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十五章 桃源村才是她的家
    花泣三日没有出过房门,除了喝几口水,饭一粒没动过。

    “吟儿,你还好么?”秦书玉很担心,这么下去,花泣可能会饿死在房里。

    没有回应,秦书玉只好踢开了房门,只见花泣披头散发坐在窗前的地上,眼神空洞的望着外面。

    “他还有三个月就要成亲了,娶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你知道的,侯府不是你表面看到的这么安宁平静,一不小心就可能会送命,还不知道害你的是谁,没人撑腰的,只能做人的棋子,拥有背景的,就时刻被猜忌,我们只是乡野草民,舍己为人办不到,损人利己做不出,利人利己无能耐,你不适合生活在斗争里。”秦书玉站在身旁,劝说着她,似乎说到了深处,自己也满怀伤感。

    花泣艰难的抬头看了一眼秦书玉,许是一个姿势太久,脖子僵硬了。

    “哥,我们回家吧。”

    从未开始,谈不上结束,他没有做过什么,是真的什么都不做,就连被秦书玉几个人撞见自己被他抱在怀里的那一幕后,他也什么都没做,话都没有就又走了,留下自己独愣了三日,把自己关了三日,是自己不知何时陷了进去而已,这里是他的地方,应该是自己突然闯进他的生活才对,那就离开吧,离他远远的,从此再也不见,他继续他的云上潇洒,自己接着一人泥中作乐。

    “我让宥文和峻山送你回家!”秦书玉点头。

    “你呢?”

    “哥是男人,总要闯荡,在哪里闯也是闯。”

    “爹去之前让我叫你回去。”沙哑着嗓子。

    “抽空我一定会回去拜祭。”

    “爹会来梦里责问我为什么没把你找回去。”

    “叔那么开明的人,放心吧,不会怪你。”

    花泣就这样被宥文和峻山护着回了桃源村。

    虽然很想哥哥能一起回去,虽然很喜欢这个小院子,虽然心里不知哪里来的莫名其妙的不舍,但总归是要走的不是么?

    还是自己的家舒服,虽然破旧但很踏实,就是空落落的,父亲不在了,秦书玉也不回来,连院里的鸡窝也是空的,独剩下了她一个人。

    日出东升,西边落下,鸡鸣狗吠,鸟唱花舞,炊烟苒苒,桃林摇曳,熟悉的温暖祥和的小山村,邻里的阿婆阿婶对花泣很是照顾,空时常会过来和她闲聊,教她绣活,她也学着做了些,这才是她的生活,她本该属于这里。

    早晨的风很舒服,缓缓的,轻轻的,带着一丝花香青草气息。

    花泣提着一个篮子去了桃林,入了深处,在一个长满杂草的土包前停了下来,拿出篮子里的镰刀,开始割草,花长亭去世一年多了,他就葬在这里,坟头已经长出了比人还高的皇竹草,这种草其实也不算杂草,它可以有许多用途,新鲜的时候牛最喜欢吃,遇到灾荒年,村里人都割来熬汤喝水,有非常独特的清草香,晒干了还是盖屋顶的好材料,村里的屋舍大部分都是拿这种长杆子的皇竹草盖屋顶。

    杆子很粗,要一手拨开用镰刀大力砍下去才能砍断,以前做习惯了农活不觉得,在宁阳城里生活了一年多,砍没多少就觉得右手酸痛无力,东西不用会生锈,身体不劳作也渐渐就不那么强健了。

    那人心呢?许久不见不就应该要慢慢淡忘么?

    三个月了,他该是已经洞房花烛夫妻恩爱琴瑟和鸣了吧!

    “嘶”突然吸了口冷气,左手食指被自己的右手上的镰刀割出了血,鲜血立刻从手指上滴落下去,花泣痛的回过神来,为什么还要去想?他只是无聊的时候寻趣取乐根本不需要在意什么,痛的只是她自己,没有人在伤害她,从来都是自己的右手在伤害自己的左手。

    手指上的口子很深,只好割了身上一块衣角下来扎着,然后继续砍,就算人生再不满意,就算上天执意将她抛弃,都是自找的不是么?

    砍开了高大的皇竹草,才发现,下面生了许多鲜艳的红花,花瓣如丝,有的向外伸展,有的往内卷曲,很柔软,鲜红如血,枝干却顽强挺拔,它没有叶子,就这么光溜溜着花杆子。

    想起曾经梦里的父亲,就站在一片鲜红的花海里,跟她说,他找到母亲了,从此再也不分开,也许这鲜红的花就是父亲的祈望。

    花泣摆上几样点心,烧香给花长亭磕了三个头,就跪在那里跟她的父亲闲话家常,告诉父亲她又读懂了几本书,她会做城里那种好吃的点心,她哥哥每月都会托宥文和峻山给她捎银子......说着说着就笑了,说着说着又哭了,然后又告诉父亲,她可能有一段时间没法来看他了,流云怀了身孕,是她哥哥秦书玉的,她这几日就要去宁阳城照顾流云。

    流云成了她的大嫂,原来还担心她哥秦书玉娶不起媳妇,这下好了,她很快就会有一个侄子,父亲也应该会感到欣慰。

    ......

    那个小院子,一切依旧,花泣却有恍若隔世的感觉。

    流云的肚子还看不出来,秦书玉说也就才两个多月,现在流云每天吃不下东西,一吃就吐的稀里哗啦,人也痩的脱形,几个大男人不懂怎么照料,只好把花泣找来,姑娘家之间,照顾起来才更方便。

    “嫂子,他踢你么?”两人坐在屋廊下,花泣曾在书里看到过说肚子里的孩子会踢母亲,很是好奇。

    “许是还小呢,不见有什么动静。”流云一脸幸福,能看得出来,秦书玉很是疼爱她。

    “你是什么时候看上我哥的?”花泣猜想自己走了三个多月,流云的孩子都两个多月了,该是老早就混到一起了吧!

    “他受伤被杜鉴大哥背回来的时候。”流云显的很不好意思。

    “藏的很深啊?”花泣戏弄她。

    “你走了之后,这里不再需要我,原本要回侯府的,你哥找大公子把我要回了这里,然后就跟了你哥了。”流云越说头越低,换了别人,打死她也是说不出口的。

    “真好!”花泣搂着流云的肩膀,靠着,家人会越来越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