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四十八章 二弟坐下喝碗茶
    老驿丞敲开了隔壁的房门,入内又关上,对着里面背对着门口坐着的人说道:“公子,卑职已经安排妥当,那位小兄弟......额,那位姑娘已经睡下了。”

    “姑娘?”里面的公子似乎有些意外。

    “是的公子,那姑娘要了洗澡水,换水的时候打死都不要老头送,非要找个婆子送水进去,定是个姑娘没错。”

    “嗯!有劳了,招呼好她,若她没银子,就不要收房钱了,找本公子的人去结账,多看着点,别让歹人欺负她。”里面的公子交待完长臂一挥,驿丞就躬身退着出门,还轻声的把门给关上。

    明泫有些过意不去,花兄弟原来是个姑娘?难怪不愿意跟他同骑一匹马,自己还抱了人家一路,这花姑娘得有多难堪啊?

    开始以为她是心疼马,还想着到了川口县还她一匹健壮的好马就是,谁知她一到这里就跟抛累赘似地把自己给扔下走了,无奈只好随她去,安顿下来仔细想想,又觉得这花兄弟肯定是个穷困之人,不然不会连一匹马都这么金贵,若是如此,那她不知有没有地方落脚,喊了让驿卒一路跟着她,如果她投靠了亲戚便好,没地方住就领来驿站,结果还真的蹲在了墙角!如今这老驿丞竟说她是个姑娘!姑娘......

    ......

    叶青林斜靠在书案的阔椅上,满目忧思,他把花泣以前看过的书,一本本的都拿出来看了一遍,想看看这么些书有什么好看的,特别是那些民间话本,怎么那丫头老是那么喜欢那些奇奇怪怪的杂谈?什么黄泉路奈何桥的,让人一听就浑身鸡皮疙瘩,这丫头,关心这些杂七杂八的话本,比关心自己都多,心里果真是没有自己了么?分开这段时间,天知道他是怎么坚持过来的,只能每日来这里怀怀旧,摸摸她动过的东西。

    秦书玉在门口敲了两下,叶青林头都没抬点了一下,示意秦书玉可以进来。

    “大公子,来福查过了,最近一段时日他都没有在别处走动,只在府里和常年有联系的店铺来往,没有什么可疑。”秦书玉站在书案旁朝叶青林拱手,汇报着查探情况,叶青林让他们去查叶府的管家来福,看看臻氏会不会把孩子交给了他带到别的地方去。

    “嗯,臻氏身边的都一个个查,来访的人也查,一个都不要放过,要谨慎些,不要让臻氏察觉。”叶青林抓着书本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书本边缘已经褶皱。

    “是,大公子,吟儿......”秦书玉很想问问叶青林和自己的妹妹吟儿到底是不是走到了尽头,可看叶青林总是坐在书房看妹妹以前看的那些书,又不像是没有了情义,问了一半又觉得不妥,这事还真不好问。

    “宥文走了几日了?”叶青林知道秦书玉担心花泣。

    “有七日了,再过几日大约就该到地方了。”秦书玉算着日子。

    “都交代清楚给他么?”叶青林语气很是平淡,但任谁都能听出他实际是在焦急,不着急还问这么多做什么!

    “交代清楚了,有消息会托人稍回来。”秦书玉想了想,欲言又止:“大公子......”

    “何事?”

    “二公子回来了,今日早晨刚到的府里。”秦书玉一早就看见子俞风尘仆仆的回来,想着叶青林因为花泣不在桃源阁了,他应该也是没有回去过,也要告知一声。

    叶青林没有说话,挥手让秦书玉退下。

    多日没有回叶府,现在府里的下人明显又变少了,见到叶青林出现在前院,杜鉴赶紧迎了过来。

    “去把二公子请到桃源阁,说本大公子在那里等他!”叶青林甩下了一句话就自己往桃源阁去了。

    杜鉴有些为难,这二公子今晨才刚刚回来,指不定现在有没有空闲呢,向来对自己主子的话执行彻底,杜鉴还是去了子俞的院子。

    果然没有在,子俞的妻妾还不知道自己的夫君回来,听闻杜鉴找来才知道,一个个眼里满是欣喜,道如果子俞回来定是在他母亲那里。

    杜鉴又来到臻氏的院外,叫过来一个婢子,问问子俞是否在此地,他一个前院的护卫没有召唤是不能随便进主母的院子的。

    子俞果然是在里面,杜鉴在园子的必经之路等了两三刻钟,才等到子俞从臻氏那里出来,连忙把叶青林的话传达给他,子俞点头,随着杜鉴去了桃源阁。

    子俞进到桃源阁前厅的时候,叶青林竟然在那里学着煮茶。

    “大哥安好,许久不见,子俞给大哥请安了!”子俞上前拱手行了个礼。

    他还是没变啊,哪怕家中突发变故,还是如此丝毫不为所动,子俞觉得自己是怎么也做不到大哥的这副心境的,在川口县听到府里家丁来报父亲的消息,一路心急火燎的往回赶,日夜不停,这才十二日便回到了宁阳城,一回来看到府里的状况,满心凄凉,父亲去了就是倒了一片天,境况和以前真的是天翻地覆,难怪父亲会对自己没有三元及第这么在意,这真的是关系到整个叶氏几百口子的生计,这才多久,府里便每况愈下,以后指不定还能不能撑下去,但眼前的大哥,好像对这一切都漠不关心。

    “二弟先坐,等着尝尝我煮的茶,看看有没有学到二弟的九牛一毛的功力。”叶青林让杜鉴去搬来了张小凳,放在桌子前面,做了个请的手势。

    “大哥好心境,二弟恭敬不如从了。”子俞也不客气,就在凳子上坐了下来,叶青林定是有话要对自己说的,自己就不要贸然开口了,顺着他的话就行,免得许久不见了还一见就争论,伤了和气。

    “不知二弟的茶艺是从何处师承,大哥煮起来是怎么也不得要领啊。”叶青林手里动作有些笨拙,怎么都感觉没有那时候在小院子里看到子俞和吟儿一起煮茶时的优雅流畅,有些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