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五十八章 阴魂不散的贱婢
    子俞的话刚刚说完,唐氏就“哇......”的一声大哭出来,安氏也跟着抽泣着,王氏倒是没有如那两个般垂泪,脸上也是难免一副失落的神色。

    “夫君不要赶我们走,我们都听夫君的还不行吗?”安氏止住泪,今日终于明白子俞是来真的了,看来那花泣早一步入了这县衙,竟然就把自己夫君的心给掏走了,恨自己怎么不早点跟着来上任。

    “夫君喜欢花姑娘,那便把花姑娘留下吧,不要赶我们姐妹走可行?”唐氏这一句话却引来了安氏的不满。

    “唐妹妹,你......”安氏忍住自己想要怒骂的那股火气,这唐氏,竟然说让花泣留下,留下岂不是抢她正房夫人的位子?对她唐氏这种贱妾当然没有影响!

    “好了!三位莫要再争了,若你们不想走,子俞自然不能强行把你们送出去受苦,只是,你们最好回宁阳城叶府去,若执意要住在这县衙后宅,子俞拜托三位能收敛下性子,莫要去搅扰吟儿,三位若是能做到便留下来,其余的子俞就不多说了!”子俞很无奈,这三个走又不走,留又不安份,休出去又不忍心她们被人看不起。

    “可是,我们姐妹三人日后在这后宅见着花姑娘该如何称呼?”安氏最担心这个,自己这个夫人是明媒正娶的,却被花泣压到头上去。

    “三位若不介意,就唤她一声姐姐吧!”子俞说完就出门口,去了前堂。

    安氏跌坐在地上,姐姐?自己这个夫人要喊她姐姐?若不介意?当然介意!可介意又有什么用?不认花泣当姐姐,她们就得走,认了这个姐姐,让她以后在这后宅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姐姐保重身子,莫要着急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王氏扶起呆愣愣的安氏,她一直都没开口,如今难得说了一句话,却把安氏的泪又说的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王氏拍着安氏的后背,叹了口气,暗道这凌乱纠缠,浮浮沉沉,过往或是以后,好像她们从来都没得到过,她们从来也没重要过,从来都是一厢情愿,以为只要一直守着,总有一天自己的夫君会看她们一眼,今日果然很仔细的看她们了,却是要和她们曲终人散,合则聚不合则散说的轻巧,哪有这么容易?这么好的夫君,才貌双全,性子温和,温文儒雅,只要从他身旁经过,只要一丝气息就能把自己淹没,让自己沉沦,永远不想爬上来,谁会愿意舍得离开?何况女人出嫁从夫,以夫为天,以夫为荣,毫无自己,再嫁又有几个能真正嫁的好的?被休之人不是以死明志,就是老死娘家遭受欺辱,想改嫁又有谁比得上子俞?

    “我说,两位姐姐,你们倒是拿个办法出来啊!”唐氏从子俞出去就止住了哭,一直望着门口也不知在想什么,看她们两人都不说话了,又着急了。

    “都是你!你这个贱婢,你急着喊夫君把花泣留下,是为了挤兑我吧?”安氏醒起来,怒视着唐氏。

    “姐姐这是说的哪里话,夫君都赶我们走了,他不就是要让我们主动说出来让花泣留下么?别告诉我你没听出来,你不说,我不说,你我现在是要回宁阳城去么?”唐氏白了安氏一眼,明明她自己也知道子俞的意思,就是不说,还要等自己着急忍不住了说出来,如今又来怪自己,这安氏当真不是个好东西。

    门口来了两个衙役,朝三人行礼,道是子俞吩咐他们带三位夫人去后面安置的,安氏和王氏对视一眼,无奈只好起身跟着衙役去了后面住厢房,唐氏看她们两个起身走出去也不喊她一声,哼了一声也赶紧跟上。

    不管怎么样,总是要留下来,走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子俞把来福带来的那几大车贵重物品交给了花泣,也不管一旁围观的安氏、王氏、唐氏那三人脸上的瞪目结舌。

    花泣看着库房里那一堆叠的整整齐齐的楠木箱子,把宥文喊了过来,让他清点,指定以后这些贵重东西就由他来保管,丢一两银子就找他算账。

    宥文极为不屑的哼了一声,他早就对银子没了感觉了,今非昔比,不像以前在桃源村,一两个铜子都是巨大的财产,宝贝的要命,藏哪里都觉得不踏实,为了保险起见,就挖了个墙洞埋在里面,结果等自己把铜子又挖出来的时候,因为泥墙潮湿早把铜子给锈了,心疼的他哭了三日三夜。

    后来进了宁阳城,第一次被杜鉴给裹进小院子里,见到了那五两银子,五两啊!要不是自己强忍着,怕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只是到了再后来,他才知道,什么是钱财,跟着秦书玉给叶青林当跑腿,叶青林的银子,用富可敌国来形容怕是不为过吧?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个南平国到底多有钱,反正就觉得叶青林的银子怕是几辈子都花不完,难怪他能眼睛不眨一下的,就给桃源村的村民买了一万五千亩的良田,如今再来看花泣交给自己库房的这些个“散碎”银子,这也叫钱财?

    宥文其实是很忙的,叶青林让他跟着花泣,要定时汇报花泣的一举一动,结果他昨日看见了子俞的那三个哭哭啼啼的妻妾,就知道,花泣怕是和子俞好上了,半夜偷偷的在房里写书信,不知怎么落笔,写真的吧,叶青林可能会伤心,写假的吧,又怕叶青林看出来,到时给自己几棍子,正犹豫着,身后传来如同鬼魅一样的声音:“就写吟儿与子俞花前月下相亲相爱!”

    宥文吓的跳了起来,毛笔都扔在了地上,这是吟儿在后面偷看?她看见了自己给叶青林写信?天呐!宥文撒腿就跑,再不跑,一会吟儿发起怒来,自己就没命了,边跑边喊着:“我不是叛徒!”对于一个背叛她的人,吟儿是从来不会手软的,这点宥文确信无疑。

    花泣还埋怨宥文这猴子的卧底功夫怎么这么差,当个叛徒还怕成这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混的,他果然是叶青林喊来的啊!看来自己走了以后,叶青林是回过味来了,不会彻底相信自己就完全没有原因的撇下他,毕竟以前自己那么在意叶青林,他不会不知道,为了避免被他打乱计划,只好先把宥文给治一治了,要培养他当卧底的本事才行。

    ......

    管家来福颠簸走了近半个月,才满身疲惫的从川口县回到了宁阳城,回到了叶府。

    一入了府门,就朝臻氏的正院奔去。

    臻氏正在里面的长榻上小憩,被来福肥胖的脚步声给吵醒,原本想发一顿火,看到是来福,火气就没了!

    “奴才给夫人请安!”来福见臻氏已醒,忙上前福了福,身子躬的极低。

    “嗯,来福啊,子俞还好吗?”臻氏之所以看到来福就开心,是因为想知道子俞那边的情况。

    来福左右观望了一下,没有说话,近了榻前,从左手袖子里掏出一封书信,捧了过去。

    臻氏眉开眼笑,想着子俞这孩子就是孝顺,这才刚返回川口县,就知道捎家书回来了!

    臻氏小心的撕着纸封,抽出里面的书信读起来,眉眼从眯眯笑意立刻变的瞪圆如死鱼,胸口怒气上来,起起伏伏就要按压不住的样子,手里的书信转眼被撕的粉碎!

    “花氏那个贱婢竟然去了子俞那里?!”臻氏有些不信,这封不是子俞的家书,而是安氏写给她的,里面把花泣在川口县的事交代的清清楚楚。

    “是的,夫人,老奴去到县衙的时候,那花氏就已经在后宅了!”来福如实禀告。

    臻氏压不住心中那股气,起身来回快步踱着,花氏竟然在子俞那里,这是她从来没想过的,宁阳城离川口县千里之遥,花氏被叶青林休出府竟然能到那里去找子俞!原本还以为这个贱婢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身边了,结果,叶青林不要的女人,阴魂不散的,子俞当成了宝供着,还要把安氏那三房给遣回来!

    花氏那个贱婢,是被逐出府的,她就是做妾也配不起子俞,何况,子俞还让安氏喊那贱婢姐姐?

    这事她臻氏绝对不会允许!

    臻氏想到这里,立马去案前提笔写了起来,很快写完一张宣纸,拿起来吹干,然后装好递给了来福。

    “来福,找两个得力的人,每人两匹马,日夜兼程,立刻动身去川口县,把这封信交给花氏那个贱婢,告诉她,如果她不离开我儿子,她也就没有儿子了!”臻氏咬牙狠狠的说道。

    “是夫人,我马上就去安排。”来福转身就走。

    “回来!再找两个人,小心着点,去帝都,让他们把叶青林的儿子给我送去之前说好的那个地方,实在不行就......算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就说本夫人交代让他们千万小心,不要弄死了!去吧!”臻氏说完感觉自己已经脱力,明明子俞已经顺顺当当的去做个县官,为什么那个贱婢就这么阴魂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