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五十五章 单纯的子俞
    花泣憋着尿意,提着灯笼往回走,四周静静的,偶尔一声虫鸣,也能把她吓一跳。

    “吟儿!”

    黑暗中不知哪里传来一声轻唤,花泣顿时吓得把灯笼都扔到了地上,撒开腿就往自己的屋子方向跑,没了灯笼,什么也看不见,屋檐外还有月光能照到的地方,这回廊里面,自己当真是如同一个瞎子,只要不是墙,就钻过去,然后撞道了一堵不大的肉墙上。

    肉墙有手,伸过来扶着乱冲乱跳的花泣,更是把她吓得差点晕过去,连喊都喊不出来,只能心里喊着有鬼啊谁来救命!

    “吟儿!”

    几近疯魔的花泣堪堪被叫醒了些,这声音好耳熟。

    “是我,吟儿,你怎么了。”

    透过月色斜映进来的光影,和那好听的柔暖的声音,勉强看清了眼前这人是子俞,花泣本能的一把搂住子俞的脖子,身体还不住的发抖,牙齿上下打着架,,刚才不是被虫鸣吓疯,也不是被夜风吹悚,而是被子俞给吓的!

    “吟儿,你这是怎么了?没事了没事了!”子俞被花泣抖的晃悠了几下,心想着这吟儿劲还真大,都被她勒的气都喘不上来。

    “子俞啊!你吓死我了啊!你一个人黑灯瞎火的站这里干嘛啊!”花泣哭喊着。

    子俞黑暗中笑了笑,吟儿整日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是怕蛇和怕鬼,真是一物降一物,哈哈哈!

    好不容易把花泣弄回了屋子,子俞帮忙点上了灯:“吟儿你刚才是要去哪里,怎的一个人乱跑?”

    “我......想出恭......”花泣小脸一红。

    “啊?......走,我陪你去。”子俞重新点了个灯笼,提在手上,出了门口,看花泣还坐在那不动:“来啊?”

    “你......?我说我是去如厕......”花泣瞪大眼睛望着子俞,这本姑娘去尿尿,他一个大男人跟着去围观?

    “嗯,来吧,我给你掌灯。”子俞被花泣那副样子逗笑了。

    “真的......?”花泣没好意思说,我是个女子呢?

    子俞好说歹说,终于把花泣劝去如了厕,自己站在老远的外边提着灯笼等着她,好一会才见她出来。

    折腾了大半夜,花泣如愿以偿的出完了恭,子俞送她回屋,还顺便从隔壁他的房里拿来了壶热茶,他习惯了,一天到晚都喝一些,连睡前都不放过。

    一个是被惊吓的精神抖擞,一个习惯喝茶的也睡不着,那就只好两人相互陪伴着清谈了。

    “子俞,我想问你个问题。”花泣犹豫着开口。

    “吟儿想和子俞说什么?”子俞有些期待,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和他心里的吟儿如此的接近。

    “如果将来有一日,你发现,我根本不是你心里想象的那样,你还会拿我当朋友么?”

    “不会!”子俞想都没想。

    “......”花泣暗道这子俞也太果断直接了,就这么说不会?让她怎么接下去?

    “子俞想和吟儿做一世的知心人,相扶相守,白头不弃,吟儿可愿意?”子俞早就想对花泣说这一番话,无奈以前她名花有主,他没有资格说,如今她终于来到自己身边,再不想失去这么好的机会了。

    “......”原本是想给子俞先吃上一个“解毒丸”,等到自己离开的那一天他也不至于中毒太深过于伤心,可如今看来,子俞怕是会错了意。

    “吟儿不必着急回答,子俞能等,一日一年一世,都行。”子俞神情很严肃,看来是真的有这种打算。

    “子俞,你知道,我早已嫁为人妇......”

    “吟儿莫要如此,子俞......亦有三房,不,原本是四房,只要吟儿不嫌弃子俞,日后子俞内宅只有吟儿一人。”子俞想着原来吟儿是担心这个!

    “......”完了,越说越沉,花泣觉得自己都掉进去出不来了。

    “吟儿千里迢迢来寻子俞,难道对子俞还会没有半点情义么?子俞是断然不信的,吟儿是女子,难为情,这些话本该子俞来说。”

    “......”这个怎么回答?难道说我花泣千里迢迢来找你,是来利用你的?要么就是看上他才来找他了?没有图谋又无情义,这是来找他做什么?要疯了!这样谈下去自己可能真会沦陷在子俞的深情里,连忙岔开话题:“子俞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吟儿有什么话只管问子俞,莫要和子俞见外了,你我本该是相知之人。”子俞今晚特别开心,这些话在肚子里面憋了这么些年,到今日才得到释放。

    “这个川口县年俸不足两万石,算是贫困的下下县,可是为何我看大街上看那些客栈酒肆的生意如此爆满,有那些赋税,也不至于让川口县这么穷吧?”一下子谈到公事上去,私事就不好拿出来说了吧?花泣为自己的机智感到窃喜。

    子俞还以为花泣想和他谈谈两人的将来,没想到直接一下就跳到公事上去,大约是她有些害羞不好意思说吧,这么一想就只好顺着她的话:“客栈其实不多,总共就十三家,外加驿馆才十四家,就那十三家客栈也不是普通庶民开的,都是权贵的族人远亲,强来也是不行啊!”

    “子俞可有想过如何改善川口县百姓的穷苦现状?”花泣觉得,要升官,就得先做出点政绩,立功自然就上升,这大概是目前唯一的途径,除此之外,走后门那些自己压根就没有路子。

    “上任两个月,子俞有一个月不在县衙,这些个中复杂的关系,还没能很好的理清,也暂无完善的规划,吟儿若有好点子,不妨教教子俞。”子俞早就发现了,川口县的复杂不仅是穷这么简单,就百里外的县界两川口,那里时常会有东平国的人进来,若是单单商贾按律行商途径川口县倒是没什么,怕就怕不止这些,所以这短时间内怕是真没有办法理清。

    “子俞想过给乡下的百姓分田地么?就如我桃源村那样!”花泣始终觉得,田地是老百姓唯一能把生活改善的保障。

    “吟儿不知,这些良田,都是权贵人家的财产,很多田地主人还是郡府官员国亲远戚,子俞区区一个从七品下下县令,就是花银子也买不来那些良田啊!”女子想法果然简单,子俞觉得这吟儿单纯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