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二十章 莫名其妙的尴尬
    花泣把流云带回了家,安顿好,才发现子俞还在。

    一直紧张着流云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子俞被晾在了一边,这会儿才知道,是子俞帮了大忙。

    “子俞,谢谢你!”花泣这次是诚心诚意的感谢他。

    “花泣姑娘何须跟子俞如此客气,你我本是朋友,抬手相帮义不容辞,若是客气了,倒让子俞更加惭愧。”

    “子俞......”花泣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花泣姑娘可是还在怨子俞?”

    “子俞......可以叫我吟儿。”

    子俞眼里闪过一丝欣喜,花泣愿意让他叫小名,说明还愿意拿他当朋友,还能愿意和他说话,还可以一起赏花吟诗。

    “吟儿姑娘,子俞......之前,子俞愧疚难当,不知姑娘可是认识那位高才的学友,子俞虽然无法将他失去的东西原物归还,却也能尽力补偿一二......”

    子俞极难为情的说出这番话,有些事情如果不说开,久之误会就越来越深,他喜欢这个女子,身上带着他从未见过的那种灵逸之气,不拘小节又知书达理,不扭捏做作不附和,行事特立独行,敢作敢为又举止有度,不像那些寻常的女子,看似贤良淑德善解人意,实则,她们只是极端的两类人,一种无见识无主见,另一种过于精明韬晦,都用三从四德来隐忍掩饰自己,就家里那四房妻妾,除了正妻是指腹为婚,其余三个都是富贵家的小姐,看上了子俞,哭闹着做妾也要进侯府,还都是用娘家权势向侯府夫人他母亲施压的手段才纳了回去,自古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子俞也是极其无奈。

    “子俞,这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其实也怪不得你......”花泣留了个心眼,以前杜鉴曾提醒她们不能让二公子知道秦书玉,虽然她并不觉得会怎么样,但也不想生出什么事端,何况就子俞这样善良的人,断然做不出那种事,他是侯府的二公子,自然需要听从侯府的安排,如果他受制于家族,万一没防备哪天说漏嘴......!

    花泣和子俞芥蒂全消,子俞时常会敲着院门给花泣送些流云爱吃的东西,都是些适宜胎儿的补品,桂圆那些是铁定不会拿来的,花泣也乐的不用自己一趟趟的东南西北城跑个遍,流云身子好了,胎儿一天天长大,约莫着再有三个月就该生了。

    流云也很喜欢子俞来,她认识子俞,侯府的二公子叶寒林,以前她是侯府的下人,自从那天自己肚子痛被花泣和子俞一起抬去抬回以后,她对子俞就非常感激,也很意外花泣和二公子的关系竟然这般好,本来,她是大公子叶青林的奴婢,而他们兄弟二人自小水火不容,应该离的远一些才是,但是如今花泣和她这两个女子,却是靠自己主子不喜的二弟来照顾,这也着实让她不好意思去劝花泣不要与子俞来往。

    秦书玉、宥文和峻山到现在都没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到底在干嘛,还有那个叶青林,也是许久不见了,这些人整日整日的不见人影,很是让花泣费解。

    花泣烧火做好两个人的晚饭,正准备开吃,子俞又来了,还带了好些吃的,花泣只好留着子俞一起用饭,席间三人谈笑风生,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一家三口。

    院里摆上了一张桌子,旁边地上一个炭炉煮着开水,子俞拿来了茶叶,说要给花泣煮个茶,好好展示一下茶艺。

    煮茶过程很是复杂,一般是把茶叶碾成碎末,加入葱、姜、桔子皮、薄荷、枣和盐等一起煎煮,也有的把茶叶碾成碎末,罗细,然后冲水将茶末调成糊状吃茶,但子俞煮茶却完全不一样,他的茶叶是并没有碾成碎末完整的干茶,桌子上摆了一个大茶碗,和三个小茶碗,大茶碗有盖子,先抓一把茶叶放到大茶碗里,注入滚烫的开水,用盖子撇去浮沫,迅速把茶水斟到小茶碗里,花泣以为可以喝了,伸手过去,子俞怕她被烫到笑笑拦住她的手,然后自己开始用小茶碗里的茶水烫洗三个小茶碗,动作流畅轻盈,仔细烫好放成一排,又在大茶碗里注入开水,这次没有急着把茶水斟出来,而是过了几个瞬间之后,才迅速熟练的把茶水均匀斟到每个小茶碗中,这才伸手作了个“请”的手势。

    果然是不同啊,花泣从未喝过如此清新的茶汤,端着茶碗就闻到了阵阵沁人心脾茶香,入口有微苦之感,过喉咽下徐徐回甘,留下满嘴余香,花泣直赞子俞品味如此之高,能有这么独特的煮茶手法,一连喝了数杯,当真是奇妙无穷,子俞又快速的给她斟上,只是都不斟满,花泣撅着嘴有些小不爽:“如此好喝的茶汤,子俞每次都只斟这么些许,当真是吝啬。”

    “哈哈哈,茶汤只斟七分满,留下三分是情谊,吟儿想喝,以后尽管找子俞便是。”子俞笑道。

    “本公子几日不曾回家,吟儿竟也学起品茶了么?”楼上传来一声貌似关切的问候,实则却让人随意就觉察出说话的人极为不悦。

    叶青林竟然在楼上!

    花泣和子俞都怔了一下,脚步声从上往下,由远而近,叶青林竟然自带椅子坐了下来:“二弟能否给我也来一碗?”

    子俞忙斟了碗茶端至叶青林面前:“大哥请!”

    叶青林端着喝了一口,好像在细细品味,随后点点头:“嗯,确实不错,难怪我家吟儿能被二弟煮的茶给迷住,二弟好茶艺!”

    花泣通红着脸不知所措,竟然莫名的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子俞从叶青林的话中品出来花泣和他的关系非同一般,进退两难,都怪自己没有了解清楚,花泣竟然是自己兄长叶青林的女人?原本兄弟两人关系就不好,自己这些日子确实频繁来找花泣,实际上也是想着能与她有段良缘,如今自己的目的被兄长毫不客气的点破,瞬间觉得无地自容,只是为何花泣却从不曾提起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