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三十三章 可怜的水心
    花泣带着流云逛集市,孩子扔给了水心和水灵,自己从有孕开始一直到做完月子,除了回桃源村那几日,就没有真正的出过侯府大门,在里面着实是闷的慌,流云便说不如去集市走走。

    在一家玉铺里看上了一块羊脂白玉,油脂滋润质地细腻极少瑕疵,花泣一眼就看上了。

    “掌柜的,这块玉怎么卖?”旁边传来一声。

    花泣还没触碰到羊脂白玉,就被一只旁边伸过来的手给夺了过去,抬头一看,还是熟人,这不是子俞的侍妾老四吴氏么?

    “小娘子抱歉了,这位娘子已经看中此玉,凡事有个先来后到,莫让老朽难做。”掌柜的恭敬的对吴氏应着。

    “敢问掌柜的,可是有人买下了吗?”吴氏抬高脸目光斜视了花泣一眼,还是抓着那块玉不放。

    “倒是未曾,不过......”掌柜的话没说完,吴氏扔了十两银子在柜台上,拿起玉就走,掌柜的愣是说不出话来,只好给了花泣一个恳求似的目光。

    流云一个看不过眼,直接从袖子里掏出二十两“拍拍”的扔到了柜台上,掌柜的一看,两眼发光,忙对着门口喊:“那位小娘子,请留步!”随后便追到门口,“先来的娘子已经花二十两买下,您看......?”

    吴氏瞪着眼跺了一下脚,把玉扔回给了老掌柜的,这块玉虽然精致,却顶多就值五两银子,之前给十两都嫌肉疼,要不是想恶心一下花泣,她也不会特意给掌柜的送钱,这下花泣竟然给了二十两,她再傻也不会往上加银子去抢来,只好咒骂一声带着婢子离开。

    “嫂子?你很阔绰啊?”花泣也是一脸惊讶,想不到流云现在也长了志气了,虽然不是很赞同这种作法,却也能理解,流云当丫鬟的时候不知道在侯府受过多少人的气,如今好不容易能扬眉吐气一下,可不得抓紧机会么?

    “吟儿,那个吴氏就是专门来跟你对着干的,你还会看不出来?这种人仗着娘家有权有势,以为全天下人都要让着她,银子我们也不缺,就是要让她扫扫脸面。”流云一看那吴氏的嘴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嗯,我明白,不过以后这种人少招惹为好,安静过咱们的日子最实在。”花泣点头应道。

    逛了一段实在无趣,人也走累了,花泣和流云便打道回府。

    桃源阁的院子里,水心和水灵正抱着孩子晒太阳,说是不知哪个婆子教的,孩子多晒太阳身体才好,花泣也不理,任由她们去折腾,那两个丫头,是越来越得力,凡事不用自己操心,做的妥妥的,果然是人要用熟了才顺手。

    叶青林又几日没回来了,连秦书玉几个也不见人影,整日都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干嘛,花泣倒不担心臻氏来找她麻烦,反正有叶青林在,臻氏不敢乱来,自从上一次臻氏领着族老来桃源阁演了出闹剧之后,就再没来过,也极少在园子里看到她。

    以为只要好好呆在桃源阁,带好孩子等夫君回来就万事不惧,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水灵给吓醒。

    “小姐,小姐,救命啊,快去救救水心。”水灵冲进花泣的卧房就一头跪在榻边,边哭边喊,花泣还没睡醒,愣是被活生生吓醒的。

    “怎么回事?”花泣撑着头坐起来。

    “老夫人要把水心给打死了!”

    花泣胡乱披上衣服,就冲出桃源阁,往园子里跑去,水灵在一边领路。

    今日早晨,水心一大早出门采买,据说惊了叶闰卿的车架,臻氏小题大作公报私仇的就把水心拖进内宅乱棍猛打,水灵边跑边喊花泣快点,晚了就没救了。

    花泣赶到那里的时候,水心已经在地上不动弹了,嘴角贴着的地面一滩鲜红。

    臻氏早已领着她的人走了,就留下水心倒趴在地上,没有丝毫动静。

    花泣看见如此惨状,站立不稳,愣是就这样跌坐在地上,想过去把水心扶起来,却自己怎么也站不起来,抖着双手撑着地面爬到水心身边,拼命的摇着她,推着她,没有任何回应。

    想喊连声音都喊不出来,只觉的有东西哽在了喉咙里,就这样张着嘴,一点声音没有,眼泪吧嗒吧嗒往下落。

    昨日还在心里面觉得,这丫头贴心呢,有她和水灵在,什么事都放心,这才过了一天,水心就死了,亲眼死在了她的面前,无以名状的疼痛流遍了全身,这种感觉她曾经感受过,父亲花长亭去世时就是这样的痛楚,她早已把水心这几个丫头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身后来了几个家丁,二话不说把一动不动的水心拖走了,这是要拖去乱葬岗。

    “住手!”原本双手抓着水心,突然被拖走,手里一空,花泣缓过神来,冲着家丁喝了句。

    “小夫人,奴才也是听命办事,您莫要为难我们。”几个家丁不顾花泣的阻拦,拖走了水心。

    坐在地上呆了良久,花泣才在水灵的搀扶下回到了桃源阁,整个人犹如没有了灵魂,愣愣的喘着粗气嘴里说着什么,又让人听不清楚。

    “快去前院找杜鉴,快!”叶青林不在府里,秦书玉和宥文峻山也不在,不知杜鉴有没有跟着一起出去,花泣突然一声大喊,让水灵去找杜鉴,把水灵吓了一跳,忙点头飞快的跑出了桃源阁,往前院奔去。

    过去两刻钟,水灵还真把杜鉴给找来了。

    花泣一见到杜鉴的人影出现在门口,就什么都不顾的跑出去跟前:“杜大哥,杜大哥你听我说,去找水心,把她带回来,看看还能不能救,没救了也不要让他们把她扔去乱葬岗,杜大哥,你听见了吗?”

    杜鉴点头,示意都听明白了,让花泣稍安勿躁,莫要着急了,免得急出个好歹,说完便转身出院门,后面的花泣又长长的哭喊了一声:“杜大哥,若是真没了,你给她找个地方让她安息,求求你!”

    杜鉴满脸沉重的点头,他不懂怎么安慰一个女子,只好拱拱手,快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