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二十八章 为了她愿当逆子
    花泣不知叶青林的心思,就自己思来想去,觉得能把这个谣言彻底去掉的,只有子俞,可是自己是万万不能去找子俞的,而子俞也不能出来此地无银的宣布这个孩子跟他没关系,那样只会越描越黑。

    水心挎着篮子,踩着碎步,小心翼翼装作很忙碌的样子走在园子里,她已经来来回回走了四五遍了,今日花泣让她在这里逮二公子。

    幸好侯府那些来回穿梭的下人也没几个认识她,不然很容易就被看出来有猫腻。

    以为二公子大约是不会从这里经过了,水心打算回去另找时间再来,不想远远的前面竟然看见二公子就朝着她走过来,还对她招手,可把水心激动了一番,二公子长的真好看,想了一想,大公子也好看,就是有点害怕他。

    “你是吟儿的婢女么?”子俞已经径直来到水心面前,他似乎认得这个就是花泣带进侯府的丫鬟。

    “二公子,婢子水心,是花泣小姐的贴身丫头。”水心忙半蹲恭敬的行礼。

    “回去告诉吟儿,让她不要担心,我会处理。”子俞说完就走。

    “二公子......小姐交代的话还没带给你呢?”水心正想说话,子俞已经走远了。

    子俞来到自己母亲臻氏的屋里,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今日,他要和自己母亲好好的谈一谈。

    这么些年了,自己的事情都是母亲一个人说了算,自古礼仪尊卑,忠孝节义,从来都没有自己反驳的余地,婚事也好,纳妾也罢,娶吧,多少都行,娶回来就放着,读书就读吧,请再多先生自己也没意见,到乡试放榜自己竟然还真中了个解元,以为是自己花费了苦功得来的,结果母亲和下人闲聊才得知,解元是别人的,念着母亲一片护子之心,就算不愿意也改变不了什么,还是忍了下来,哪怕是自己年幼之时,母亲做过的那些事,现在也无力去追究是对是错,可是如今,自己不能容忍,母亲还要继续谋害别人,害的还是自己心里挥之不去的吟儿,都怪自己,如果不是那日花亭友聚,喊来了逛园子路过的吟儿,或许她就不会被人有编排的借口。

    “母亲,孩儿求您放过吟儿!”子俞跪着给臻氏磕了三个头。

    “吟儿?吟儿是你叫的吗?”臻氏原本端坐着品着杯茶,看见子俞进门二话不说就跪下磕头,原来是为了给那个花泣求情,气的把茶碗重重的扔在了桌上。

    “遵循天理,顺应人心,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要留好样于子孙,母亲一意孤行,让孩儿日后在子孙后辈面前情何以堪!”

    “怎么,今日你是来教训你母亲的吗?”臻氏拍案而起,茶碗震落在地。

    “孩儿良心难安,请母亲放过吟儿!”子俞无惧臻氏的怒气,继续说道。

    “逆子!我的良心拿去换来了你的今日,你不懂知恩敬孝,却来指责我,出去!”臻氏一挥手转身入了内阁,丢下子俞跪在那里。

    “母亲执意如此,子俞今日就出家入道门清修,从此了却凡尘,任由母亲去筹谋您的大业!请恕孩儿不孝!”子俞说完又磕了头,起身坚决的出了门。

    “逆子!你说什么?给我回来.......”臻氏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的跌坐在地,她的这个儿子,自小到大一直都顺着自己的意思,乖巧听话温和有礼,如今竟然为了个贱婢要去出家!

    ......

    后宅好像瞬间就安静了许多,流言要从源头抓起,所以,花泣还暗自为自己找子俞摆平这事感到机智。

    却不知,臻氏为了自己的儿子可以不惜一切,气势汹汹的踏进了花泣的桃源阁,今日不给那个贱婢一个下马威,自己的乖儿子就会被她害的永无出头之日,虽然这个贱婢得意不了多久,但哪怕是一刻也不行,连叶青林都知道为了整个叶氏前途大局着想,默默接受庄暮因进府,以保子俞能顺利考中会元,但是这个贱婢,竟然能怂恿子俞来跟自己作对,那么乖巧的子俞,养了二十年的儿子,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春闱,竟然说要去当个道士,子俞还是头一次敢跟自己说那么重的话。

    一踏进桃源阁,看见正在悠闲的在院子里散步的花泣就满肚子火气。

    “贱婢,给我跪下!”臻氏还没等花泣开口行礼,就声色俱厉的骂了一句。

    “拜见母亲!”花泣非常意外,臻氏从没来过桃源阁,还真是挺着大大的肚子跪了下去。

    “你这个诡心叵测的贱婢,以后不准你再靠近我儿子。”臻氏高抬着头,完全不看大着肚子跪在地上的花泣,也没有让她起来的意思。

    “母亲这话从何说起?我本就是您的儿媳,不靠近母亲的儿子,那还能靠近谁?”花泣听出来了,臻氏就是过来找茬的,故意听不懂,不是自称把叶青林视如己出么?难道就子俞才是她儿子?

    臻氏听见花泣那一番别有用心的话,更是歇斯底里,挥手给了花泣一巴掌,力气之大,直接把花泣打翻在地,院子里的地上都是碎石子,花泣手掌一撑就扎出了血,这还不算,臻氏又往前一脚踢上花泣的大腿,如果不是因为花泣有孕,这一脚可能在肚子上,花泣没有求饶,只是痛的闷哼一声。

    水心和水灵吓掉半条命,从屋里跑出来,扶着躺倒在地的花泣,边看花泣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边跪着求臻氏开恩,这么大的肚子,一个不慎,出了问题,叶青林可能会杀了整个桃源阁的人,做奴婢的岂能不担心自己的小命。

    “不知死活的贱婢,无耻草民,以为进了侯府就飞上枝头了么?别忘了是本夫人的准许,你才有资格住在这里,从今日起,你再缠着子俞,我让你有命进府没命出去。”臻氏临走又补了一脚,恶狠狠的扔下一句威胁走出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