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十六章 美的不敢直视的子俞
    秦书玉总说让花泣带着流云出去活动活动筋骨,免得在院子里闷坏了肚子里的心肝宝贝。

    刚好宥文说东林巷的泰安书院最近芍药开的很是艳丽,许多人都在那里围观,不如也去那里,多看看美好的东西,心情愉悦了孩子将来长的好看,还有书院里书香之气,现在就开始熏陶,等长大再考个状元什么的。

    考状元这事,花泣很是不屑,想想二十几年前她爹花长亭,看看如今的秦书玉,好好的解元都能让人顶走,还不敢出声,以后侄子也不要去指望什么功名,免得徒增悲凉。

    不过芍药还是要看的,书里说过这花很美,花泣也没见过,那就去见识一下吧!

    东林巷就在东城大街,与贡院相隔不远,花泣扶着流云前面走,宥文和峻山后面跟着,很快便看到了泰安书院高大的院门。

    人与人的缘分着实是奇妙,不久前,流云还是一个自称奴婢的丫鬟,被遣来小院子里伺候花泣几个人,现在反过来,是三人伺候着流云,还都是发自内心的爱护。

    今日大约是休沐,书院里没有授业讲学,都是来回走动四处游览看芍药的人。

    “芍药形似牡丹,若说牡丹是花中之王,芍药便是花中宰相。”前面站着几个身着清素青衣的学子,在听一个身上绣着绿纹的锦衣少年的讲解,频频点头。

    “不过啊,这芍药谦逊,不与牡丹争艳,俗话说谷雨看牡丹,立夏看芍药,牡丹盛开之时,芍药尚在花蕾,只等牡丹花谢,她才绽放,可称花中君子。”锦衣少年似乎很是欣赏芍药:“这芍药是草本,牡丹是木本,芍药花枝柔弱不如牡丹枝干强硬,犹如娇弱的闺阁女子那般惹人怜惜,古人把芍药当"zuo ai"情信物,赠与心慕女子,呵呵,诸兄可莫采完了,夫子的竹板可不柔弱,哈哈哈!”锦衣男子言语得体,声音纯净柔和,开口说起话来温文尔雅,花泣还是头一回听着这么让人舒服的闲谈,瞧着背影,身形也是不错,猜应是个长的端正的少年。

    “杨先生的一首诗不知各位听过没有:‘旁招近侍自江都,两岁何曾见国姝,看尽满栏红芍药,只消一朵玉盘盂,水精淡白非真色,珠璧空明得似无,欲比此花无可比,且云冰骨雪肌肤。’把芍药写成了美貌羞涩可人的清雅少女,真是入木三分,精辟啊!”一个青衣少年也连连称赞。

    听他们讲的如此动人,花泣几人也近前,仔细看起园子里的芍药花丛,花朵扁平如掌般巨大,花瓣层层叠加,被尖尖绿叶衬托,五颜六色的花朵,争相斗艳,果真有如那几位少年描绘的那般婥约之姿。

    几个少年游向别处,花泣拉着流云走到方才少年谈论的地方,难得出来,让她好好看花,愉悦心境,宥文说对小侄子有好处。

    “你怎知就是男孩?”流云浅笑道。

    “多提提男孩,就生男孩,这世道男尊女卑,不忍你生个侄女来受苦。”说到男尊女卑,花泣的心又一阵闷痛。

    “你说的有理,可这...呵呵,我也希望是个男孩,将来成家立业在跟前,女儿嫁出去想看也看不到,自己的孩子,还要嫁给别人家去当牛做马,心疼啊!”流云自有孕后情绪就不稳定,时常担心孩子的将来,被花泣这么一说,这倒好,刚刚看花的心情又被浇灭了。

    “嫂子,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莫要伤怀,你看你嫁给我哥秦书玉,不是挺好么?天天捧在手心里,我说的...是我自己!”孕妇得罪不得,说话也得小心,花泣连忙安慰。

    “我没事,倒是你,还没忘记吗?”流云忧心的看着花泣。

    “好着呢,不提那个败坏兴致,过些日子啊,我们回桃源村去,祭拜爹爹,让他保佑你生个男孩。”花泣苦笑,好不好,自己知道就行了,又何必道出来人人皆知。

    流云走累了,找了个亭子坐着,花泣内急,欲上茅厕,让宥文和峻山看着流云,别让她一个人乱走。

    转过几片紫竹林,前面不远能见竹林掩映下的茅厕,突然感觉脖子一凉,伸手摸上去一条冰冷的物体立马缠绕着手腕,花泣拿到面前,失色惊喊了一声大甩手臂,一条竹叶青被甩在了地上,刚才,那条小绿蛇竟然就落在了她的脖子上,花泣跺着脚乱跑,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就往前跌去,眼看就要摔个五体投地,一个清瘦的臂膀将她接住,花泣拼命抓住眼前的东西,不让自己倒下去,脊背早已一身冷汗。

    “姑娘小心!”纯净温暖柔和的声音,是她贴着的眼前这人发出来的。

    一身绿纹锦衣,被花泣两手抓皱,抬头看去,是一张绝美无双的脸,眉目如画,面若桃花,额边垂下来的一缕发丝也显的那么高雅,他不就是那个赞叹芍药的锦衣少年么?如果不是听出那纯净的男音,花泣都怀疑这人会不会是女扮男装!

    曾经被一个男子惊艳过,那人俊朗又不失男人气概,如果不是那股冷傲气势,和对她爱搭不理的慵懒,以及令人发指的霸道独尊,在她心目中可堪称良人,如今又遇到一个,风格不同无法一概而论相较,但这带着贵气的入骨温柔,如果她能给某人安上一个......可惜只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姑娘?你没事吧?”锦衣少年看花泣不动弹的盯着他看,又柔暖的问了句。

    “啊?没事,抱歉,失礼了!”花泣被叫醒,立刻站定松开了手。

    “姑娘何故惊慌?可需在下相助?”锦衣少年还是那么温和。

    花泣吓的不知该怎么说话,伸手一指旁边那条小绿蛇,鸡皮疙瘩骤起,不自觉的双手又抓住少年的锦衣躲到了他的身后,虽然自小长在乡野,但这东西最是让她恐惧。

    少年微微笑着拍了两下花泣的手,示意不要害怕,找了根掉在地上的竹子,把被甩晕的小绿蛇挑到墙根,还仔细的盖了些竹叶,估计是想着免得再吓到人。

    “多谢公子!”花泣终于淡定了些,半屈了个礼。

    “姑娘莫要客气,举手之劳,在下子俞,是书院的学生,冒昧敢问姑娘芳名?”

    “花泣。”很少有男子初次见面就问人家姑娘的名字,但好像花泣一点也不介意,大约是这少年儒雅有礼又刚刚还扶了她一把的缘故。

    “姑娘若是来赏花,可有子俞能效劳的?”子俞温文有礼,语气从容不急不躁,让人听起来极为舒服。

    “嗯?我找茅房,失礼了子俞公子,告辞!”花泣想起来自己还憋着尿,顾不上与那好听的声音清谈,提起裙摆溜了。

    子俞极为有礼的微微一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