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四十二章反差太大 准备不好
    “水灵,给我收拾一些衣服和银两。”花泣迅速收起了自己的心情,对水灵说道。

    “是,小姐。”水灵听见了她和叶青林的吵闹,想着小姐必定是吵了架想出去散散心,一边担心着花泣,一边进了内阁手脚麻利的给花泣打包了一堆衣物,对了,还有银两,小姐出去散心定是需要花费的,那就多带些吧,水灵又往包裹里塞了几张银票和一些首饰。

    “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要照顾好小公子,不要让他被人欺负。”花泣站在内门又说了一声。

    “小姐出去散心几日便回来吧,不要去的太久,小公子离不开母亲的呢!”水灵一边收拾一边说着。

    “嗯,你再答应我一遍。”花泣还是不放心。

    “是,小姐,水灵拼了性命也会照顾好小公子,小姐放心吧,您可要快些回来,水灵也想小姐。”很快便收拾停当,水灵很奇怪小姐出去散心为什么不带着小公子和自己一起出去。

    第二日,侯府上下传出一件让后宅女人“大快人心”的事,叶青林的侍妾花泣竟然被休了,据说早晨看见她独自一人孤零零的出了府,什么都没给她,就背了个小行囊,这种“好事”自然是要传千里的,侯府的墙角屋根迅速蔓延,前院中院那些管家执事家丁倒是没多大反应,沸腾的是后宅,如今一帮女人正挤在庄暮因的院子里恭贺,众妇人都觉得这庄暮因不简单啊,花泣连儿子都生下来了,还没保住自己的地位,反而是庄暮因白捡了一个儿子,还有妥妥的少夫人的地位,以后怕是再也没人能动摇她了吧?这可得好好巴结,取取经,日后指不定自己也能如庄暮因那般,稳稳的端坐一房主位!

    病床上的叶闰卿听见臻氏眉飞色舞的对他讲花泣被叶青林休掉的事,多日不见开口的叶闰卿,此刻竟然眼里满是神采,脸色通红,病情似乎有了起色,自顾自的点头,嘴里模糊念着连臻氏都听不懂的话,叶闰卿嘴里念的是:“这丫头不简单啊,能下得如此决心,还能做的滴水不漏,果真有挽茹当年的倔强性子,长亭啊,老东西,你我相互怨恨了一辈子,你不原谅我,你以为我就愿意原谅你吗?你精啊,比我早走几年,总说让你别急别急,看,气死的吧?谁能想到,子俞乡试顶的是你养子的榜名?如今连你的女儿都嫁入我叶家!这都是前世冤孽啊!等着啊,我这就去找你喝酒,和你好好叨叨,别怪我逼迫你女儿,我可不是把对你的怨恨撒在你女儿身上,实在是叶家走投无路了,咱俩的恩怨,活着没化解,死了也解不开啊,我活着是抢不过你,到了那边,挽茹是我的了,你是找不到她的,我是不会输给你的,呵呵!”

    回光返照过后,叶闰卿就缓缓的闭上了眼,面色红润,嘴角带着笑意,走的很安然。

    臻氏还在一边碎碎叨叨的说着话,说了许久也不见叶闰卿有所回应,以为他又睡着了,替他盖好被子,这才发现他已经气息全无。

    头一天的后宅还是欢天喜地的恭贺花泣被休的大事,第二天就开始嚎丧,这反差有些大,大的后宅那些个女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简直是无法适应,关键是那件“喜事”还没哇啦尽兴啊!

    叶闰卿死了,侯府大门挂上了白灯笼,白绸布,管家来福跑上跑下的安排着,执事家丁都散了出去给亲朋好友报丧。

    侯府上一次热闹的时候,还是子俞高中金榜探花,个个喜气洋洋的来送贺礼,这才没有多久,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来人都是一脸苦相,尽显哀悼。

    臻氏领着子孙和女眷跪在灵堂两旁给来人磕头谢礼,此时最愁的莫过于臻氏,叶闰卿死了,这宣阳候就到头了,明日还指不定怎样呢!

    原本打算停柩三日下葬,无奈许多亲友远在外地,只好继续停着,天气炎热,侯府上下都受不了,子俞是万万赶不回来了,府里派去的家丁至今约莫还没走到川口县,再等子俞千里奔回来,也是一个月后的事。

    侯府也给帝都武幽城送去了信,如叶闰卿这等有爵位的人,死了是要上报礼部的,还没等来礼部的安排,叶闰卿就下葬了,已经停了十来日,再停下去整个侯府都要发臭。

    礼部的反应算是极快的,叶闰卿死的半个月后就派了人来,来的人不仅是礼部官员,还有户部,先是替皇帝对叶家表示痛缅一番,接着便是按礼制公事公办,户部把宣阳侯府的匾给拆了下来,意思是这个府邸不再是侯府,再进行了一番公文记录,就算是办完了事。

    这一天果然还是来了,昔日的宣阳候府不复存在,管家找人写了个扁挂上,上面只有“叶府”两个大字,侯府已变成叶府。

    没有了侯爵,就没有了万户食邑,刚刚把叶闰卿给善后,族里的族老男丁就找上了臻氏,要她这个当家主母拿出个办法,日后这个叶家还如何生存下去。

    族里的男丁日日去正院坐在臻氏的厅堂里不走,臻氏拖也不是,办法又没有,自己的儿子远在千里之外,叶青林?想起那个叶青林又有好些日子不见他在府里走动了,连叶闰卿下葬他也不在,也是指望不上,实在不得已,只好把叶氏名下的田产分成若干份,族中每个分支分一份,至于他们自己回去怎么分就管不了了。

    好歹打发走了那些分支族人,叶家只剩下了仅剩不多的田产和这个府邸,臻氏无奈,后宅的女人,子俞和那些个男人没开口,她不敢打发走,只好把家丁奴婢遣散一些,年长日久的,养活不了这么多下人了,被遣走的奴婢里面有水灵,臻氏觉得,既然水灵的主子都被休掉了,那这个婢子也是多余浪费粮食的,就让她领了二两银子出府。

    花泣的儿子被交给了庄暮因,如今她的这个院子也只剩下了一个婢子,庄暮因的得意之色早就销沉气散,以为可以有个儿子抓住叶青林的心,结果叶青林一直就没去过她的院子,还接来了个累赘,自己又不懂怎么照顾幼儿,就一个婢子还要在院子里忙里忙外的顾不上,搞得她心烦意乱,一通无名火愣是没地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