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四十七章 热心的驿卒和驿丞
    花泣牵着马,踯躅不前,那马太调皮,拖着不走,非要去屁.股后面拍才动,结果来来回回马前马后的,自己的脚给崴了!

    脚立刻肿的如同猪蹄,轻轻一碰就痛的冷汗直冒,这样子彻底没法走了,再这样下去,晚上还得在山上过夜,宿荒郊野岭一次就够了,再让她呆一晚,还有个不昏迷能说话的男人在身边,想想就惊悚。

    “花兄弟,可打紧?你还是上来吧,这里离川口县路程不是很远,两人骑一程也是无碍的,到地方再给这马儿好好歇息!”明泫看见花泣崴了脚,“嘶嘶”的吸着冷气就知道她痛,赶紧喊她上马。

    没有办法,这脚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总不能在这山里住到脚能走路才启程吧?只好“嗯”了一声,小心的爬上了马。

    明泫让出了一些位置,让花泣坐前面,花泣刚刚坐定,就被两只手给紧紧的搂住了腰,明泫没地方抓扶手,马一走起来就摇晃,总不能抓着马屁.股吧?掉下去他这满身的伤就呜呼了,揽着她的腰是本能,可花泣却颤了一下。

    以为是这个花兄弟怕痒,明泫呵呵的笑着:“花兄弟若是怕痒,我手不乱动便是,走吧。”

    花泣这才拿起鞭子敲着马前行,速度果然是快了许多,天黑的时候,进了川口县城。

    入了城门,明泫问花泣要去哪里,如果也没有地方可去的话,不如和他一起住客栈安顿下来。

    花泣巴不得快点把这人送到地方,自己好去找子俞,摇摇头:“我有亲友在此,就不和明公子一起住客栈了,先把明公子送到那里吧,改日有缘再聚。”

    明泫点头,指着大街上前面有一个撑着大旗子的门店说道:“就去那里放我下去便好。”

    大旗子是一家客栈的招牌,上面写着“川口驿站”,原来是一家驿馆啊,这明泫难道还是官家子弟?竟然能住到那里去,不过这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天下之大,官员何其多,家眷住驿馆也很正常。

    到了那里,花泣先下马,然后小心的扶着明泫下来,又搀着他进了驿站,把他交给了驿丞,就自己出门骑上马找川口县衙。

    好不容易问着路到了县衙门口,结果大门紧闭,可不是么,如今已经入夜,办公也早就收摊了吧!

    敲了老半天门,才有一个老衙役出来开,眯缝着老花眼和花泣说要告状明天赶早敲鼓就行了。

    “老伯,我找子俞,啊不,找叶寒林叶大人,麻烦您通传一声。”

    “叶大人?你有何事?”

    “我是叶大人的亲戚。”

    “你?”老伯就着昏暗的灯笼看清楚花泣一身的乞丐装,有些不信。

    “对,我姓花,麻烦老伯了。”

    “大人不在,改日再来吧!”老衙役就要关门。

    “那我在府里等叶大人可行?”花泣连忙挤进门缝。

    “那怎么行,这里是官府,怎能随便让人进来住着,又不是客栈。”

    “叶大人去了哪里,能否告诉在下,他什么时候回来?”

    “大人回宁阳城探亲了,已经走了五日,你下个月再来吧!”

    ......

    子俞回了宁阳城?不是才刚上任不久么?这么快就省亲了,难道是......自己怎么没想到,铁定是叶闰卿死了,子俞回去奔丧,算起日子,可不是么,自己还真是要等到下个月才能把子俞等回来。

    县衙大门关上了,老衙役说的没错,自己一介草民,是断断不能没有叶大人的准许就入内的,这是官府,不是民宅。

    好累,自己这脚还痛着,一瘸一拐的来到这里,结果没找到人,只能去街上找客栈先住着,还要一直住到子俞回来,银子都不知道够还不够。

    川口县城不大,总共就三条比较宽大些的街道,客栈都开在大街上,忍着脚痛走完了三条街,都是客满,晚上没地方住了,想想还是找个哪里没人的墙角蹲一晚上吧,明日再看看哪里有空房!

    找来找去,把一条正在撒尿的老狗给赶走,才找到这处比较僻静些的墙角,虽然有些尿臊味,至少这里不会被人驱赶。

    正打算搬块石头来坐一下,前面过来一个像伙计的少年,上前就拱手:“这位小兄弟,可是要住客栈?”

    “啊?对对对,哪家客栈有客房没人的?”花泣一时间高兴的忘记了脚痛,甚至忘记了这个少年为什么知道她要住客栈。

    “小兄弟随我来吧!”少年在前头领路,花泣牵着马单腿一跳一跳的跟上。

    一直走到一面大旗子下面,少年停了下来,把马牵了过去:“小兄弟进去找柜台开房就行了,这马我牵到后院伺候,包您满意。”说着就牵走了。

    花泣觉得这里有些熟悉,再看那少年背影,身上是一身驿卒的衣服,才想起来这里就是明泫之前下马住的川口驿站。

    这就放心了,驿站起码不会对她图谋不轨,刚才听说有地方住,一时兴奋的都没醒起这少年怎会如此热心,若是私人客栈这般热心的人可得防范些,驿站就可以把心放下了,想着这子俞才来川口县没多久,竟然把这里治理的民风如此淳朴,自己蹲个墙角都有驿站来帮忙,果真是个好官。

    驿馆的条件就是不一样,地方大,东西还齐全,老驿丞给花泣领上了楼,开了一间上好的房,里面很干净,老驿丞问花泣可要洗澡,花泣先是点头后又摇头,看到老驿丞一脸的不可思议,才知道,自己实在太臭了,只好叫来了浴桶,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

    洗掉了三大桶水,才把自己洗干净,没有丫鬟就是不方便啊,还得起身开个门缝从送水的老婆子那里自己把水提进来,这么来来回回提水换水,愣是洗掉了一个时辰。

    可怜的猪蹄,受了老罪了!

    洗完了就饿,老驿丞早就给花泣准备了吃食,这些驿馆的人常年招待各地来往的官员,态度被训练的极为恭敬,心思仔细,样样都安排的详尽周到,吃饱喝足,把门给栓死,就一头倒在床榻上睡的一塌糊涂。

    老驿丞看花泣房里的灯灭了,点点头,敲开了隔壁的一间天字号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