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二十九章 臻氏那些小九九
    臻氏走在园子里,一路都怒气难平,叶青林说的没错,她就是想让花泣肚子里的孩子变成子俞的孩子。

    子俞在她那里没有任何能藏得住的秘密,之前和花泣的来往,逃不过她的眼线,不管他们两人有没有这种关系,这也能成为谣言最有力的根据来源。

    就子俞几年前写的那首诗,无意翻出来竟然还能用得上,往桃源阁门口一扔,就能让谣言变成事实,虽然结果并没有如她意料的那般神效,却也是极为有用的,诗词这种东西,一百个人看,就能看出一百种意思,心里没鬼自然就对不上号,这只能说是天意,她之所以这么做,是想暂时稳住庄暮因,让庄柳奚能兑现承诺,把子俞的会元稳稳当当的拿下来。

    还有一点,是她最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事,叶青林是这件事情上最能威胁到她的人,要把他的孩子弄到自己手里,才有他能忌惮的东西,不敢随意胡来。

    等着花泣孩子生下来,就能拿着那些所谓的“证据”去请来叶氏族里的各支族老,按族规礼制,把子俞的“血脉”要回来,叶青林也没话可说,眼看花泣再过两个月就要生了,就让谣言这么一直悠悠的存在着便可,哪怕叶青林来跟自己叫嚣也没用。

    她要的只是谣言,而不是让子俞真正的跟那个贱婢走到一起,谁知,那个贱婢竟然去找自己的心肝子俞,怂恿蛊惑子俞离经叛道,离间母子亲情,还以出家修道相要挟,不仅让她之前的谋划前功尽废,连自己儿子的心都离她越来越远,今日若不是不得已必须留着她的命,早打发那贱婢去了乱葬岗。

    “等着,就如叶青林所说,孩子生下来就是杖毙‘荡.妇’之时。”一路咬着牙,子俞是她的命根子,真要入了道门清修,她还去指望什么?臻氏狠狠的抠着自己的丝帕,嘴里自言自语,到了三月,子俞已先一步去帝都赶考,等会元下来,花泣早已被处理干净,一切就成定局。

    臻氏的算盘打的精妙,却不知叶青林已经不想跟她玩捉迷藏了,玩了这么多年,腻味。

    但是让叶青林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还没开始动手布置,子俞就去闹了一番,臻氏就竟然真的选择了妥协,那些谣言瞬间消失,好像就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叶青林却不领子俞的情,那日在前院相遇,叶青林停下脚步,头都没回的说了句:“我的妻子有我守护,就不劳二弟费心了。”

    子俞转身拱手行了个礼,只字没有就默默离开。

    臻氏来桃源阁的事,花泣对叶青林闭口不谈,她怕一旦叶青林知道了,杀过去臻氏那里,搞得不可开交,等自己夫君不在府里时,臻氏又过来折磨自己,那岂不是自找苦吃么?花泣从这才知道臻氏有多可怕,自己住在叶青林的后宅,还大着肚子,臻氏却能毫无顾忌的来桃源阁给自己几脚,如果不是自己肚子有个孩子,该是直接杀了她吧?

    臻氏这么生气,必定是因为子俞处理那些谣言的事,原先没有经过仔细推敲,没想到子俞会为了自己跟臻氏闹翻,不知道子俞现在怎么样,他也一定很难受,想去看看他,又不便,很是纠结。

    还有那个庄暮因,如果自己猜的没错,此刻庄暮因应该在她的院子里开怀大笑吧?

    ......

    刚踏入二月的时候,花泣顺利产下一个儿子,白白胖胖的,小拳头塞在自己的嘴里吃着,见人逗他就笑,谁见谁欢喜。

    流云抱着小公子让来拜访的人轮着逗趣,个个都称赞,孩子长的像叶青林,简直一模一样,甚是好看,长大肯定是个英俊的公子,流云捂嘴暗笑,刚出生的孩子五官还没长开,基本个个都一个样子,就是个小肉球,哪能就看得出来像谁了,这些人恭维都不找圆满些的。

    秦书玉和宥文、峻山几人获准可以出入桃源阁,平日有空就来帮忙看着院子,自己有了个儿子,如今还有个外甥,很是欣喜,直说找时间一定要大伙一起回去拜祭花长亭,把这些个孩子都带去给他看看,让他也高兴高兴。

    叶青林也不出去了,整日就腻在桃源阁,陪妻子抱儿子,别人想从他手里抢来抱一下,得商量老半天。

    庄暮因带来了桂花,晒好的干花送了过来,曾答应过花泣要给她采一些金桂的,这个时节金桂还没有开,只能拿来了四季桂,也很是细致用心的样子,但叶青林也没有正眼瞧她一眼,庄暮因也已习惯,装作没看见叶青林的冷漠。

    “看看,看看,这小公子,这么英俊,长大可是不得了呢!”庄暮因想抱孩子,叶青林不给,老半天才把孩子递给了流云,让流云抱过去给庄暮因看。

    “那是自然,大公子长的俊美,儿子可不就得像父亲么?”没人搭话,流云只好附和着,免得庄暮因尴尬,毕竟来着是客,留着三分面子总还是要的。

    叶青林从头到尾没理过庄暮因,她自己觉得没意思就早早起身告辞了。

    等到陆陆续续的客人来了又散去,叶青林终于有空可以和自己的妻子花泣好好说会儿话:“你想要什么,你夫君我都会给你!”

    “有了你和儿子,我什么都不缺,不用再给我什么。”花泣满脸的幸福,如今全世界都好像在围着她转。

    “你再想想,或许,真有什么是你需要还没有的。”叶青林逗着儿子说道。

    “夫君心里有我和孩子就够了。”

    “你确定?”叶青林给了她一个眼角。

    “你不会是想把庄暮因休了给我个正室吧?”花泣也只能想到这个,倒是有点小激动。

    “额......这个,以后再说,除了这个,你再想想。”叶青林有些尴尬,花泣竟能往庄暮因那里想,这个笨丫头真心不好哄,贼精贼精的。

    “哼,不是说什么都会给么?前一刻说的话就忘记了,就知道你这德性!”花泣虽然知道那不可能,还是故意激一下叶青林,想看他的反应,结果如自己所料。

    “这个,喜欢么?”叶青林拿出一叠纸,递了过去,继续装作漫不经心的逗着孩子。

    花泣打开一看,瞬间满眼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