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三十七章 找到初见那时的美好
    宣阳侯府的侯爷叶闰卿估计快要死了,整个侯府从上到下都这么认为,因为他已经躺在病榻整整躺了一个月,也不见有好转的迹象。

    子俞接到了圣旨,封川口县令,拿到官文和官印,果然如叶闰卿所言,甚至更甚,连下县都不是,川口县是不足两万石的下下县,官从七品,命即日就任,子俞未带内眷,只身赴任。

    不知道是不是花泣太敏感,子俞一走,叶青林就回来了,或许只是凑巧。

    回来了却不来看儿子也不来看她,花泣心一阵阵冰凉,她不明白叶青林为什么就突然对她这么冷淡起来,好像自己也没有哪件事情做错了,既然没有做错,自己为什么要在这憋屈?要合要离的总也得见面把话说清楚,总这么躲着冷战是几个意思?

    水灵回来说叶青林不在庄暮因的院子里,还把前院中院也给找了一下,也是不见人,花泣凝神思来想去,一拍桌子,起身就出门,她知道叶青林在哪里了。

    果然,叶青林没有去庄暮因的院子里,也没有来桃源阁,大约是还在介意那晚看见子俞和花泣月下清谈,总之,那个极为宠爱花泣的叶青林,又退化到了北街小院书房里喝闷酒的叶青林。

    没错,他就在初见花泣的小院子楼上最里面的那间书房里,一个人半靠半躺着喝酒。

    北街尽头七弯八拐转进来这个小院子,平日只有流云和请来的一个婆子带着孩子住在这里,花泣看见破旧的木门早已被换成新的大门,感叹流光易逝,初来这里的时候,还是被穿黑衣服的杜鉴给裹挟进来的呢!

    扣了扣铜环,一会儿门就开了,流云见到花泣有些意外,毕竟自从花泣进了侯府,大晚上的从未出来过,花泣朝流云点点头,示意她不要说话,就自己上楼直接去了最里面那间书房。

    流云这才看明白,合着叶青林又自己跑到那书房里来了?还好平日那间书房她们是从来不进去的,不然撞见了多尴尬!

    花泣轻轻推开了书房门,又反手关上,没有进去看屏风后面的叶青林,而是坐在书案前,开始翻着书本,找找哪本好看。

    翻来翻去,又翻出来那本民间话本,专心看起来,讲述的是一个黄泉路上凄美的爱情故事,传说天有九天,地有九泉......

    “奈何桥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三生石前无对错,醧忘台上会孟婆,唉!”花泣竟然很投入的看完了,还不由自主和当初心境一样的就叹了出来。

    “花开叶落一轮回,哪个前生不注定?”屏风后面的声音,仿佛还是初听那时的激荡。

    花泣起身,缓步的走进里面,装作第一次见叶青林在这里喝酒的样子:“是你?”

    叶青林懒懒的看着她,把酒倒进嘴里,咽下:“本公子来这里有何不妥?”

    花泣有些激动,突然感觉好像找回了什么:“大半夜的人吓人能吓死人你知道么?”

    叶青林懒懒的,喝着酒,撇了她一眼:“能不能好好说话?”

    花泣扑了过去,就压在叶青林身上,幸好杯中没酒,不然得湿身,脸凑近有些呆愣的叶青林:“这样当然就能!”

    叶青林:“你,放开本公子!”

    花泣:“你叫啊!喊破天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叶青林:“登徒女,你想做什么?”

    花泣:“把你生米煮成熟饭!”

    叶青林:“......本公子害怕!”

    花泣:“别怕,草民会对你好的!”

    叶青林:“......那你轻点!”

    仿佛找到了最初的美好,那股能让这一辈子都深入骨髓的心潮涌动,勾起了往日细细的回忆,就能让人情不自禁,管他谁是谁非,谁对谁错,谁付出的多,谁回报的少,有些人生来就只为遇见彼此,或者为彼此而生,不需要去分辨是爱情还是亲情或着友情,只认定对方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好像前世就是夫妻,命中注定,一起约好这辈子要继续走下去。

    两人一早手拉着手出现在桃源阁的时候,水灵抱着孩子迎出来门口,脸上乐开了花,这些个日子两个主子闹别扭,可把她给急坏了,连庄暮因院子里的丫鬟都能抬头挺胸的对她呼呼喝喝,此刻,水灵很想去那边把这种好事给庄暮因报告一声,虽然不过只是瞎想一下,也觉着庄暮因应该不敢再来桃源阁了吧?

    水灵刚想到这里,院门外人没见到声音先来,就真的响起了那声熟悉的娇喊:“妹妹,妹妹可在啊?”

    花泣和叶青林刚进前厅,水灵一个激灵,赶紧冲院门外应了声:“少夫人,我家小姐在呢,您快请进来吧!”

    “哎呀,那便好,我这是一会儿不见妹妹就想念妹妹呢......”庄暮因带着个丫鬟步态轻盈一扭一摆的往里走,边走路边说着话,到了厅门口,抬眼看见里面的花泣和叶青林,立刻张着嘴如塞了个鸡蛋,声音骤停,就定定站在门口看着那两个人。

    花泣正双手揽着叶青林的脖子,整个人挂在叶青林身上,叶青林站直着身子把花泣整个人抱起,估计两人是打算抱着转个圈再甩两下,结果还没来得甩,被从外面一直念叨着走进来的庄暮因给打断了,两人用极有深意的眼神就这么望着门口的庄暮因。

    “嗯!哼!”六目相对,寂静了一刹那,还是叶青林动静很大的清了下嗓子,庄暮因脸上瞬间布满难堪之色,恨不得用脚跺个地洞让自己掉下去,话都不敢再说一个字,微微屈了个礼极为狼狈的快步出了桃源阁。

    “可以下来了!”叶青林白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的花泣。

    “哼!”花泣极为不屑。

    “你这丫头,没事气她做什么?”叶青林用手指戳了下花泣的额头。

    “夫君可知,你不来桃源阁那些日子,妾身是怎么过的?”

    “庄暮因欺负你了?”

    “倒也没有,就是每日必定来恶心一下!”

    “何必与她计较,你夫君我心里只有你。”

    “你个大骗子,以前还说过呢,后来呢,去了人家那里用嘴喂葡萄,叶青林,你个不要脸的。”

    “......为夫这是被你气的!”

    “我气你?水灵?水灵你进来,你问问你主子,我哪里做的不好了!”花泣一听就来气,明明他冷落自己,还硬说自己气到他,还有没有天理,故意不想和叶青林说话,把水灵给喊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