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三十五章 薄情寡义的浑蛋
    子俞与叶闰卿推心置腹的谈到半夜,等叶闰卿睡下了,才从正院里出来,路过园子的一处荷池边,竟然见到花泣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子俞不敢过去,站在阴影处看了许久,花泣也一动不动的坐了许久。

    远远的,听见花泣的抽泣声,子俞心如针刺,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隔着几步的距离,就不敢再往前。

    “吟儿。”子俞轻喊。

    花泣回头,看见月光下的子俞,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勉强露出个微笑:“子俞。”

    “吟儿为何在此?”

    “我......睡不着,来着吹吹风。”

    “你憔悴了,可是有心事?”子俞知道花泣向来不是个随便就能打倒的人。

    “我......没事,子俞还不歇息?”花泣不会撒谎,说出来的话连身旁的花花草草都不信,更别说聪明如子俞。

    “吟儿可有难处?可需要子俞......”说到这里,想起之前叶青林对他说过的“我的妻子有我守护不劳二弟费心”宣誓主权般的那句,又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子俞,我是不是不该进来侯府?”花泣不知道叶青林曾对子俞说过那些话,满怀郁闷又找不到人诉说,许多事情面对子俞,就感觉没有隐瞒的必要。

    “吟儿是个好女子,嫁鸡随鸡,既然嫁给了我大哥,自然是要入家门的。”子俞觉得自己说这句话竟是无比艰难。

    “可是我原本可以住在外面,平平静静的过着普通百姓人家的日子。”想到被臻氏打死的水心,花泣难过自责,眼泪又出来了。

    “吟儿莫哭,可否告诉子俞发生了何事?”子俞看到花泣流泪心就碎了。

    “子俞......”被子俞这么一问,花泣哭的更伤心,怕太大声被人听见,赶紧自己捂住了嘴。

    子俞上前,犹豫着还是伸出了手扶住花泣的臂膀,“大哥......不在么?”

    花泣抽泣着摇摇头。

    子俞抬手擦去了花泣脸上的泪花:“吟儿若有难处不便告知,子俞不敢勉强,但只要你需要,一定告诉子俞,子俞在所不辞。”

    “子俞真好,我却不能给你添麻烦,夜露更深,子俞回去歇息吧,我也该回去了!”花泣起身屈了个礼,慢慢走开。

    子俞望着花泣边走边擦泪的背影,心已如刀绞般阵阵疼痛。

    花泣一个人回到桃源阁,水灵犹豫着上前说:“大公子回来了!”

    花泣奔进内阁,找了一圈出来,问水灵人在哪。

    水灵吞吞吐吐半天才说:“刚才那边的婢子过来传话,说在......庄暮因的院子里!”

    “走。”花泣洗了把脸,披上件衣服就带着水灵往庄暮因的院子走去。

    这个叶青林,长本事了,半个多月了,人影不见,整日说在外面忙,忙忙忙,自己和儿子日日想着他,而他却在干什么?回来了,她不知道,他竟然在庄暮因的院子里,满身怒气的进了庄暮因的院子,想把叶青林给揪出来。

    结果一进前厅,花泣就知道自己来错了,极力忍住眼眶里的喷涌,她心所依赖的夫君,此刻正和庄暮因口对口的吃着葡萄,听见花泣进来的脚步声,只是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他们的亲亲我我。

    花泣转身就走,身后也没有谁追出来的动静,更没有人喊一声“吟儿”。

    直到花泣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叶青林才扔掉了手中的葡萄,一把推开了庄暮因,脸上装出来的笑容散去,刚才,就在他刚回府路过荷池时,看见了子俞暖暖的扶着花泣,两人亲密的如同夫妻,听见那句“只要你需要,子俞在所不辞”,“子俞真好”,原来如此!竟是如此!原来他们如此情深意重,原来他们一直都在一起,好像自己才是拆散他们良缘的那个人,气急之下,来了庄暮因的院子,打算晚上不回桃源阁了。

    花泣一路哭回了桃源阁,踢开了房门,重重的倒在榻上,任孩子夜醒哭闹,水灵手忙脚乱的哄着换尿布,她也什么都不知道。

    叶青林,那个浑蛋,果然是个浑蛋,薄情寡义,说有多在意她,自己也以为他有多在意自己,真是给屎糊了眼,被猪油蒙了心,这才多久,儿子才多大?,就嫌弃她了?还说有多厌恶庄暮因,如今还不是在人家那里恩爱,花泣突然间就万念俱灰,这个男人,已经成了自己依赖的一片天,如今烟消云散了,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在这里?

    可她嫁入了叶家,就不能私逃出府,就臻氏对她的恨意,如果她不是被休出府,臻氏可以用族规,把她抓回去打死,如今的叶青林,哪怕自己死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了吧?就算她不惧死,逃到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孩子还在这,铁定是不让她带走的,以后是再难见到自己的儿子,思来想去,既然如此,那就等明日去找叶青林写个休书吧,被休出府总比出逃要好,起码以后还能光明正大的去见自己的孩子!

    第二日一早,花泣睁开眼什么都不顾,就遣了水灵去庄暮因的院子把叶青林叫过来,打算谈谈休书的事,水灵一天跑了三趟,都被轰了回来,叶青林压根就不理她,花泣恨不得把他给咬死。

    第三日,水灵从庄暮因的院子里回来,说叶青林又去外面忙事情去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叫什么事?花泣日夜煎熬,叶青林这一走,她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恨,恨完了就叹,女人的命为何这般低贱,夫君宠时就春花灿烂,厌恶了就狗都不理。

    “水灵,要是我不在了,你能把宝儿当成自己的孩子么?”花泣开始幻想自己不在时,孩子该有多可怜。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您怎么会不在呢?是不是因为大公子去......那个院子的事?”水灵真心吓了一跳,花泣这话说的好像要自尽寻死。

    “不要提那个浑蛋,我说是万一哪天我不在这,你一定要好好带宝儿,别让人欺负他,好么?”一想到孩子,花泣的心就痛。

    “小姐,你可千万别吓唬水灵啊,你死了,水灵也不活了!”水灵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什么死了?你以为我被那浑蛋抛弃就要寻死?”要不是有事在心里散不开,花泣差点都要给水灵逗笑。

    水灵狠狠呼出一口气,扫了扫自己的胸口,不是寻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