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四十九章 吟儿是我的了
    叶青林煮茶的动作真是笨拙的可以,把茶水溅的到处都是,子俞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大哥见笑了,不过我这煮茶的师傅可是大名鼎鼎的呢,呵呵!”子俞觉得有些好笑,煮茶还有什么师承,这些小情小调不过是君子嗜好,读书人喜欢把一些简单的东西美化复杂化,与友欣赏,以此找些共同话题,拉近彼此的距离,仅此而已。

    “我就说嘛,看我在这练了快半个时辰了,还是找不到当初看二弟煮茶时的感觉。”叶青林难得的笑了一笑。

    “大哥又取笑子俞了。”子俞算是明白了,这是在告诉他,他在这里等了自己半个时辰,原来当初自己和吟儿一起煮茶这个坎,他始终没过去。

    “不知二弟的这位煮茶大师是哪位高人?”叶青林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手里动作不停。

    “呵呵,陆羽!”

    “好你个二弟,原是在茶圣的茶经里读来的,嗯,这陆羽也确实是大名鼎鼎,二弟倒是没有说错。”

    叶青林好不容翻来弄去的煮出来一碗茶水,斟到小茶碗里,给子俞推过去一碗:“二弟尝尝。”

    “好茶!大哥连茶经都不用读,就有如此手艺,子俞惭愧了!”其实满嘴苦涩,子俞没有勇气说。

    “看看,二弟不诚实了吧?这和当初你煮给吟儿的茶汤比起来,实属云泥之别,难怪吟儿说二弟是她的知心人。”叶青林当然知道那浓的发黑的茶汤喝起来会是什么滋味,想不到子俞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喝完了。

    子俞心脾一撞,立马起身,站着朝叶青林拱手:“大哥有话不妨对子俞直言,子俞定不敢违逆。”

    “吟儿还好么?”叶青林收起勉强挤出来的笑意,就这么看着子俞。

    “吟儿?哦......大嫂?”子俞一脸茫然。

    “二弟竟然不知?”叶青林端坐不动,连自己煮的茶都不喝。

    “请大哥明言,子俞确实不知!”子俞刚才一进来就纳闷,怎么桃源阁就大哥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吟儿不见,连个婢子都没有,自己也不敢东张西望的寻找,去母亲那里的时候,就光听她哭诉父亲去了府里的变故,族里男人如何如何逼迫母亲,压根就没提起吟儿的事,如今叶青林问起来,才觉得这里边定是发生了什么,而且......好像还跟自己有关系。

    “这也快一个月了吧,吟儿跋山涉水找你去了,难道二弟还要跟我继续拐弯抹角装无辜不成?”叶青林以为子俞在装,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怒意。

    “大哥......可否告诉子俞发生了何事?”子俞一脸懵逼,吟儿千里迢迢的去找自己了?还走了一个月,她找自己做什么?

    “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情,夜里荷池相约,我儿子的娘亲就依约去找你了,说要与你相守,你才是她能谈到心底深处的那个人,看来我还真是比不过二弟的柔情蜜意啊。”叶青林一口气说完,喝光了一碗浓苦的茶汤,那涩意,在心底久久散不去。

    “大哥......这从何说起......”子俞听到这番话顿时心惊,可是不知为何,心惊之后还有一丝欣喜,但这也太突然了,吟儿果真去川口县了么?

    “给我照顾好她,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她不好,我会和你新旧老账一起算!”叶青林说完就起身,面无表情的出了桃源阁,自己这个二弟,装的还真是像啊,任谁都会觉得他无辜吧,这就是吟儿看中他之处么?若果真如此,自己还真的比不上他。

    子俞有那么一瞬间怔住脑子一片空白,随后又被满心满怀的幸福取代,不管叶青林的话是真是假,吟儿去找自己总是真的吧?若是真的,那现在,自己回了宁阳城岂不是错过了她?得赶紧回川口县了,吟儿一个女孩子,在那里人生地不熟,自己不在,府衙是肯定进不去的,不能让她在外面受苦,如今要赶紧去跟母亲请辞,早一日回到川口县,就能早一日见到吟儿,母亲那里,还是不要告诉她吟儿的事了,以前那事,母亲对吟儿的作法至今心有余悸,只要去了川口县,就没人能打扰自己和吟儿了!

    子俞想到这里,就火速去了臻氏的院子,跟臻氏请辞回川口县,只说县衙里公务繁忙,没有时间在家里长住,让臻氏自己保重身子,若有难处可以遣下人去川口县找他,交代完,就走了出来。

    臻氏满脸的不相信,自己儿子不是刚回来半天没过么,这一个晚上都不住就要走?

    “儿啊?你这就走?”臻氏追了出来。

    “母亲,孩儿这便走了,母亲一定要珍重,等孩儿得空就回来看您!”子俞看到臻氏焦急的神情,才发觉自己失态了,一听吟儿去找自己,就着急的走,完全没考虑过母亲的感受。

    “孩子,你父亲坟头还没去祭拜呢,你怎么就走了啊?”臻氏只想自己的儿子能多在家呆一些时日。

    被臻氏这么一说,子俞反应过来,对啊,自己是回来奔丧的,结果如今......唉呀,昏了头了,怎么就分寸大乱了呢?忙走回臻氏身边扶着她:“母亲说的是,晌午吃过饭我们就去拜祭父亲,晚上我就走,母亲请恕孩儿不能在家久呆。”

    子俞说到这份上,臻氏是真的相信子俞是有紧急公务,也不好去打乱他给他添麻烦,只好点头,喊过婢子去准备午饭,拉着子俞回到院子里用餐。

    边吃着饭,臻氏又开始叨叨:“儿啊,你在那边如果有什么难处,比如缺钱粮的,可要给母亲来信啊,要多少母亲都给你,好好跟上官打好关系,该花银子的地方就花,不要心疼银子,母亲这些年也积攒了一些,加上如今你父亲去了,族里分剩下的田产还有三千顷,这些都是以前你爹在时,自己花银子买下来的,万户侯食邑不包括在内,都在母亲的手里握着,母亲有银子,你不要省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