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五十七章 反客为主
    安氏、王氏、唐氏三人坐在花泣房里的茶桌前,一个都没先开口,神色气势不敢输,各自心里还在绯腹着,难怪夫君子俞回了宁阳城府里连一晚都不住,这就是他的紧急“公务”吧?

    花泣手法娴熟的煮着茶,那茶艺技巧,跟子俞的手法如出一辙。

    “三位妹妹长途跋涉刚刚来到,先喝几碗茶水驱驱乏,一会儿我去吩咐下人给三位妹妹准备些点心,也好垫垫肚子,这离晚饭还有些时候呢!”花泣把三碗茶推到那三个女人面前,巧笑盈盈。

    “花姑娘毋须客气,这本就是我们姐妹三人的家,哪有让你这客人来招呼我们的道理?”安氏忍不住了,明明自己才是子俞的正妻,结果在自己家里她花泣却成了女主人。

    “对对对,应该是我们姐妹三人来照顾花姑娘才是。”王氏和唐氏也连忙附声。

    “三位妹妹说的哪里话,花泣可不是要反客为主,实为体谅三位妹妹鞍马劳顿,若是三位妹妹不喜欢,花泣自然不敢惹三位妹妹厌烦。”花泣心里笑着。

    “花姑娘一直住在这里?”安氏最想问的就是这个,她不知道花泣是不是已经和子俞有了那一层关系。

    “对的,花泣来了这里,子俞就非得让我住这屋,说是宽敞亮堂,对身子好。”花泣端着茶碗小口喝着,声音缓慢柔和,让人一听怎么都觉得她是在炫耀自己的宠爱一般。

    “我家夫君子俞住在哪里?”安氏在跟前,王氏和唐氏没有说话的份,除非安氏让她们开口,这便是礼仪尊卑,这些话也只能安氏来问。

    “子俞啊?就在隔壁的屋子,三位妹妹可以过去瞧瞧,如今这时候,子俞应该不在衙内,等晚一些时候他便回来了,三位妹妹稍安,在那屋等着便好!”说完花泣就起身回到书案前,聊了这么久,墨都沉了,又开始研墨,提笔写写画画了起来。

    安氏三人见花泣对她们这般态度,很显然不把她们放在眼里,客人没走也不送至门口就自己回书案不理睬她们,呸!暗骂自己不是客人,是这里的女主人才对。

    三个女人起身悻悻的出了门口,去了子俞的屋子,一进去才发现,子俞的屋子比花泣的小了许多,摆设也是不如她那个屋子,这个子俞果真对花泣用心!

    “姐姐,怎么办?那个花泣赖着夫君不走的话,我们还待下去有什么脸面!”唐氏为人比较骄横些,爱耍小聪明,都是官家女儿,这种气自然是忍不下来的。

    “等着夫君回来吧,如今我们刚进这后宅,就不由分说把她轰了出去,万一夫君回来怪罪,也不好收拾!”安氏倒是没有这么冲动。

    王氏不说话,平日里就属她内敛些,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像说什么也没用,索性就什么都不说。

    “姐姐有没有想过,夫君要是把花泣一直留在这里,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花泣就是县令夫人呢!”唐氏很精明,让安氏和花泣去斗,说不定她还能捡个便宜。

    “妹妹这话说的,你当我听不出来还是怎的?你想让我去对付花泣,你再来个鸠占鹊巢么?”安氏也没有这么傻,被人当靶子利用也要看是谁,就唐氏那种身份,贱妾一个,还对自己这个正妻指手划脚了!

    “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在担心姐姐,难道姐姐还会觉得夫君不敢这么做吗?”唐氏被安氏拆穿,有些强行狡辩。

    “你这么说,倒是有些道理,那你有什么法子?说来听听!”安氏本来心里就郁闷,觉得什么都得自己在操心,既然唐氏这么着急,就让她拿出个办法来,拿不出来就闭嘴,当真要给她吵死了!

    “我哪有什么法子,诗书读的不如王姐姐多,脑子不如安姐姐你聪明,我就只有仰仗两位姐姐了。”

    三个女人一边互相抱团取暖,又一边相互利用,还夹着互相讥讽,谁也不愿意吃亏,有事总想让别人去冲杀,有好处就自己第一个去捡,这么多年,大家各自什么老底三个人都清楚,外人看似姐妹情深的,实则只有她们自己知道,身边这两个,都巴不得自己消失。

    子俞回来的时候天色还早,一进县衙大门,那看门的老衙役就向他的叶大人报告了家眷来的事,子俞算算日子,也确实该到了。

    入了后宅,先是去了花泣的屋子,看花泣很专注的写着什么,轻声走进去,站在书案前看着她。

    “子俞,你的三个夫人在隔壁呢,还来我这里。”花泣感觉有人挡住了眼前的光亮,才抬头看见子俞笑眯眯的盯着她看。

    “你在写什么?”子俞没有回答花泣的问题,他只关心花泣。

    “这个啊?是我的一个构想,现在还只是个雏形大概,未能完善,等写好了再与你讨论,若你现在就和我讨论,有些地方被你提出疑问,我还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那讨论起来也浪费你的功夫,对么?”

    “想不到我的吟儿竟有如此成熟周详的思路和才华,好吧,那子俞就等着,等你写好我再看,到时再与你彻夜长谈。”

    子俞和花泣两人说话的声音引来了隔壁的三个女人,很快就都过来了花泣的房门口,站着,子俞没允也不敢进去。

    子俞正和花泣聊的开心,见花泣直朝门口看,回头见那三个,无奈叹了口气,拍拍花泣的手,让她继续,道他去去就来。

    三个女人连忙把门让开些,子俞才好通过,子俞没有说话,直接回自己的房里,三个女人迅速跟进去。

    “三位娘子一路劳顿,可选好自己的屋子了?”子俞坐下淡淡的问。

    他和这三个女人,以前是四个女人,一直就如同个陌生人,顶多就是和安氏拜过堂,另两个连行礼都没有,不是他对她们绝情无义,而是从始至终就没有过情义,名义上的妻妾挂了这么多年,想想她们也挺可怜的,在宁阳城才一直没有打发她们走,被休掉的女人回了娘家是连猪狗都看不起的,留在叶府是妻是妾也好,起码算是个主子,可是,她们却总是来缠着自己,着实是让他很无奈。

    “夫君,我们,住哪里?”安氏小心的问了声。

    “让衙役带你们去吧,后面还有许多厢房,这里不比宁阳城,条件差了些,三位娘子见谅将就下!”子俞抬眼看了下安氏。

    “夫君......我,不住后面厢房,我是你的妻子,要和你住这屋。”安氏一鼓作气,有身份在她才敢说这话,旁边的王氏和唐氏低头不言。

    子俞起身,看着这三个女人,好像他从未认真仔细看过眼前的这三个女人。

    安氏,圆脸,个头不高,头发却高高盘起,一层叠一层的往上束,这样显得个头高些,珠钗满头,脸上妆容有些浓,不知道洗去妆容后的安氏会是什么样子,她总是一身深色衣裙,老远便能看见不是一抹红就是一抹绿。

    王氏,身形苗条,中等个头,似乎不太爱说话,总是低眉顺眼的,长发束的简单,不是银簪就是玉簪换着戴,小脸五官算是端正,属于耐看型,每次见她出现在自己眼前都是一身蓝,不是天蓝就是宝蓝,子俞不知道王氏是什么时候看上自己的,有一日回府,母亲臻氏对他说,有位姑娘要嫁进府给他做个妾,子俞当时没有说话,他知道就算自己不同意,那姑娘还是会来,然后果真就抬进来了。

    唐氏,长发似乎很用心的梳理过,中等个头,略痩,鹅黄衣裙显得松松垮垮,脸很尖,妆容精致,若不是此刻脸上的笑容还算灿烂,会让人觉得她一脸刻薄相不好相处,听说她是在大街上看到自己,然后就回家闹,让她的母亲去和自己的母亲臻氏说亲,不管是个什么过程,总之,自己的后宅又多了一个。

    还有那个吴氏......吴氏就不想提了。

    子俞看着三人许久,直到眼前的三个女人不自然起来,子俞才回过神,朝三人拱手躬身行礼:“三位娘子对子俞的深情厚谊,子俞感激,这许多年来,你们一直住在叶府后宅,与子俞也甚少见面,怠慢之处请三位见谅,父母之命不可违,委屈了你们,是子俞的不是,子俞成婚早,却一直不懂什么是情,直到遇到了吟儿,子俞才知道,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我喜欢吟儿,想保护她,给她一切,和她相守到老,这是在三位娘子身上从未有过的情感,子俞这才知道,人这一辈子也是会有追求的,可人生却又给我出了一个沉重的难题,就是三位娘子,子俞从未和你们有过真正的亲密之举,这便是子俞的真心,感激你们的抬爱,你们都没有做错什么,子俞无心伤害你们,和三位娘子走了这么多年,都走不到一起,便是注定,子俞和你们没有缘分,光阴匆忙,娘子正直貌美如花的年纪,若有去处可以与子俞说,子俞定稳妥的安排好,也定不会把你们休回娘家受人欺辱,不知三位娘子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