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四十一章 做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
    早上叶青林醒来,看到花泣就坐在地上趴着自己的榻前睡着了,叫醒了她,才发觉她双眼通红,以为是昨夜她也醉酒未能睡好,无奈心疼的摇摇头,起身把她抱到榻上,想让她再补一觉。

    她却没有再睡,帮着叶青林穿好一层层的衣服,还给他打来了水洗脸,叶青林突然就觉得自己这个媳妇变的是越发贤惠了。

    “夫君昨夜睡的如何,怎的看你还没睡够似的?”花泣嘶哑着嗓子。

    “嗯?还好,就是感觉蚊虫多,总是在耳边嗡嗡嗡叫的挺欢,也不知吸走了你夫君我多少血。”叶青林昨夜睡的熟,迷迷糊糊感觉到耳边细微的声音,还以为是蚊虫。

    “夫君今日可是又要出去?”花泣没有回答他蚊虫的事,只关心叶青林这样忙碌会不会累着他。

    “嗯,昨夜喝醉了又睡下去,有件事没有和你说,你哥,秦书玉和宥文峻山在外面没了消息,我要安排些人出去看看。”叶青林理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稍稍停顿了下。

    “没了消息?去哪?多久了?”花泣顿时又紧张了起来,怎么都感觉秦书玉总是活在朝不保夕的日子里一般。

    “约莫......两个多月了,没有传回来......”叶青林眉头一皱,这事他也在担心。

    “叶青林,你把我哥到底弄去哪里了?为何总是在出生入死?今日你不给我个交代,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总要开口的,花泣正犹豫着不知道找什么理由,秦书玉没了消息她固然担心,但此刻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借口能跟叶青林翻脸。

    男人或许永远都不会懂,女人为何动不动就发脾气,闹别扭,无理取闹不讲理,喜怒无常,翻脸比翻书还快,很多时候,事情根本就不是事情本身,每一个不可理喻的后面,总有女人更深一层的意思,这个意思,女人断断是不会说出来的,男人只能靠自己琢磨自己猜,情商高一些,或许能哄到点上,粗心些的男人压根就听不出来。

    叶青林也正在为此事忧心,但也听出来花泣在无理取闹,她不是这种不体谅他的人,可也没有往深里面去想,估摸着是自己平日过少在她身边陪着她和儿子,她才会借机发飙吧!

    “吟儿别着急,我一定会去找到他,秦书玉是你的哥哥,他也是我的兄弟,更是我身边得力的人,我会负责到底。”叶青林赶紧安慰着花泣,怕她着急。

    “叶青林,等我哥回来,就不再为你卖命了,我会和他一起回桃源村,以后你的大业由你自己去完成,我哥的命只有一条,我的心很小很脆弱,再也经不起这么担惊受怕。”花泣竟然丝毫没有被安抚住,反而突然的就歇斯底里起来。

    “我的大业?你就一点都没有为自己的夫君担心过么?”叶青林有些接受不了花泣竟然把他排除在外。

    “是,你是侯府的贵公子,要什么能人卖命都任由你挑,我哥只是一个乡野草民,他本应该考个功名,或者在山里耕种,安安稳稳的过完一辈子,可是就因为遇到了你,他过的有今日没明天,我再也不想让他过这种日子!”花泣的心一阵阵的抽痛,她知道说出这番话会有多伤害叶青林,可是她没有办法。

    “吟儿你今日是怎么了,昨夜不还好好的么?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说,我是你的夫君,自会为你遮风挡雨,清除一切阻挡你愉悦心情的障碍,为何要把话说的这般扎心?”叶青林眉头皱了起来,今日的花泣太反常了。

    “我一直就是这个样子的女人,以前那些温情都是装出来的虚情假意,怎么,现在接受不了了?想放弃也还来得及,今日写封休书,明日我们就不再是夫妻,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你还是让万千女子拜倒的贵公子,我继续做我的乡野草民,各回各乡各找各娘,这样不是很好么?”花泣肝胆俱碎,心里一遍遍喊着:夫君对不起!

    “吟儿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何突然就提休书?我对你不好么?你就这么狠心说出这些话来让我伤心?还是你心里依然装着别人?”叶青林突然又想起了那晚的荷池边,子俞扶着她的情景,难道是她心里果真有子俞?

    “你说的没错,休书你写是不写?不写我替你写,你只要落款按个手印!”花泣说着就到案前研墨提笔开始书写。

    “是子俞,对不对?”子俞是他忍耐的底线,昨夜喝酒之时就觉得她有事瞒着自己,原来竟是为了能和子俞在一起才来犒劳自己,这是分别酒么?叶青林到此刻觉得,花泣的心真的不在自己这里了。

    “对,他是我的知己,是能和我谈到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庄暮因没跟你提过么?我就是要去找他,和他在一起。”花泣很快写完了一张纸,拿到了叶青林跟前。

    “是那夜在荷池边,你们就约好了么?”叶青林眼里久久散不去的怒火。

    “你竟然知道?知道还明知故问么?”休书在叶青林面前晃动,提醒他落款。

    “好,我成全你,从今日起,你不再是我叶青林的女人!”叶青林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闭了一下眼,怒气喷涌上来,就真的拿起那张纸,步至案前,行云流水的落了款,还按上了手印,随后立刻甩手走出了大门,没有再看花泣一眼。

    看着这张休书,上面布满了泪痕,一滴滴的晕开了新墨,纸上的字迹立马变得有些模糊,但这也不妨碍它是一张真正的休书,自叶青林出了这个门,花泣的眼泪就没停过,就这样断了,原来他看见了自己和子俞在荷池边的谈天,他却一直都没说出来,大约那日去了庄暮因的院子就是因为这个赌气的吧,如果他心里没有自己,也就没有必要赌这个气,甚至他后来连庄暮因的院子都不去了,而去了小院子楼上的书房里独自喝酒,他是该有多伤心?至今才发现,以前住的那个小院子里,每次在书房看到他喝酒,必定是眉头紧锁的,所以他才会把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倔丫头逗弄一番,以此掩盖他的心事。

    自己竟然到现在才发觉他其实一直都活在重重压力之中,他在做些什么从不和她说,不就为了想让她活在无忧无虑里么,叶青林,是有多爱她,是有多疼她,今日才算彻底的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