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三十章 轰轰烈烈回娘家
    花泣打开一看,瞬间满眼温热。

    这是一叠田契,是桃源村方圆五里的良田,足足一万五千亩。

    “把它分给村里的每家每户,你不是一直都想着桃源村的村民能有自己的田地么?剩下的就给秦书玉和流云两口子,让他们也有点家底。”叶青林微笑着摸摸花泣的脑袋说道,原来自己花一笔小小的钱财,就能让妻子热泪相对,也终于有了点经验,男人花钱要花对地方,才能收住自己女人的心。

    “等宝儿满月了,我们就回桃源村,见见父亲,也见见众乡邻,夫君,我替桃源村的众村民谢谢你!”花泣哭着扑到了叶青林的怀里。

    宁阳城的达官显贵府邸最近都收到了请柬,是三月初宣阳候叶闰卿的大孙子满月酒宴,整个宁阳城都喜气洋洋。

    宣阳侯府已经花样翻新,漆上了大红的府门,新挂了大红灯笼,屋梁下彩绸飘带从大门连绵整个府内,连园子里的大树也没有漏下,家丁腰扎红腰带,丫鬟身着绯红衫,人人脸上洋溢着喜庆,见面道声福。

    今日是三月初一,宣阳侯府头一个孙子满月酒宴,前院摆了一百桌流水席,不论贫富贵贱,只要进府道生喜,便能坐下吃一顿大鱼大肉,中院摆了三十桌贵宾席,坐的是宁阳城有身份的达官贵人和家眷。

    前院早早坐满了人,直到中院那些发去请柬的贵人陆续到齐了之后,管家便喊开席。

    叶闰卿和夫人臻氏迎着一拨又一拨的亲友坐下,命婆子请侯府大孙子出来,就见叶青林领着庄暮因和花泣从后宅走出中院,孩子抱在庄暮因怀里,她是嫡母,理应由她出面,侍妾是没有资格出来人前的,叶青林不惧俗规,还是领着花泣出来了。

    正在忙着接受祝福的叶闰卿转头朝花泣看了一眼,眉头微皱,随即又立刻满脸堆笑招呼客人,一旁的臻氏倒是极为贤惠的跟在叶闰卿身边,得体的客套多谢多谢之类的话语。

    花泣朝众人看了几眼,主家席中没有子俞,约莫是去帝都赶考还没回来吧!

    “诸位,诸位亲友,感谢诸位亲临,寒舍蓬荜生辉啊,上苍垂怜,赐我叶闰卿一个乖孙,今日与诸位亲友同贺,叶某携内眷在此谢过了,日后诸位大人可要多多帮着管教我家孙儿,莫要分彼此啊,来来来,叶某先举杯为敬!”叶闰卿端着酒杯一口喝下,再把酒杯倒过来,表示喝的一滴不剩。

    席中众人也一同举杯,说些恭贺之词,同时也不忘起身走到庄暮因身边,给大胖小子塞一个大红包,庄暮因得体的道着感谢,不知道的,还以为,庄暮因就是孩子的生母。

    席中出来一位公子,竟然就说了这么一句:“少夫人国色天香,生的小公子也是英俊的像极了母亲。”

    庄暮因看了一眼那说话的公子,脸上一红迅速低头。

    叶青林听见,满脸不悦淡淡的说了句:“楚大公子有所不知,我这儿子是内子花泣所出,见笑了。”

    叶青林口中的楚大公子,是宁阳郡太守楚珩的儿子楚天易,平时为人放荡不羁,与叶青林被市井街坊列为一类人,故此楚天易对叶青林的内眷说话便随意了些,见着貌美的女子就想搭上几句,此刻听说那个自己看起来国色天香的庄暮因,竟不是孩子的生母,甚是意外的又看了庄暮因一眼,大约是心里觉得可惜了,这美人竟在侯府受冷落,感觉到叶青林还盯着自己,忙道:“落兄见谅,都怪小弟鲁莽,差点惹恼了嫂嫂,看我这嘴,该死该死!”

    叶青林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表示无碍,楚天易便无趣的回了席中继续畅饮。

    侯府忙了整整一日,宾客才意犹未尽的送祝福离开,明日花泣便要带着夫君和孩子回桃源村,按习俗,花泣生下儿子,叶青林须一路放着爆竹去桃源村报喜,告知母子平安,娘家岳父岳母也回送女儿红和鸡蛋跟着回程去亲家看外孙,还要给外孙买衣衫鞋帽,这才算做满月,花泣的母亲去世的早,父亲花长亭也已病故,除了身边的秦书玉,娘家已没有其它人,便省去了这一礼,只待第二日花泣一行回去祭拜花长亭,便算是告慰天灵。

    一大早侯府门前便忙碌开来,整整八辆马车上堆满了东西,二十个家丁,十八个丫鬟,加上水心、水灵及秦书玉和流云两口子,叶青林和花泣坐在前头的车上,花泣怀里抱着儿子,一大队的人马浩浩荡荡的开往桃源村。

    一路颠颠簸簸,幸好天气不是太冷也不会热,孩子在车里也是待得住,虽然这么小还看不见什么,却也睁着大大的眼睛朝着有光的地方张望,花泣看着车外路边越来越熟悉的风景,心里一阵阵温热,终于要到家了。

    远远的看到村口河边上站着一大群人,走近了发现前头的是宥文和峻山,两人提前一日回了桃源村,如今领着全村的人出来村口迎花泣,两人在人堆前拼命的挥手喊着。

    村民看见了车队人马,前头二十个黑衣的家丁,接着是八辆大马车,后边跟着一众丫鬟婢女,知道花泣今非昔比,没等他们过去,就涌了过来,一个个脸上亲切的喊着吟儿,看到叶青林从车上下来,齐齐跪下拜见侯府大公子,满心的敬重。

    昨日宥文和峻山提前回村,说了侯府大公子买下良田赠给桃源村全村的人,昨晚整个村子的人都沸腾的睡不着觉,一会说上天保佑,一会说花长亭泉下有知,一会又道花泣这孩子好能耐,心地好,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也能有田地。

    花家的茅草屋太小,容不下这么多人,村民昨晚连夜在村中晒谷场上搭建了一个大棚,家家都拿来了自己吃饭的长凳,方桌,陶壶茶碗,自种的瓜果,如举行一场盛会般隆重,村民拿出了自己所能拿出的最好的东西,在他们眼里、认知里、感情上,这便无可比拟的天大的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