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四十章 离别酒
    想要得到叶闰卿的答案,就必须去到千里之外的子俞身边,叶青林对子俞一直以来的恨之入骨,怕是这辈子都难消,虽然她至今都不明白叶青林到底在恨子俞什么,但将这一切告诉叶青林,定然会阻止她前去,或者他直接去杀了子俞。

    子俞那里更是个难中之难,那么正直的君子,若是知道自己是被叶闰卿派来帮他耍弄手段谋求上位的“辅佐”之人,多年的朋友做不了自不必说,子俞定也是不会配合自己,那样自己去努力了也徒劳无功。

    叶闰卿,藏了她的母亲挽茹这么多年,害了她的父亲花长亭前程尽毁,还让她的哥哥秦书玉没了功名,如今快死了,还要把自己推进火坑里去,而自己却悲哀的要拼尽全力去执行!

    想的入了神,坐在地上久久的都没移动过一寸,旁边伸来了臂膀,将她抱起,放在了榻上,花泣才从凄入肝脾中回到眼前,夫君叶青林正在榻前握着她的手,满眼关切:“吟儿这是怎么了?坐地上耍赖呢?”

    叶青林感觉到花泣不高兴,想逗逗她,这丫头就是这样子,不高兴了就耍耍小性子,自己只要哄哄她,立马她就能忘记眨眼之前的不愉快,然后又没心没肺的玩闹,可是好像今日不那么管用了。

    “夫君今日怎的回来这般早,不忙了么?”花泣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柔声问道。

    “挂念你和儿子,不得闲也要抽空回来看看你们!”叶青林安抚着。

    “夫君......稍坐,我去厨房弄几样小菜,晚上犒劳下你对我们母子的一片爱护之情。”花泣起身就要出去,喊了水灵去找管家来福要两坛烧酒。

    叶青林伸手拉住花泣,有些不满:“做菜自有厨娘,吩咐一声就行了,你何须亲自动手?”

    “想起来许久未曾给夫君做过菜肴了,厨娘做的哪有你娘子我做的用心,夫君难得有空,我这便去烧,夫君等着,很快。”花泣抚着叶青林修长的手指,脱开他的手就走去了厨房,出了门口,眼眶充盈已经忍不住滴滴落下,连忙又擦掉,免得被哪个婢子看到,回头告诉叶青林,晚上连饭都吃不好了。

    烧菜其实一点也不麻烦,厨房里什么都有,厨娘婢子还在一边打下手,切菜的切菜,剁肉的剁肉,花泣只要热锅放油现炒就行,这点小事对她这个从小在桃源村那种山里长大的人来说,简直小意思,很快,就弄出来一大桌子的菜肴,没有大鱼大肉,都是些素淡的小菜,想想自己小时候,都是吃青菜长大的,想吃“大鱼大肉”还得秦书玉去河里摸,去山上逮,那个味道真是好啊,至今也甚是怀念。

    水灵早已拿来了烧酒,花泣给自己和叶青林斟上了两杯,坐在了叶青林身边,夹了菜到叶青林碗里:“夫君先吃点垫垫肚子,空腹喝酒可是伤脾胃呢!”

    “吟儿今日怎的如此好兴致了,平日滴酒不沾,今日却给你夫君我劝起了酒?”叶青林很开心,花泣从未这么主动的和自己一起喝过。

    “过日子,不能一成不变,那样夫君会看多了厌倦,该嫌弃我无味了!”花泣浅笑着,继续给叶青林夹菜。

    “过日子不要一成不变我同意,厌烦嫌弃你这可是没想过,吟儿从来都不担心你夫君我会对你渐失爱意,今日怎的也和那些庸俗的后宅妇人那般多愁善感了?”叶青林已经品出花泣话中有话。

    “你看吧,如今就说我变的庸俗了,这日子还过不过了?罚你喝三杯。”花泣苦笑着扫了叶青林一眼,又让水灵给拿来了两个杯子,加上原先那杯,一字排开三杯满满的酒,推过去叶青林跟前。

    叶青林也不多说,一口一杯就喝完了酒,今日花泣不同往常,他和她这么些年来,对她的脾性还是非常了解的,不哭不闹不打不骂的时候最可怕,她必定是有事瞒着自己。

    两坛子烧酒很快见了底,除了花泣喝掉的半坛子,剩下一坛半都在叶青林肚子里,叶青林白天忙了一天有些疲乏,加上微微的醉意,很快就睡着了,花泣和几个婢子把他扶进房内,帮他换衣,洗脸,脱鞋洗脚,收拾完了,自己坐在榻边就这么怔怔的看着他。

    他长的真好看,想当初自己在侯府门前第一眼仔细看他时,就被他惊艳了,脸庞线条刚毅端正,眉如剑锋,双眼幽深望不见底,英挺的鼻梁,薄唇上扬带着股霸道的傲气,头顶束着玉冠,乌发垂肩,不粗不瘦的身形修长挺拔,一身洁白锦衣绣着精细银纹,他就是那个如此高贵清华的男子,不知道那时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有些紧张,也不懂那就是爱情,那时候就是很想好好的盯着他看,直至看到连旁边的黑衣随从杜鉴都有意见,后来,后来又遇见了他,大半夜,独自在小院子的楼上书房里喝酒的叶青林,那时的他好像有些愁眉,可当自己出现在他面前,他那一丝丝愁眉就消散了,还很来劲的欺负了她,为此自己诅咒了他整整半个月,然后在接着的两年里,彼此斗勇斗气,一直斗到嫁给他,想想自己总是埋怨老天不公,其实能让自己遇见他,就是老天对她最好的恩赐啊。

    细想起来,旧时光是那么美好,虽然当初并未察觉这种珍贵,如今过去了多年,才慢慢品味出来,是再也无法重来一遍了,看来人这一辈子,应当珍惜当下,活在当下,好好感受每一刻的喜怒哀乐,光阴流逝了便不会复返,让它只变成回忆就已经是遗憾。

    “你是个好夫君,是我不够好,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好好对自己,爱护我们的儿子,让他长大成人,忘记我这个不负责任的母亲,也请你忘记我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不配做你的妻子,你一定要恨我,你不恨我,我会更难过,还有要先照顾好自己,才能照顾好我们的儿子,这辈子我们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或许是永别,下辈子,我一定会去找你,哪怕你不愿意再理我,我也会缠着你,缠到你投降愿意和我在一起,到那时,我们就去桃源村,你耕田,我织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白首不分离。”花泣轻声哭着,在睡着的叶青林耳边喃喃细语,她是千般不舍,万般不愿,可她也无从选择,刚刚还觉得上天其实也没有那么坏,如今又只能叹天道不公,给了她一段良缘,却无法相守,来的快去的也快,如果有来世,她一定会不顾一切,什么也别想再左右她呆在叶青林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