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三十六章 靠山山会倒 靠人人会跑
    叶青林这一出去忙碌,又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花泣的日子不好过。

    自叶青林在那个院子过夜了一晚之后,庄暮因每日必定是会来桃源阁找花泣促膝谈心的,每次不是叫花泣看她手上的镯子,就是看她头上的簪子,实在不知道看什么的时候,就看身上的衣裙或者脸上的胭脂,总之全是叶青林花心思给她带的。

    花泣嗤之以鼻,且不说那些个散碎东西是不是叶青林买的,就算是,那也连个渣都不如,叶青林还给自己买下了一万五千亩良田呢,不想说出来,怕轻易的就把庄暮因给嫉妒死了,以后万一叶青林又买下一座城池送给自己,到那时,连个嫉妒的人都没有多没劲。

    这么一想,花泣倒是不郁闷了,叶青林对庄暮因哪怕是一丁点恩泽,那个女人必定是要拿出来宣扬一番的,如此看来,叶青林对她实在也不怎么样!

    庄暮因炫耀那些自己看不上的东西,花泣听的眼皮都要耷拉下来,直到听见她开口取笑水心的时候,花泣就给怒气冲醒了。

    “妹妹啊,不是我说你,你这桃源阁的丫头啊,可要小心些,就那被母亲打死的水心,妹妹可知,心思野着呢,她可不是不小心惊了父亲的车架,是故意蹭过去的,想当咱们的小姨娘呢,你还蒙在股里的吧?还好让母亲给打死了,不然呐,指不定哪天钻到咱夫君那里去!”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花泣突然一惊。

    “如若不然,你以为母亲就真这么容不下你,非要拿你的丫头出气吗?你那个丫头想当母亲的妹妹,母亲岂有容下她的道理。”

    “你从哪里听来的?”花泣断然是不会相信庄暮因这一番说辞的,水心这姑娘一向乖巧,怎么会有想当叶闰卿小妾的念头?

    “这可不是空穴来风,是人家亲眼看见的呢!”庄暮因说了老半天,花泣才终于肯有所回应她,此刻满脸神气。

    “谁看见了?”

    “那个吴妹妹的丫头,叫什么来着,名我是不知道,反正是真的。”

    “子俞的那个老四吴氏?”

    “嗯,你说吧,这么个低贱的丫头也想来跟母亲争,不是找死么......”

    “我乏了,姐姐慢走,花泣不送了。”

    庄暮因的话没说完,就被花泣逐了客,极其不爽的甩脸走了出去。

    吴氏!花泣记得她,那个在集市珠宝铺里跟她抢羊脂白玉那个,庄暮因说的话大约不假,但如果是吴氏的丫鬟告诉她的,这里面就有很大文章。

    水心人都不在了,还要被诋毁名节,这些人的心都是肉长的么?难道就因为自己跟吴氏抢了一块玉,就如此心胸狭窄的连死了的人都不放过?

    不对!水心的死决不可能这么简单,立马喊来了水灵,对她耳语一通,水心点头走了出去。

    ......

    踏入五月,刚开始有一些暑气的时候,侯府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子俞的四妾吴氏在晚上园子里纳凉掉水里淹死了,此事之所以不大是因为吴氏在侯府不过是一个侍妾,不小是因为她娘家也是有官身的大户人家。

    吴氏不是自己掉进水里的,送她去的是花泣。

    花泣不是个软弱的性子,却也不善于害人,下不了那么狠的心,要说这次花泣为何会变得如此手辣无情,这都是因为水心。

    前些时日从庄暮因嘴里得知,是吴氏的丫鬟传出诋毁水心名节的事,花泣瞬间就联想到了珠宝玉铺里和吴氏抢羊脂白玉那事,以自己对水心的了解,吴氏丫鬟说的必然是假的,既然是假的,那就必须让她说出真话来,自己这么明明白白的去找那个丫鬟质问,自然得不到想要的东西,花泣让水灵去找杜鉴,物色了一个长相算过得去的家丁,有意无意的接近吴氏的那个丫鬟,竟然没几日就搭上了,果然从丫鬟口中套出自己意外的真相,吴氏找的人把水心骗去叶闰卿的车架前,然后“正好”让臻氏给逮了个“现成”,结果就断送了水心的一条命,吴氏今日敢对桃源阁的丫鬟动手,他日就敢对花泣下手,花泣想明白了这一切,恨的牙齿咬碎,就因为一块玉,就为了出一口气,把好端端的一个人给杀了,这种人留在世上,指不定还要祸害多少人,原本水心出事后,还日夜盼着叶青林回来给自己主持公道,如今叶青林心里没有了自己,就不能再指望了,斟酌了许久,既然查到了真凶,没人给自己主持公道,那就自己来替天行道,也好还水心一个公道,之后半夜“纳凉”的吴氏就成了落水鬼。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从那一刻开始,花泣领悟到了人生的另一个道理,好像脱了胎换了骨,那些心所依赖已成旧忆,心慈手软亦作浮云,她不再是那个需要叶青林庇护着才能存活下去的花吟儿,就从这一刻开始,自己要学会保护自己,保护自己身边的人,人敬一尺她敬一丈,以后谁胆敢犯她一寸,谁就没有机会喊娘。

    吴氏是郡守府吴通判的小女,通判这个官,说大不大,但极有实权,这是一个特殊的官职,按理,郡守应在通判之上,但论职权,通判可与郡守共同理政,郡守所发公文须经通判签议连书方许发下,凡兵民、钱粮、户籍、赋役、狱讼听断之事,郡守必须与通判签书施行,是以,官场认为通判实际就是皇帝的耳目,地方首脑官员的功过职事修废,都从通判那里直达天听,别看其官小,把通判称为监郡都不为过。

    若在往常,就吴通判这等官职,宣阳候叶闰卿根本不放在眼里,死了个人,娘家找上门来也是理所当然,随便花点银子就打发掉,可自从子俞科考三元未及,世袭梦灭,再不敢小瞧吴通判这等小芝麻官,若真是找上门来闹腾,就如今躺在病榻上半死不活的叶闰卿,怕是难以招架,一个不慎气死了那就大事不妙。

    吴氏的娘家人果然登门了,来的的是吴通判的夫人,吴氏的生母,从侯府大门一路哭唱着进了内宅,并没有如泼妇那般,破口大骂耍赖撒泼地上打滚之类的讹上侯府,侯府没能袭爵的事她自然是无从知晓,好歹叶闰卿如今还是宣阳候,只要不死,就不会有人知道,何况子俞还是殿前金榜探花,故意来闹事大约也是不敢,只能派个妇人来哭一番,表表凄惨,装装悲凉,日后好叫宣阳候能给吴家多些关照,谁让当初是她吴家女儿要死要活的倒贴着要进府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