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三十一章夫君宠哭了全村人
    花泣也被现场气氛感染的情绪激动,自己从小长到大,宁静舒缓的小村子,今日破天荒的热闹了起来,这都是因为叶青林对自己的宠爱,爱屋及乌,没想到,桃源村穷苦的村民也能得到受益,以后这个村子就不会再穷了!

    村民原本造了一些爆竹,打算等花泣一行人回来就来个百花齐放的,因为小公子太小,怕吓到孩子,一个个的都收了起来。

    粮食不够,从没能酿过米酒,几个老头抱着几坛子果酿小心翼翼的走出来,怕打烂,这就算是酒了,平日这果酿,不到过大年还轻易不拿出来。

    抱着果酿的几个老头就趴在花泣和叶青林跟前,哭的一塌糊涂:“吟儿啊,我们这几个老头子替子子孙孙感谢你和大公子啦!请受老头一拜!”

    花泣把孩子递给了水心,忙拉叶青林过去把那几个哭的畅快淋漓的老头给扶了起来,这边还没收住,原本欢天喜地的众村民也跟着老头拜倒痛哭,他们不懂怎么说好话,感恩了就拜,激动了就哭,用最原始最本能最淳朴的表达方式,传递他们内心的感激之情。

    回桃源村的第二日,花泣和秦书玉领着各自的那口子和孩子,一起去到花长亭坟前,发现坟包杂草已经被收拾干净了,不用说,就是村里阿婶们头一天去割的,那些一年便能长的比人还高的皇竹草,收拾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阿婶们是怕花泣许久不做农活,做不来这些累着。

    叶青林带头烧了三炷香,给自己这个泰山大人见礼,秦书玉也带着流云烧香跪拜,告诉花长亭,儿媳妇和孙子都回来了,一家团聚,和和美美,希望他在天之灵能有些安慰。

    结果流云的香刚插上去没一会儿,竟然就莫名其妙的自己断了,秦书玉手一抖:“叔,可是在怨我?”

    花泣也觉得不可思议,大约是父亲临终前嘱咐,要把秦书玉找回桃源村,而秦书玉没有回来,父亲生气了吧!

    “爹,您老人家一向是开明的人,就原谅哥哥吧,他也是为了咱家,才出去闯荡,求爹莫要怪罪,在天之灵能保佑我们全家顺顺当当。”花泣只好又点了三炷香,烧到了墓碑前,和花长亭诉说着苦处和缘由。

    “看来岳父大人是比较喜欢我,书玉你还计较个什么?岳父大人在上,小婿青林定不让吟儿和孩子受半点委屈,书玉一家子,我也不会亏待他们,您老在天安歇吧!”叶青林倒是诚心诚意的说了一番好话,在世时没能喊上一声泰山,如今怎么也是个缺憾了。

    拜完了花长亭,叶青林便问为何不拜岳母大人,花泣一愣,想了想摇头说道:“我从未拜祭过母亲,爹爹没有告诉我母亲葬在哪里!”

    花泣转头问秦书玉,也是摇头,好像都不知道,着实是有些奇怪。

    ......

    在桃源村开开心心的住了几日,刚回到侯府,那些该来的,还是来了。

    臻氏竟然真的领着叶氏族里的各分支族老,来到桃源阁,指明花泣的儿子就是子俞的,还让几个丫鬟出来作证,花泣是如何与子俞花前月下,还有身后一众内宅女眷,统统让她们畅所欲言,结果个个都说花泣和子俞有染,族中长老们坐在桃源阁厅堂之中,一个个皱眉深思,这个事情可是非同小可,如果花泣的孩子真是子俞的,那花泣就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按规矩是要沉塘的,但也不敢直接表态,臻氏是侯府当家主母,叶青林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两头都难办。

    臻氏口若悬河的说了半天,长老竟然没有一个人发话,只好使出杀手锏:“各位族公叔伯,今日若不把子俞的‘血脉’归还,将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杖毙,宣阳侯府怕是会落下败坏家风的名声,日后侯府内宅有样学样,再出现这等低贱的荡.妇,岂不是没脸见祖宗?难道各位族公叔伯们每月定时拿着侯府的例银,就是这么维护叶氏整个家族的声誉的么?”

    这下好了,族中各长老都听明白了,如果他们今日不按臻氏说的做,就会断了他们各支每月的例银,这可是他们的生活来源,整个叶氏家族,靠的都是宣阳候的万户食邑,饭碗都没了,还坚持什么?

    坐在正中的一位白发苍苍的长老颤颤巍巍的起身,正要说话,刚回到的叶青林从院外走进来,懒懒的喊了声:“母亲请移步,青林有话说。”

    臻氏狐疑的看了一眼叶青林,走了出去,暗道你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今日孩子必须抱走,花泣必须弄死。

    众人只在厅堂里看见外面的叶青林凑近臻氏附耳说了什么,随后臻氏怔住不动弹,许久才转身走入堂中,对着各个长老行礼:“各位族公叔伯,妾身愚昧,受奸人挑拨,险些让大房媳花氏遭受污蔑,妾身该死,愧对祖宗,各位族公叔伯改日尽管责罚妾身,今日就先行散去吧,莫要搅扰了孙儿困觉,妾身有礼了!”

    臻氏变脸变的比翻书还快,刚才还跋扈恣睢的要对花泣赶尽杀绝,害的花泣躲在房里都不敢出来,怎么一会儿之间,就说是她冤枉花泣了?

    各支长老正好也做个顺水人情,本身这种事请,把他们弄来不管怎么处理,都是左右不是人的结果,既然臻氏不再继续纠缠,那再好不过,众人立马起身告辞,溜的干干净净。

    人走光了,剩下臻氏还站在厅堂中间,整个人似乎泄了气,眼里情绪复杂,有恨意有恐惧有揪心,总之不是个正常的臻氏。

    “母亲慢走,青林不送!”叶青林还是懒懒的说了句。

    臻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步一颤的走出了桃源阁。

    花泣看没人了,才敢抱着孩子出来厅堂,舒了口气,觉得臻氏离开的非常怪异:“夫君,你和臻氏说了什么,她就这么走了?”

    “嗯?这个嘛......女人家家的,莫要多问,乖乖带好我儿子就成了,我说过,有你夫君我在,她臻氏翻不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