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二十五章 叶青林的怒火
    只有子俞,除了他,花泣想不出,谁还知道芍药与花泣的关系,可是大半夜的子俞是想干什么?难道是因为最近的传言,他想找自己去道歉?还是想找自己想对策?不管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不好么?非要半夜的来找她,还是他怕给自己惹来是非才用这种办法?

    花亭离桃源阁不远,走一刻钟就能到,可是大半夜四周黑漆漆的,她着实有些害怕,但是如果子俞找自己有事,自己没去的话,子俞会不会难过?

    花泣有些忐忑的叫醒了水心和水灵,让她们跟着自己走,不去的话,晚上估计是再难以入睡。

    水心提着灯笼在前头领着,水灵扶着花泣,小心的走出了桃源阁院门,突然觉得不好,喊了水心和水灵立马退了回来。

    不可能是子俞!

    子俞极尊礼仪,从不偷偷摸摸掩饰自己,有事情和自己说,大可以遣了婢子过来传话,何必半夜弄一朵花在自己窗台外面,还附了首极为暧昧摆明想吃葡萄的诗,这让人一看就非常苟且,子俞决不会这么害她,也决不屑做这种事。

    那是谁?自己能够明白这首诗的含义,可不是字里行间,而是当时带着大着肚子的流云和宥文、峻山去的泰安书院,听见子俞和一帮学子在谈论而已,谁能够知道这里面的寓意能把它联系起来,就知道在花泣身上能有用?

    花泣越想越害怕,让水心和水灵赶紧把院门关好,灭了灯睡觉。

    刚躺下,院门就被敲的咚咚响,水心紧张的看着花泣,不知道该不该开门,花泣点头,命她们重新把灯点上,一会就听见重重的脚步声进来。

    花泣舒了口气,这脚步声,是叶青林,这时候才回来。

    “夫君为何这么晚才回来?”花泣赶紧上前,见着叶青林,她才感觉有点安全感。

    “嗯,吟儿怎么还不睡?别困着我儿子。”这半夜三更的,一个孕妇还不睡觉,也难怪叶青林有意见。

    花泣没提那朵花的事,乖乖的躺下睡觉,闭着眼,想着那朵芍药,自己当时去看花,不过也是对子俞他们的高论内心有些许波动,也没有跟人提过,子俞都不知道自己当时就听见了他们谈论的内容,连流云都不清楚,不仅能知道她以前的行踪,还知道她心里所想,谁这么能耐,是能读心么?

    读心只是玩笑,万万没可能,但是自己周围有眼睛那是真的,自己在明,别人在暗,一切都让别人收进眼里,然后随便给你使个小伎俩,不需要有多高明,但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掉进连自己都不屑的泥坑里,然后弄的满身污秽,怎么清洗,身上也还是会残留那股恶心的泥味。

    自己没有上当,别人自会再来,就装着不知,看看是谁也好!

    一连几日的晚上,花泣都能在窗台外边看见一朵艳丽的芍药,一天一朵,颜色还都不同,果真是煞费苦心。

    问过水心和水灵,有哪个丫鬟带过花进桃源阁,都没人知道,再问可有见过生人晚上来过桃源阁,也都说没有,这就奇了,这花是自己飞进来的么?还一天一朵,风雨无阻。

    花泣想着,既然对方这么神秘,就继续送花吧,反正自己什么都不做,不上钩,花也白送。

    可是那天叶青林回来说了一句话,让她毛骨悚然。

    叶青林回来那晚,难得的没有马上过来抱抱她抚摸下肚子,而是坐在椅子上定定的看着她,直到花泣走到他身边,他才问道:“收了几朵芍药了?”

    “不知几朵,夫君怎知?难道是你放那里的?”花泣想想,有可能啊,叶青林放朵花在那里逗自己也不是那么奇怪。

    “明知故问,我连吃饭都时常赶不回来,你认为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无辜么?”叶青林冰霜闪现。

    “夫君这是何意?”花泣顿时摸不着头脑。

    叶青林从怀里掏出一张叠好的纸,铺开,上面是一首诗:罢草紫泥诏,起吟红药诗,窗下封送去,等花拆开时,帘久对看佼,眉目满欢喜,有意留连花,眼与心知俞。

    这是什么,明明白白的写着,“有意留连花,眼与心知俞”,花泣瞬间跌坐在凳上,良久才问了句:“夫君这诗是从何处拿来的?”

    “院门口捡的!”叶青林冷冷的回了句。

    “夫君,难道不相信我?”花泣哽咽了起来。

    “这难道不是我二弟的墨宝?”

    “叶青林,你能不能清醒点?真有什么,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吗?”花泣哭了出来。

    “难道芍药不是晚上偷偷送至窗台的么?”叶青林还是冷冷那句。

    “你可知,我有多久没出过桃源阁了?”

    “所以花都送到窗台下了!”

    “你还讲不讲理!”

    “歇息吧!”叶青林丢下一句话便走了。

    花泣抖着双手,又把那张纸拿起来,细细的看,她没见过子俞的字迹,可这样的诗好像也就子俞会写,府里还有谁对芍药这么情有独钟?

    难道真的是子俞么?子俞为什么要这么做?明知不可能,还写这样的诗,他不是这种人,为什么又在院门口被叶青林捡了回来?到底是谁?

    花泣艰难的起身,想去看看叶青林去了哪里,一个没站稳,就坐倒在地,然后就没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叶青林坐在床榻边,握着她的手,满眼焦急,感觉花泣的手动了下,忙喊:“吟儿。”

    花泣感觉很晕,没有说话。

    “吟儿,想喝水么?”叶青林又焦急的问。

    花泣摇摇头,眼角滴出一滴泪。

    “吟儿别哭,是我不好,不应该对你发脾气,你现在有身子,不能哭,听话!”叶青林一边抱起花泣半坐着,一边擦去她眼角的泪,满心自责,都怪自己一时气愤,真不该冲她发火,就算这真的是子俞,她也是无辜的,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一下没忍住。

    花泣还是不说话,只是心冷,叶青林竟然这么不相信她,随便捡来张纸,落款写了个“俞”就能怀疑她,日后在这侯府,还不知道有多少阴谋等着她,那她还怎么活下去?

    撇开脸,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