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十七章 叶青林总是泼人冷水的那个
    花泣一直想着的,不是迷上子俞有多绝美,而是他那身上的温暖柔和的气质为什么不是在某人身上。

    流云月份大了起来,开始食量猛增,什么都能吃,什么都想吃,好像就没有她不吃的东西,身形嘭嘭的往宽了长,可把花泣吓坏了,如果以后自己身怀六甲了也这样,那得多恐怖,还怎么能见人?

    所以流云已经不肯出门,第一形象不佳,第二人也懒得动,花泣一天八遍给她跑出去买零嘴,一会儿东城的小笼包,一下子西城的油麻花,不把东南西北给跑遍,估计停不下来,这种最需要有如宥文和峻山那种专业跑腿的时候,那两个竟然跟着秦书玉成了侯府某人的随从。

    说起某人,是花泣自回到小院以后一直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假装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努力把自己还原成还被黑衣随从杜鉴胁迫着住进来这里的那时,可事实不会因为她的自欺欺人而有所改变,相反,还越来越清晰,秦书玉和宥文他们从不敢在花泣面前提叶青林的事,他们三个可恶的都背叛了自己成了叶青林的忠仆。

    人家不要自己,自己的家人却要靠着他吃饭,感觉真是越活越低贱,也越来越恨他!

    一个人的时候就总是要胡思乱想,花泣出了家门,要去东城街给流云买她喜欢吃的人参果,一个人低着头慢悠悠的边想事情边走着,然后就遇到了子俞。

    子俞看见花泣好像很开心,向她行了一个君子礼,然后拿出了一张空白请柬,让家仆写上花泣的名字,邀请花泣明日去他的别苑参加茶友会。

    品茶寻韵,诗词歌赋,吟风花雪月,子俞这样的贵族学子,时常会举办这种聚会。

    “子俞公子,小女子才薄智浅又笨嘴拙舌,去了恐丢了公子脸面,怎敢趋于人前。”花泣是觉得那种骚人墨客的花前月下她没有兴趣。

    “花泣姑娘莫要谦让,姑娘的才学在子俞之上,子俞仰慕许久,这才厚颜相邀,望姑娘莫要再推辞。”子俞对花泣拱手躬身行了个礼,生怕花泣拒绝。

    总共也没见过几次,花泣不想问子俞是怎么“看”出自己有才学的,或许人家就是客套抬举一下,即使知道这样想,结果她还是没能拒绝子俞绝美的脸上那满眼的真诚,这样的朋友交一个大概也无妨吧?她除了宥文他们几个可以说基本没朋友!

    晚上和秦书玉他们提起这事,他们几个竟然也没反对,泰安书院的学子大多是谦谦君子,想着花泣如果能多交几个文人朋友,心里也能得到开解,会舒坦些。

    第二日傍晚回来的时候,花泣脸上笑颜逐开的样子,秦书玉就知道让她出去是对了。

    可是没有高兴多久,叶青林的出现就彻底把花泣打入了无间炼狱。

    自花泣回来这里,叶青林一直没有来过,花泣以为他是永远不会再来了,结果晚上他就端端的坐在书房的书案前,而不是屏风后面的长榻,花泣看到他的那一刻,眼泪喷涌而出,立马转身欲逃跑,她不敢见他。

    叶青林二话不说奔过来,拖她入内就关上了门。

    花泣不敢看他,看着书房的某一处装饰是否有脱落,他却一直盯着花泣,两人许久不语。

    “今日去了何地?”叶青林还是开口了。

    “与叶大公子何干?”花泣冷冷的。

    “问你话就好好回!”叶青林似乎有一丝怒气。

    “你当自己是我什么人?你问我就必须回答你?!”花泣怒气比他更明显,结果等来的是叶青林的怒火,一把就死死的抱住了她,对上了花泣的唇。

    花泣拼命的推开,力气太小,怎么都推不动,气急攻心一巴掌甩了过去,脆脆的。

    叶青林头一回被人甩了个巴掌,瞬间愣住,回神过来暴怒的抗起花泣就走进了长榻,重重的扔过去,再扑了上来,开始撕扯花泣的襦裙,花泣慌乱之中发现他的企图,挣扎着大哭不止,叶青林也终于被她哭的清醒了些,手停了下来,躺在一起就这样抱着,抚着她不再说话。

    花泣整个人已经哭蒙,哭着哭着不觉就钻到了他的怀里,还紧紧的抱着擦鼻涕,哭够了,哭累了,就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也不知是什么时辰,反正四周寂静,暗夜无声。

    这下尴尬了,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火也发了,气也出了,巴掌也甩了,还在人家怀里睡的极为香甜,然而这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他早就成了亲,却还半夜在她这里跟她拉拉扯扯,人总要面对现实,可是这样的现实让她如何去面对?

    “你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叶寒林的。”叶青林却没有她的思想复杂,两人都冷静了下来,就该问正事了。

    “谁?”花泣莫名其妙。

    “我二弟,子俞。”叶青林强调了一遍。

    “你再说一遍?子俞就是叶寒林?不,等等,子俞就是你二弟?子俞就是侯府的二公子?子俞是顶走我哥哥解元的叶寒林?”花泣这一刹那有如晴天霹雳,简直以为是叶青林胡说八道。

    “你今日去了我二弟的别苑!”

    “是,可...我不知道,子俞他...可是...我...天呐!”花泣已经语无伦次。

    “不管你和他什么关系,立刻给我离他远点!”叶青林命令道。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子俞不是坏人,他...我和他认识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就到如今也一样,再说我是谁对他来说重要么?”花泣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么俊美又知书达理的谦谦君子,会是顶走秦书玉解元的那个人。

    “不要再问,照我说的做。”叶青林毫无商量的口气。

    “叶青林,你够了,我不信子俞是那种人,你自己呢?你知道你在宁阳城的大名有多‘响亮’?你不要我,还不让我跟朋友来往么?”花泣只能用这种理由给自己解释叶青林的不讲道理。

    “什么我不要你?你跑了几个月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你还要不要脸了?滚蛋!”两人各自气走了,谁也没理谁,他们好像从来没能好好的说话超过一刻钟就得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