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五十九章 楚大公子
    来福手脚动作很快,虽然也是刚刚从川口县回到府中,连歇都还没有歇过一下脚,此刻又忠心耿耿的立马安排了两路人马,一路去川口县,一路去帝都。

    来福在叶府已经呆了四十几年了,原本就是府里下人的孩子,一代为奴代代为奴,来福自然也就成了府里的下人,虽然长的如同一头肥猪,但幼时那白白胖胖的样子还是很讨喜的,老侯爷看他可爱,还让他念了书,长大后虽然其貌不扬,但脑子却很灵活,从一个扫地倒夜香的下人,一直做到管家,可见他是有那么一点真本事的,能深得叶闰卿和臻氏的信任,连叶青林的儿子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府,还能藏到了帝都,让叶青林这么警惕的人一点察觉都没有。

    去川口县之前,来福就察觉到似乎周围有人盯上了自己,想要找出来又找不到,凭他敏锐的猪鼻子,这个感觉不会错,定是叶青林在调查他,所以他每次上街采买或是办事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这次派出去帝都的人也一样,经验老道的猪来福,不直接用府里的家丁,那些人脸太熟,一出城就会被叶青林的眼睛给盯上,先是派了个婢子去二十里外的田庄里,找了两个稳妥的自己人,由那两个人送信去帝都,这样任谁在路上遇见也不知道他们就是叶府的人。

    婢子两个时辰后回到府里,跟来福汇报那两人已经出发,顺便还告诉来福一桩田庄里的遭心事,这事本来田庄管事要亲自来找夫人汇报的,刚好婢子过去就顺便带了信回来。

    来福又匆匆的把田庄捎来的书信送去给臻氏。

    刚刚才稍微平静一些臻氏,看了田庄这封书信,怒火又上升。

    “好一个吴通判!欺负我孤儿寡母来了,他女儿死了,以前不敢吭声现在就来报复了!”臻氏暴跳如雷。

    田庄捎来的信里说,有人要强占宁阳城郊田庄的田地,这几日不断来骚扰,一帮人骑着马在叶氏的田地里来回践踏,把快能收割的稻谷踩的稀巴烂,眼看那个田庄的稻谷今年是没什么收成了。

    那帮人称愿出五十两银子,买那里的一千亩的良田,摆明了就是来强抢的,一个个也不跟田庄的下人废话,反正不答应就骑着马到田里来回踩踏,田庄管事没办法,只好问是哪家官人想买这里的良田,问清楚了好去府里给老夫人回话,原本以为那帮人肯定不会说是谁指使的,谁知就毫无忌讳的大声告诉管事的,是郡守府的吴通判要买他们的田地,让他们赶紧准备好田契,不然这一季就没粮食收了!

    吴通判,就是子俞那个已经死了的四妾吴氏亲爹,吴氏死的时候,叶闰卿还活着,堂堂宣阳候放在那,他这个通判也不敢造次,只敢派个女人去哭一番,谁知,还没过多久,那叶闰卿就死了,户部就来拆了宣阳侯府的门扁,到了那时候他才知道,这个宣阳候已经到头了,就算他那二儿子叶寒林还有个官身,也不过是个从七品芝麻小官,在自己面前不值一提,那股恶气再也不想忍,吩咐了子侄,就去叶氏最近的二十里外的田庄捣乱,他吴大官人不缺田产,不过是要让他无故冤死的女儿能瞑目,如今就是占了那里一千亩良田,谅她叶府臻氏也要打碎牙往肚子吞。

    臻氏急的团团转,一千亩,那是可宁阳城郊最好的良田,虽然她手里也不缺田地,一千亩也就是个零头,可若是开了这个口子,以后叶府在宁阳城迟早会被这个官人那个官人给瓜分掉,到了那时,她也只能上吊了。

    想来想去,通判上头也就是郡守楚珩,以前叶闰卿活着的时候,常来府里,看那套近乎的劲,不知如今还能不能说上话,整个宁阳郡就属他官大,好像除了他没人能管得了吴通判。

    臻氏换了身衣服,喊着来福备轿,她要去拜访郡守楚珩楚大人。

    路过园子,看到在那闲逛的庄暮因就来气,这个庄暮因整日无事就会在园子里东逛西逛,子俞中过会元以后,她的作用就没有了,如今子俞升不升官的,她老子庄柳奚也帮不上忙,臻氏自那开始就没给过她好脸色,一个连她夫君从来都不正眼瞧她一眼的女人,还能指望她有什么能耐帮助叶氏?不赶出府,那是因为叶青林还是叶氏的长子。

    臻氏撇了一眼,“哼”的一声就继续走,庄暮因看见了臻氏忙跑过来,她早就看出臻氏对她冷淡的态度,自己在这个府里,不受叶青林待见,如今连臻氏这个主母也瞧不上她,地位一落千丈,连那些后宅女人都不来她的院子了,整日郁闷的就只剩下逛园子。

    “给母亲请安!”庄暮因满脸堆笑。

    臻氏又“哼”了一声欲继续走,庄暮因看出臻氏不悦,忙道:“母亲可是有事忧心?庄氏愿意为母亲分担一二。”

    “就你?连个男人的心都抓不住,还替我分担?”臻氏白了一眼。

    “母亲有事尽管吩咐便是,庄氏是母亲的儿媳理应鞍前马后。”庄暮因半屈着礼不敢起身。

    “既然如此,本夫人如今要去郡守府找郡守大人谈大情,你敢站出去人前丢人现眼?”臻氏冷笑了一声,讽刺庄暮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

    “让庄氏随母亲去吧,路上也能伺候母亲。”男人还活着,原本一个女人不应该抛头露面,就如今的庄暮因,跟没有男人是无二般的,她当然不会放过巴结臻氏的机会。

    臻氏没有回答,转头就走,既然没有说不可以,那就是可以跟去,庄暮因连忙小心翼翼的跟在后头。

    郡守府并不远,臻氏坐轿,庄暮因在车前跟着家丁一起走着。

    结果因为太匆忙没想起来先递拜帖,门房说郡守大人不在,改日再来,什么夫人不夫人也没用,说完就紧闭大门。

    臻氏有气没地方撒,看到一旁的庄暮因,是越看越不顺眼,开口就骂了起来:“都是你这个扫把星,你不来本夫人何时会吃闭门羹!”

    庄暮因低着头不敢回话,生怕自己一开口,臻氏的怒火就会烧死她。

    一阵马车声近耳,庄暮因抬头,见车上下来一个公子,似乎在哪里见过,也不敢一直盯着看,怕臻氏恼怒,赶紧又低头,谁想马车上下来的公子竟喊了声:“这位可是落兄的嫂夫人?”

    庄暮因再抬头看清楚,确实脸熟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在下楚天易,和嫂夫人曾有过一面之缘!”那人近前拱手自报家门。

    庄暮因想起来了,花泣儿子满月的时候,这个人还把那孩子说成是自己的,当时就尴尬的无地自容,脸上一红,只好微微一蹲表示回礼,臻氏在马车里,她连话都不敢说,跟一个陌生男子搭话,被骂轻浮都是轻的。

    “不知嫂夫人在此有何事?可有在下能效劳的?”楚天易没有要走开的意思。

    庄暮因紧张的望了眼臻氏的车帘,还是不敢说话,轻轻后退了些。

    臻氏听到声音掀开了帘子,黑着脸本想喝斥庄暮因一番,一看旁边的楚天易,立马变得阳光普照:“楚大公子?哎呀!楚大公子安好啊!”

    “原来是叶老夫人!”楚天易很不想理会臻氏,就叶闰卿活着的时候,时常去叶府拜会,也不见有多少关照,如今挂了,还要他们的笑脸何用?还有那个叶青林,从来都两眼望天,虽然市井街坊都把自己和他归纳为同一类人,可那叶青林是一直都瞧不上自己。

    臻氏感觉出来楚天易的冷淡,按照以往的脾性,早甩他一个大.屁.股走人了,今日却不行,必须见到郡守老爷楚珩,自己都火烧眉毛了,还管什么脸面不脸面。

    “楚大公子,老身想找郡守大人有要紧的事,不知楚大公子可否帮忙通传一声?”臻氏满脸堆笑,很难得这么低声下气求人。

    “叶老夫人是拿本公子当门房使唤么?本公子是穿的寒酸呢,还是长的像个乡野村夫?”楚天易边说还故意夸张的看看自己身上的锦袍。

    “不不不......”臻氏忙摆手。

    “楚公子,妾身和母亲当真有急事要找郡守大人,您能否屈尊帮个忙?”庄暮因看明白了,楚天易故意在刁难臻氏,估摸是臻氏以前不会做人,如今遭了现世报,

    “对对对,楚大公子,我儿媳说的没错,您帮帮忙!”臻氏忙给庄暮因使眼色。

    楚天易盯着庄暮因,勾起嘴角,笑意盈盈突然就柔声了下来:“嫂夫人跟我来吧!”

    臻氏没有想到,自己吃了闭门羹丢了老脸,竟然让庄暮因这个扫把星给敲开了门。

    楚天易还真领着她们去找了郡守楚珩,似乎是很给自己这个儿子的面子,楚珩脸上并没有不悦的神色,但也没有多热情,只答应会派人去调查一番,让回去等消息,几句话就端茶送客,就这样打发她们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