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二十一章 不甩你脸色甩给谁
    第二十一章

    子俞站起身,朝两人躬身行了个礼:“子俞鲁莽,竟不知是大嫂,险以下犯上,乱了礼仪纲常,子俞羞愧。”

    看到子俞起身,叶青林顺势坐到子俞的凳子上,学着子俞的样子给他斟满了茶,然后对着子俞做了个“请”的手势。

    子俞看着茶碗里满满的逐客之意,十分有礼的点头,端起茶碗喝完,拱手道了声“子俞告辞”便走了出去。

    “子俞......”花泣回过魂来发现子俞已经走了。

    叶青林满眼怒意的看着花泣。

    “叶青林,你太过分了!”花泣才不理会他想杀人的眼神,要杀人,她更想杀了他,什么“我家吟儿”,什么“几日不回家”,不要脸的,她和流云孤立无助满街找轿子去医馆的时候他在哪?不需要的时候就出现了,一出现还不分青红皂白,把自己的二弟她的朋友给轰走,就没见过如此霸道不讲理的人。

    “过分?这就叫过分么?”叶青林眼里怒气未消,估计很快就要爆发。

    “来着是客,且不说子俞是不是你二弟,有你这么待客的么?他到底怎么得罪了你了!”花泣来气了。

    叶青林一听这话,火气更大,这个蠢女人,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整天就会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是君子,竟然无视自己之前的警告,还继续和子俞来往,今日不教训一番,他日就不长记性。

    抓住花泣的手拖了往楼上走,花泣不走,拖不动,只好直接一把抱起来上楼,花泣双脚乱踢在他的怀里大叫:“叶青林,你个浑蛋放开我!”

    流云从房里慌张的出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看到叶青林,立马一声不吭的回房关门。

    院外还未走远的子俞,把里面的动静听的一清二楚,听花泣和叶青林说话的语气,显然是夫妻之间打情骂俏的那种亲密,可以直呼大名,可以大骂浑蛋,可以生气,还可以抱着上楼,子俞心里阵阵的隐痛,原本还以为自己遇到了知心良缘,正努力想守着这段缘分继续下去,可是,换了别人,他或许还能公平的争取一番,自己的大哥,他只能剩下羡慕。

    “咳!”子俞疼痛的叹出一气,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种感觉,好像心被挖走了一般,痛的喘不过气来,黑夜中一个人走出了小巷。

    叶青林把花泣抱回了她的房间,不是书房,是花泣的卧房,又重重的扔到了床上。

    花泣想起来叶青林从未进过她的房间,但此刻明白已经晚了。

    叶青林开始脱自己的外衣,一件一件的脱,脱下来的就直接扔到了地上,花泣看叶青林的举动,慌乱拿起被子卷在了身上,就这么看着叶青林自顾脱的只剩下了亵裤。

    把脸捂到被子里,一个男人就在她面前裸着上身,自己从没见过光着身子的男人,虽然线条极美,却打死她也不敢看,一个劲在被子里发抖,连救命都忘记喊叫。

    叶青林脱完了自己,凑了过来一手就扯掉了被子,花泣如小兔子一般在床角抱着膝盖颤颤发抖,打铁要趁热,一会儿要是花泣一哭,他又下不了手了。

    非常意外的,到现在花泣竟然还没哭!

    长臂伸过去,就把花泣整个给卷了过来,开始解花泣的衣服,叶青林从没发现,怎么女人的衣服这么复杂?一层一层绑来绑去的,解的实在费劲,怒火一起直接撕开,买衣裙他有的是银子,撕几辈子也撕不完,也不管花泣紧紧抱着胸口的双手,撕完了剩下的长长的襦裙,扯起一旁的被子,将他自己和花泣盖在了下面,连脑袋都不露出一个,只剩宽大的被子在床榻上不停的抖动......

    ......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嘴上恨死一个人,心里也以为恨死一个人,但如果那个人一出现向她招手,自己立马就会投降,重要的还是,不是对别人不愿意承认,而是努力在欺骗自己的心。

    花泣睡醒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身上好好的盖着被子,叶青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昨夜的愤怒和害怕被幸福感取代,没有欣喜没有激动,他身上的味道很让她心安,以前每次被他抱着,只觉得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来不及细细分辨,如今回想起来,不是熏香不是汗味,是什么味道她不知,努力想想,有如她的家乡桃源村,被阳光晒出来的青山绿水花草果木雨露的气息,清新温暖,那里是是她的归属,是她心里依赖的心安的味道。

    流云在花泣面前只字不问昨晚的事,挺着肚子做好了午饭,花泣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

    花泣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种事很难以开口跟人分享,默默的吃完饭去书房把自己关起来看书,她也生怕流云追问。

    叶青林很难得的大白天有空过来,从书房门外推门进来的,微微含笑看着她。

    花泣抬头看到他,也抿嘴微笑,他们好像头一回对彼此微笑。

    书案前牵着花泣起身,自己坐了上去,然后把花泣按在了他的漆上坐着,抱着她柔声问:“身子有哪里不适么?”

    “痛!”花泣脸上一红,把头钻进他的怀里不敢见人。

    “那你就歇着,要我买两个婢子过来伺候你和流云么?”叶青林在想着自己昨晚有没有哪里用力过猛!

    他也能真正的关心在意她了!

    “你不是应该把我娶回宣阳侯府当个妾的么?”花泣一本正经起来。

    “你很想进侯府?还自甘堕落要当个侍妾?”叶青林一急,刚刚好不容易忍出来的柔和立马原形毕露。

    “不然呢?你又想抛弃我?”花泣坐直了身体警醒的盯着他。

    “傻瓜,我怎么会丢下你,听我说,如果你喜欢这小院子,就住这里,喜欢大宅子,我另置一所给你,不要进侯府。”叶青林神情突然就变的凝重。

    这话怎么听着,是怕府里那个正房跟他翻脸才把她藏在外面的意思?花泣起身猛推开他想走,又被拽了回来。

    “怎么这么容易就生气?哪有女子如你这般,动不动甩脸色给夫君看的?”叶青林无奈的哄起来。

    “你不就是怕府里那个甩脸色给你,才不让我进侯府的么?”花泣气呼呼的把脸转到了一边,看都不看他。

    “我说不过你,这些时日估计秦书玉也快回来了,你去问问你那个哥哥,他愿不愿你入侯府!”叶青林轻而易举的把问题甩给了秦书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