臻氏给你的书信拿出来!”叶青林近前,背着双手,面色冷峻的说道。

    “真......什么是?我没偷书信啊?”少年好像在装傻。

    “再装老子踢死你!”杜鉴话说着就往那人背上去了一脚。

    “大人,小的不懂你们说的什么“真”什么“是”......是什么东西!小的真没偷到东西,您都看见了,我一进门就被你们追到现在,您就是把我送官,我也没罪啊?”少年被一脚踢的嗷嗷叫,连忙解释起来。

    叶青林瞳孔一聚,突然想到什么,抬脚就往巷子里走,走出了几步才发觉杜鉴和秦书玉还在原地,道:“提上他,走,回刚才那里!”

    叶青林想的是对的。

    刚才那个抓住的少年,是个贼,而他们在巷子饶了七八圈,周围早已弄的鸡飞狗跳,如果这个少年真的不是那个宅子的主人,那么真正的主人或许在附近就已经打草惊蛇逃匿,这个少年也间接帮助了宅子的主人,提那少年回去宅子,是想证实一下他自己的想法。

    那处宅子的大门还开着,杜鉴提着少年跟在叶青林后面,一进院子就把他扔到地上。

    “说,你的老大在哪里?”叶青林面色依旧冷峻,谁也不能保证下一刻他会不会杀人。

    “大人,小的不明白您在说什么,小的真的什么都没偷!”少年还是使劲求饶。

    “你当本公子比你的脑子都不如么?没偷东西你跑什么?”叶青林站在屋门口的时候,那少年明明是在大门口,既然是贼,自然有贼的本事,肚子里早就炼成精,没偷东西就跑的贼不是个好贼,摆明了心虚告诉别人来追,也就是不专业的贼才会这么蠢,可那少年方才在被马堵死的地方说他什么也没偷,就是见官也没罪,这种精明可不是愚蠢的小蟊贼能说出来的话。

    叶青林给杜鉴请点了个头,杜鉴就上去连扇了几巴掌,打的那少年吐出满满一嘴血,地上还落下两颗牙齿,秦书玉没眼看,想着这杜鉴下手可够重的。

    少年吐出嘴里的血,连忙跪起来,满嘴漏风说道:“大人,您饶了小的吧,小的都说。”

    “别废话!说重点!”杜鉴挥起拳头威胁着吼了声。

    “小的来这里确实没有偷东西,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不到一个时辰前,有个公子给了我一两银子,告诉我这处宅子的门没锁,里面说不定有财物,让我偷了跟他两个人分,我才来的,结果就被三位大人给逮着了,小的不知这是三位大人的宅子,以后打死也不敢来了,大人饶命。”少年双手被反捆着,不能作揖,只能磕头,把地面磕的咚咚响。

    叶青林没有说话,杜鉴就明白了,过去就又一脚:“还不老实!你是想死么?”

    “大人明鉴,小的说的都是实情啊!”少年欲哭无泪。

    “你说有个公子告诉你这家门没锁,让你来偷,然后分钱,他为何不自己来偷?都省得和你分了!能出手就给你一两银子的人,用得着当贼么?”叶青林声音很轻,很用力,又冰冷的顿时让那少年不寒而栗。

    “他说他是这家的亲戚,怕被认出来,大人,小的说的都是实情啊!”少年急的满头大汗,感觉怎么说都说不清,谁让被逮着了呢!

    秦书玉在一旁听着,看似被那少年说的很圆满,可总觉得哪里漏了什么,一时又想不出来。

    叶青林皱眉,眼里露出刀锋一样的光芒,冷冷道:“你说的那位公子年方几何,是何相貌,身长几许,着什么衣服,什么口音,哪里人氏,说错一个,你下一刻就死在这里!”

    “......”少年顿时就蒙了,这么多问题,已经不知道先答哪一个,答错一个就是死,一着急连刚才都问了些什么问题都忘了,身体开始剧烈抖动起来,不知道如何开口。

    叶青林不耐的看了一眼那少年的样子,背着手转过身去。

    少年立刻就明白了,他这是要叫人杀了自己,人家不想污了眼,连忙大哭着喊饶命:“大人,大人,小的说,小的什么都说,您别杀我!”

    “杀不杀你,得看你说的对我有没有用!”叶青林又转过身来。

    “是在下的堂兄,叫我来此地看看是否有人在里面,如果有,就在巷子里拼命绕圈跑,小的说的都是实话,真的大实话,大人您别杀我啊!”少年边哭便喊,暗骂堂兄是个骗子,说只要跑了就没事,现在自己都快别人给杀了!

    “你的堂兄家在何处,哪里人,做的什么营生,如今人在哪里,如实说来!”秦书玉刚才一直觉得似乎漏了什么,总觉得有哪里不是那么对劲,被叶青林这么一诈,那少年果然有问题,这一虚一实的,差点让贼人蒙混过去,此刻连忙随着叶青林的思路问起来,跟着叶青林混这些日子,他还真学到不少东西。

    “堂兄如今在何处小的不知,他就这的人,他家......他家早没了!”少年边哭边想着,想到什么说什么。

    “家没了落脚的地方总有吧!还不说!看我不打死你!”杜鉴锤子一样的拳头举在半空中,似乎哪一句回答让他不满意,这个锤子就要落下去。

    少年觉得自己再不说估计他就真的没命了,一闭眼一咬牙:“他真没家,他住宫里!”

    “宫里的?”叶青林一个激愣。

    “对,他七岁就净身入宫,也就今年才在这里买了这处旧宅子,他真没家!”少年说完,就怔怔的等着叶青林继续发问,谁知叶青林竟然不问了,一看那两个随从正附耳在跟前听叶青林说着什么。

    少年又如进来时那样被提了起来,这回是提着出去,杜鉴又跟之前那两个田庄杂役那般用绳子把少年绑在马鞍上,一路拖着回了庄主的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