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三十九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花长亭要带着挽茹离开宁阳城的前一日,同窗叶闰卿找到了花长亭,请花长亭把挽茹还给他,同窗多年,花长亭以前还是从叶闰卿口中了解到的挽茹,叶闰卿说“还”这个字也没有错。

    花长亭欲讲理,叶闰卿便问花长亭能给挽茹什么,是家世地位还是富贵荣华?花长亭无言可辩,只道自己会照顾好挽茹好好疼惜她,不让她受委屈吃太多苦。

    叶闰卿与花长亭谈了整整一日,直到挽茹找来他们一直不曾移动过的地方,才结束了彼此的争论,叶闰卿看挽茹对花长亭一片温情厚意,知道自己和她再无可能,临走对花长亭说了一句:“若有一日,你敢对挽茹不好,我定把她夺回身边,哪怕用尽一切办法。”

    花长亭带着挽茹顺利的回了桃源村,小心呵护着这个对自己用情极深的女子,他担心自己有一日做的不好,叶闰卿真的会来夺走她,那时的花长亭根本不知道,叶闰卿早已对他使用了手段,平元二十四年的桂榜解元,是叶闰卿,平元二十七年的桂榜解元是叶闰卿的族弟,这本该是花长亭的,然而,花长亭蒙在了股里二十几年。

    原本以为只要悉心照顾好挽茹,这辈子他们便能相守到老,谁知,连上天都嫉妒他们的深情,挽茹怀第一胎时在山村里劳累过度,未能足月便产下一个女孩,中间难产,那个年代的桃源村等同于与世隔绝,村里的老人懂点医术也根本起不了作用,只有城里经验丰富的老郎中或许能救下来,然而距离桃源村最近的也是五十里外的宁阳城,等花长亭奔跑了一日请来了郎中,挽茹已经离世,看着怀里小小的婴孩,花长亭悲痛着给她取了个名字:花泣。

    按习俗,亲人过世须停柩三日,让亲朋好友告别,然而就在第二日,挽茹就被人抢走了,来抢她的是叶闰卿,此时的叶闰卿恨不能杀了花长亭,当年他对花长亭说过的话,花长亭没有做到,今日就是自己收走当初告诫的时候。

    挽茹没能葬在桃源村,虽然她曾说过对面山上的那片桃林很美,百年后想在那里歇息,可她就这样被叶闰卿给抢走了,葬在了哪里,没人知道。

    ......

    花泣边走边含着泪,哽到喉咙生痛,难怪自己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葬在哪里,从来都没能拜祭过母亲,连村里的阿婆阿婶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原来根本不在桃源村。

    回想刚才,叶闰卿难得在病危之时能说这么多话,当花泣问她的母亲葬在哪里时,叶闰卿已经累的不愿多说,定定的看着花泣许久才又艰难的开口:“你......若愿意...答应本侯一件事,会......告诉你挽茹的安息之地。”

    “侯爷请说!”花泣已经不愿意再随着叶青林叫他父亲。

    “侯府已没有将来,我要你辅佐子俞,不惜一切手段,五年之内若能升任一方郡守,我便将你母亲的长眠之地告诉你。”

    “侯爷,花泣只不过区区一个山村民女,何来能耐辅佐子俞仕途?”

    “就因为你是区区一个山村民女,无靠山,无红媒,能入得我宣阳侯府,能让我那眼比天高的大儿子叶落对你另眼相看,这是心术,不是天上降下来砸到你这个民女头上的好运,你是挽茹的女儿,细细一看,像极了她,经纶满腹,头脑自是也聪慧,如此才学和心计加在一起,子俞若能得你尽心辅佐,日后可少走弯路,也可少吃点苦,少受些罪!”

    “侯爷还缺军师谋士么?花点银子大把大把的人排队候着。”

    “能花银子请来的,都不是有真本事的谋士,搞不好还会误了子俞,误不起!”

    “侯爷大概不会忘了,我是你大儿子叶落的侍妾,如今让我去辅佐你远在千里之外川口县的二儿子子俞,你认为叶落愿意么?”

    “这便是你需要处理的第一个难题,落儿怨恨我这个父亲和子俞由来已久,非一朝一夕可以化解,子俞又心地善良刚正不阿,自然也不会接受本侯的这个安排,你需要瞒过他们两人,直到五年之后,子俞手握郡守官印,便是你大功告成之日。”

    “侯爷这是在强我所难!”

    “你该明白,除本侯之外,再无人知晓你母亲的长眠之地,来日本侯西去,你就是想通了,愿意与本侯这般交易,本侯也开不了口了。”

    “花泣怎知,五年之后,侯爷还安然在世?侯爷如何保证?”

    “本侯自知时日不多,才会如此重托于你,除此之外,别无他人可托付,如臻氏那般无脑子的妇人,断断是指望不得,她只会拖子俞的后腿,本侯既已与你达成条件,自会安排好一切,你母亲的长眠之地本侯会写下来,封入锦囊,交由妥当的人保管,五年之后,他便会看你是否兑现承诺,会去找你,给你答案,这样你可满意?”

    “若我辅佐了子俞,到达五年之期,尚差一步未能圆满,侯爷是否就不会给我答案?”

    “这个,本侯自会交代稳妥的人,届时查探清楚,根据实际掌握来决定是否给你答案,所以你不要想着敷衍本侯,呆在子俞身边一事无成终是无法得到你想要的!”

    叶闰卿断断续续的说完了这么长一番话,花泣却一字一句都听的清楚,自己恨叶闰卿,但叶闰卿又何尝不是恨着花长亭,或许叶闰卿至今都觉得,当年花长亭若没有娶走挽茹,她就不会难产无医而逝。

    花泣整个人虚脱的坐在桃源阁前厅的地上,任由水灵一旁焦急问候,自己也听不进去半点。

    世道不公平,天道亦是不公的,所谓的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人之道,则损不足以奉有,不是说越是给予越是收获么?应该说,越是给予,或才收获,才对吧?

    梦里的父亲总是站在一片鲜红的花海里,说要与母亲相守,原来他是真的在找自己的母亲挽茹,想着再也不分开,自己不过是想知道母亲的安眠之地,找到她,和父亲合葬在一起,好圆了父亲的心愿,然而这么渺小的人之所求,也成了奢求,上天都不愿给她。

    如今自己和夫君孩子何尝又不是面临着别离,这个别离或许是永远,哪怕有一天自己完成了使命,回头再找那个深深宠爱自己的叶青林,他也应该不会原谅自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