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十九章 我们不再是朋友
    花泣没有回答子俞,而是立刻走出亭子,目的达到了,她看见了子俞刚才脸上一闪而过的愧色,说明,他知道自己干过什么缺德事,丢下这些话让他自己去琢磨,心理多么强大的人,也不能时时防备别人有心的提醒,看他还能装到几时。

    花泣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要报仇也该是找人行刺了他才是,要他身败名裂,也不是跟他当面指责就能有效,既然没有意义,那如今做这些,才觉得自己压根就不想失去子俞这样一个朋友,觉得当真是对不起她的哥哥,为自己内心已经背叛了秦书玉而自责不已。

    “花泣姑娘留步!”是子俞,他一个人追过来,还认出了花泣,看来这一身男装白穿了。

    花泣停下来,转身回头对上了子俞的焦急的眼神,一下又感觉很不好意思。

    “子俞是哪里做的不好,让花泣姑娘如此愤慨?若是如此,子俞先向姑娘道歉了!”子俞拱了拱手。

    既然说到这份上了,干脆就把话挑明了说:“叶寒林,桂榜解元,该准备考取会元了么?”

    “花泣姑娘竟知子俞的姓名,子俞惭愧,侥幸得了解元,至于会试的头名,子俞怕是无此之才。”

    “当真侥幸?”

    “姑娘今日可是有什么疑惑?子俞甚为不解,如若不嫌子俞搅扰,不如请姑娘言明。”

    “你能把你乡试卷文背诵出来么?”

    “这......”子俞极为少见的脸上没了微笑。

    “背不出来就对了,心里明白就成,告辞!”

    “花泣姑娘留步!”子俞忙喊。

    “如何?”花泣停下来。

    “姑娘所言,子俞明白了,子俞惭愧。”子俞面露难色,又拱手行了个礼。

    “你的一个惭愧就过去了,别人却因此失去了一切,叶寒林,你我不在是朋友了。”花泣说完自顾走了出去,留下子俞站在原地许久不动。

    晚饭时,秦书玉和宥文、峻山难得的回来和她们同吃,他们时常几日没有回来,好像很忙的样子,花泣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在给叶青林做些什么,问也不说,问多了自己也无趣便不再问,自古男人的事,女子不便多嘴,花泣给秦书玉夹了根菜说:“哥,你有没有恨过叶寒林?”

    “叶寒林?恨他做什么!”秦书玉不以为然。

    “他顶走了你的解元,那本该是你的!”

    “傻妹妹,你不懂!”秦书玉摸了下花泣的脑袋说道。

    “不懂什么?”

    “你认识他?”花泣无缘无故问起叶寒林,秦书玉有些不解。

    “不认识。”说谎很容易暴露,花泣头都不敢抬起来。

    “许多事情复杂的很,你莫要去猜想,于事也并无补,侯府之事你就别问了,我自有主张,在家好好和你嫂子歇着,知道么?”秦书玉还是什么都不让她知道。

    秦书玉和宥文、峻山三个人好像越来越忙,那天回来以后收拾了个行囊,说要出去一段日子,让花泣好好照顾流云。

    家里就剩下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还身怀六甲,花泣也只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对于照顾有孕的人,也有些手忙脚乱,秦书玉几个不在,花泣就有些担心自己没有经验照顾不好,不担心还好,一担心就有事,刚刚还在大吃大嚼的流云,突然在楼下厅里大喊花泣,三步并两步跑下楼,裙摆太长还差点摔下来,跑到门口就看到流云半躺在榻上喘着说肚子疼,花泣吓了一跳。

    “该不会是要生了吧?”花泣不懂是什么情况。

    “才六个月,不能啊!”流云痛的面容扭曲额头冒汗。

    对啊,才六个月,书里不是说过要怀胎十月的么?这就遭了,如果不是要瓜熟蒂落的肚子疼,那就得赶紧找郎中才是,可是自己要是跑出去请郎中,家里不就剩下流云自己一个人了么?花泣急的团团转。

    “吟儿,出......出血了!”流云喘着气慌乱喊道。

    不能等了,孕妇出血是滑胎的征兆,请了郎中来家里也来不及用药施救,得把流云带去医馆,坐堂医才能方便对症,花泣让流云忍忍,自己立马跑出七弯八拐的小巷,平时不觉得这巷子有多深,怎么这时候感觉走都走不到头?

    急急忙忙跑出了大街,四处张望哪里有轿子可以雇,这里离医馆还有一段路程,流云是铁定自己走不到那里,自己背也背不了,可是这时候,街边竟然连一顶轿子都没有。

    “花泣姑娘?”花泣心急如焚的时候,身旁竟然还有人来搭讪。

    花泣回头,子俞就站在她身后,脸上始终是那淡淡的微笑,一看到花泣焦急的神情,子俞忙问:“花泣姑娘何事焦急?”

    “子俞,快帮我找找附近哪里有轿子。”来不及去想之前两人的不愉快对话,此刻最要紧的是救流云。

    “轿子?无须去找,子俞让人去抬一顶来便是。”子俞立马吩咐随身的下人回府抬轿子去了。

    “你有轿子?啊,谢谢!”花泣此刻好像什么都已经忘记,自己明明在不久前跟人家说我们不再是朋友的话。

    “花泣姑娘近来可好?”子俞好像很想知道花泣还愿不愿搭理他,满脸的期望的看着她。

    正想说话,行动迅速的下人就把轿子抬了过来,花泣忙领着他们往巷子里走,急匆匆接了流云就去医馆,子俞也一路相随。

    还好,流云只是吃多了桂圆,郎中说桂圆活血,孕妇不宜多吃,想那流云整天吃个不停的,结果就成了这样,花泣也不懂,原来孕妇还有东西是不能吃的?以前在桃源村,见那些阿婶大着肚子整天上山下地的干活,什么都吃,也没听说过有何不妥啊?

    郎中给流云施针,服下了安胎丸,又开了些调理的药,嘱咐回去好生休养,暂时别太多走动,桂圆、杏果、薏米那些尽量少吃,过热过寒都会引起不适,若施救不及时极易滑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