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三十二章 意料之中的会元
    “侯爷!侯爷!夫人!”管家来福连跑带滚的冲进内院。

    “一惊一乍的,不像样子!什么事?”宣阳候叶闰卿看见来福连路都走不好,眉头一皱。

    “侯爷!侯爷啊......来来了......”来福一口气喘不上来,拼命拍着胸口。

    “什么来了?瞧你那德性,话都不会说了么!”叶闰卿撇了来福一眼,甚是反感,又继续喝着茶。

    “报...报报喜的......捷报......中了......”来福终于说到了重点。

    “噗!”叶闰卿一口茶没咽下去,喷的满地都是,随后急匆匆扔下茶碗,连跑带抖往侯府大门奔去,那样子其实也没有比来福刚才的走姿好看多少。

    平元四十九年三月十八,侯府迎来了报喜的官差,叶寒林在会试上高中贡士会元!

    春闱三月初一开始,考三场,每场三日,三月初九考完,十二日放榜,十八日捷报才从帝都传到宁阳城,当日,宣阳候府在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口摆下粥棚,放粮三日,满城同庆。

    子俞没有跟着捷报一起回来,他要在帝都等到四月,再进行最后一场鲤鱼翻身的君前殿试。

    帝都是皇城所在之地,天下各国把一国总枢皇帝居住的地方称为帝都,南平国的帝都名为武幽城,城内人口超过二十万户,建筑等级分明,官在东,民在西,繁华似锦,歌舞升平,十里长街店肆林立,车马粼粼人流如织,规模远非宁阳城可比。

    一家极小的名为八方的客栈,平日里住上一宿只要一百个铜子,今时却要三两银子一间房,天字号五两,这便是全国赶考的举子带来的财富。

    子俞便住在这八方客栈的天字号房,今年二月初,子俞从宁阳城出发,走了七日,才赶到帝都武幽城,以为自己已经是较早赶来的举子,哪知整个帝都的客栈几乎全满,找了许久才找到这家民宅小院改成的八方客栈,幸好,还有一间天字号房,这还是花了十两银子跟人换来的。

    八方的名字挺大气,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破旧小民宅,所谓天字号房,也不过是楼上一间靠着街边光线稍好些的房间,房里简单的不如侯府下人住的屋子,一张桌子,两张圆凳,一张床榻和带着补丁的被褥,旁边有个木架子,上面放着个脸盆,这就是所有的配套设施,子俞却也没有多大在意,自己来这里不是为了享受舒适,浑身的压力过重,没有力气去在意这些。

    今日已是四月初一,来这里近两个月,三月的会试,子俞感觉挺顺利,十二日放榜看见自己是会元,内心没有半点激动,这个会元都不晓得是不是他自己的,苦读十几年书的人,到如今也不知道自己的真才实学到底有多少,想想就觉得悲叹,马上就要迎来君前殿试,这又让他内心有了一丝期盼,皇帝面前考试,自己的家族还有这个能耐把手伸进去么?或许这次能从殿试知道自己真正的学识程度了。

    正欲吹灯歇息,窗格被推动,随后轻轻的脚步声走近床榻,似是有个人在榻前站定,从怀里掏了什么东西,飞向了子俞,人影即刻不见,从进来到离开一气呵成不过一瞬间功夫。

    子俞立刻起身点灯,发现只是一个纸团,方才吓了他一跳,还以为是暗器有人想刺杀他呢!

    纸团打开,子俞的手颤了一下,将纸拍在了桌上,心乱如麻,那纸上,竟然告诉他两日后的殿试题目,叹了口气,自己还以为,到了天子跟前,自己能展示真正的才学了,原来也只是空想,他不知,自己这个叶家的势力根基竟然如此深厚,连皇帝身边的人都能控制。

    纸条又被子俞揉成了纸团,凑近烛火点上,眨眼就烧成灰烬,他不甘心,自己明明有才学,却非要去剥夺别人的前程,大约自己的卷子压根就没被考官批示过,只把头名的卷子套在他头上而已,这就是他们口中的万无一失。

    心好累,曾经花泣在泰安书院骂他的那些话,让他至今记忆犹新无地自容,一个堂堂正正的学子,有多少学识都是自己的努力,也才是自己真正的能耐,可命运却偏偏不让他做自己,把整个家族压在他的头上,如一头被穿了鼻环的牛,在指定的田沟里走指定的路线,要直走要拐弯自有人牵着鼻子,周而复始,直到老死。

    有的时候,他很羡慕大哥叶青林,可以胡作非为一番,可以不在意榜上功名,还可以顶撞父亲,反正他什么都不想要,也就能做一个真正的他自己。

    想到了叶青林,突然又想到花泣,吟儿是不是因为大哥的洒脱才喜欢他的呢?虽然吟儿的态度并没有看不起自己这个强取豪夺的伪君子,可是他知道,如果他也能如大哥那般自由,也许吟儿也会对他另眼相看吧。

    第二日夜里二更天,子俞客栈的窗格又被推开了,黑影子闪进来站在子俞床榻前,这次并没有马上扔纸团过来,子俞睁眼坐起来,不说话,黑暗中就这么看着对面的黑影。

    “叶公子,薛公公让我转告你,不要徒生变数,照我们安排的做!”黑影开口了,稚嫩的男音,说完又给子俞扔过去一个纸团。

    “你们监视我?”子俞昨晚明明等那人走了才烧的纸团,没有把题目抄下来那人也知道,只能是自己一直被监视着。

    黑影不再说话,轻身又从窗口跳了出去,子俞迅速步至窗前,见那黑影跳至大街上,迅速跑的没影,看见是谁也没什么意义,由他去吧,想监视就监视,不监视了才怪异呢!

    转身欲回床榻休息,眼角似乎带到街上一抹晃动,月光下有几个黑衣人从大街的那头往这边走来,并不是刚才来自己房里的黑影,那些黑衣人步态也没有疾行,只是正常的行走,只是自己为什么却感觉哪里有些不同寻常呢?

    仔细思索,突然瞳孔一聚,看向那几个慢慢走远的人,他们,好像大哥叶青林手底下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