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四十六章 被动了
    夜里三更,睡梦中的流云听见楼下院门被打开的声响。

    先在楼台上朝下面望了一眼,是秦书玉他们回来了,内心欢喜,快步下楼。

    来到院中,迎着秦书玉,见其身后只有峻山一人,忙问:“夫君,怎的就你们兄弟二人,宥文呢?”

    “他......有事,出去了,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你别担心。”秦书玉许久不见妻儿忙拉着流云上楼看孩子去了。

    峻山一个人去了厨房,估计是找吃的,自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看着秦书玉拖家带口的,有些羡慕。

    “峻山?你个吃货,这么久才回来一次,你不上来看我儿子么?”流云在楼上朝下面喊了声。

    “马上来!”峻山拿着两个冷馒头上了楼。

    大半夜的,他们的动静已经把秦书玉的儿子给吵醒,这孩子还没满一岁,只比花泣的儿子大了半岁都不到,醒来也不哭不闹不尿床,自己坐在床榻上看着三个大脑袋。

    “来,吃一口,宝贝儿。”峻山把一个馒头往孩子嘴里塞。

    “去去去,他不吃这个。”秦书玉忙把峻山推开。

    水灵也醒了,她住在花泣原先的屋子,此刻过来门口站着,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水灵?你怎么在这?”秦书玉有些意外,水灵不是应该在桃源阁带妹妹的孩子么?

    “书玉公子......”水灵欲言又止。

    “夫君可回了叶府了?宝儿见到了么?”流云看见水灵才想到花泣那个才几个月大的儿子。

    “没有,大公子回去了。”

    叶青林是和秦书玉他们一起回来的,就他们谈天的功夫已经回到了叶府。

    进了大门,就往桃源阁走去,到了院门外,黑漆漆的,一点灯火都没有,推开院门,里面果然没人,转身出来,叫住一个值夜路过的婢子问:“桃源阁的人呢?小公子呢?”

    “啊?大公子,桃源阁没人了,小公子在少夫人那里!”婢子回完话就忙去了。

    叶青林冲也似的去了庄暮因的院子,进门直接往房内找儿子,完全不理会庄暮因在一边风姿摇曳笑颜逐开的迎接。

    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儿子,眉头皱成川字:“我儿子呢?”

    “夫君如此深夜方才回来,妾身给你拿些点心来......”庄暮因本想讨好一下,结果看见叶青林脸上的不耐又住了嘴。

    “我儿子在哪?”叶青林又隐着怒气问了一遍。

    “在......母亲那里......”庄暮因吓的小声应着,话没说完,叶青林已经不见了。

    来到臻氏的正院,门口两个婢子在打盹,里面的人早已经歇下。

    “灯点上,去把老夫人请起来!”叶青林只用中等的音量,就把两个打盹的婢子从梦中给惊醒过来。

    婢子爬起来赶紧开门进了前厅,一会厅里就灯火大亮,大公子在府里,谁也不敢得罪,以前还有老侯爷管着,如今老侯爷去世,连臻氏都不敢对大公子怎么样,何况她们这些婢子。

    很快一个婢子就扶着刚被吵醒的臻氏出来前厅,看到叶青林,似乎有些惧色,但身为当家主母,又不能没有点威严气势,那点惧怕也是瞬即闪去。

    “落儿怎的今日才回府么?”臻氏小心的问着。

    “我儿子呢?”叶青林不想跟臻氏废话,直接找儿子。

    “你的父亲去了,下葬你都不回来,如今一回来就对母亲这般态度,落儿可是欺负母亲孤家寡妇?”臻氏觉得自己很没有脸面,当着下人,连声母亲都不叫了,叶闰卿不在了,子俞又远在川口县,再压他不下,以后可还怎么在这府里呆下去?

    “再问一遍,我儿子在哪?”叶青林皱起了眉头。

    “你的儿子,也是母亲的孙子,自然在我这个祖母这里,落儿尽管放心便是!”臻氏倒是找到了状态,这个孙子能给她撑腰。

    “你是要我亲自去找么?”叶青林边说着就冲进内阁,一个个房间仔细的找,竟然没有找到孩子。

    “落儿,我的孙儿在这里很安全,你就不用操心了,你时常不回来也顾不上孩子,由母亲来照顾方才妥当。”这会儿臻氏竟然悠闲的品起了婢子端来的茶,还示意叶青林也喝一杯。

    “你想怎么样?”叶青林压着怒火。

    “只要落儿与母亲井水不犯河水,我那孙儿定可安然无恙。”

    “我说不呢?”

    “若是落儿执意与母亲过不去,我那可爱的孙儿可能回不来了。”

    “你不怕我杀了你?”

    “弑母可是天下大忌,人人得而唾之,何况你就不考虑下我那孙儿么?”臻氏底气十足,今日有恃无恐的终于扬眉了一番,心里有些得意。

    “我若揭穿了你,你就是抓着我儿子又能如何?”

    “鱼死网破我不惧,你大约也是不怕死的,但你怕你儿子死。”

    叶青林极力隐忍着,稍稍冷静下来想想,没错,臻氏如今没了叶闰卿,不仅不落下风,反而更没了忌惮,只要不是犯了大罪或者七出,族老就不会将她除族,叶闰卿死了没人能废她,她这一世都是叶府的当家主母,她早就想把宝儿抓到手里,上一次没能得逞,结果这次,自己和吟儿的事一闹心碎加上怒火失去理智,什么都顾不上,当日就甩手气愤的出了趟门找秦书玉,回来儿子就被她弄走了。

    “说吧,你想怎么样!”叶青林只好静下来跟她谈条件。

    “无须多久,等子俞能独掌一方权势,我去投靠他,你儿子就还给你!”臻氏早已打算好了,自己在叶府给能子俞提供钱粮,让子俞有财力去打通官路,等他羽翼丰满回到宁阳城或者帝都任官,就不用再惧怕叶青林。

    叶青林没有接话,甩手转身出了正院,这种条件根本没得谈,臻氏害怕自己,所以才要抓着他儿子,就算自己去求她,她现在也不会把孩子送回来,如她自己所言,只有等她自己觉得消除了一切危险,儿子才能回到自己身边,这个过程可是几年,也可能是一辈子,谁能保证子俞就一定能独掌一方权势,能让臻氏觉得这个靠山稳当?

    被动了,原本臻氏在自己手里捏的死死的,如今只能暗中派人去查探,臻氏要藏一个大活人,还是个哇哇哭闹的婴孩,也是早晚会露出尾巴的,叶青林就不信踩不断那条烂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