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十四章 听说他要成亲了
    叶青林是侯府大公子,花泣却从他身上感觉出来他对侯府深厚的难以化开的敌意,这太明显了,能让人看出来,如果不是他傻,就是把花泣当成了自己人,他明显不是傻子,侯府夺了她父亲和秦书玉的功名,让她父亲花长亭含恨而终,侯府应该是花泣的仇人,敌人的敌人就成了朋友,毫无顾忌的跟花泣说开了也似乎没什么不妥。

    他和侯府不是一路人。

    那个浑蛋,总是喜欢捉弄她,昨晚差点把她给吓死,什么“生米熟饭”的,花泣气急之下狠狠在他肩膀咬了一口,衣服上一道血印子出来他也不喊疼,还一脸深情的看着她,最后终于憋不住,抽着笑出声来走了。

    从来没觉得这么窝火,每次都以为自己快要赢了,却每次都被耍的后知后觉。

    好像那家伙,总让人琢磨不透,或许真的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

    可是大街上亲眼所见他欺压百姓,至今她也不解。

    侯门深似海,花泣听说过那些夫人.妻妾们的争斗,为了自己儿子将来的地位、财富,可以把别人的儿子给弄死,难道说,他自甘堕落是为了做给那些人看的?还想着如皇家子嗣那样忍辱负重,等老子死了来个出其不意的夺位之争?这样的手段早已被用的稀烂,当他的对手都是弱智看不出来么?叶青林也不像这么没脑子的人,那又要怎么解释他那些恶名?还是说,他本来就是这种人?

    想这些着实是费脑筋,花泣觉得一阵阵的头痛。

    宥文说今日大街上很热闹,问花泣要不要出去看看,好像是哪家的贵公子要成亲,见着一队队的人马从城外运来大箱的贵重物品,估摸着是聘礼或者粉饰府邸用的。

    花泣一点兴趣也没有,别人成亲,她凑什么热闹?

    秦书玉旁晚回来后很开心的说,大公子要成亲了,花泣忙问:“哪个大公子?”

    “就侯府的叶大公子啊!”秦书玉觉得花泣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笨了呢。

    “叶青林?”花泣惊愕的喊了出来。

    “不然还有谁?那二公子,就他二弟都四房妻妾了,人家大公子至今还一房没有呢,成亲有什么好稀奇的?”秦书玉对花泣的反应觉得有些奇怪。

    “哦,娶的哪家千金小姐?”花泣胸口一阵阵的闷痛,好像里面塞了个石头来回撞。

    “帝都翰林学士庄柳奚大人的女儿,听说是个大美人。”秦书玉一脸羡慕和嫉妒。

    花泣饭都没吃就回房了,自己也不知道突然就觉得哪里不舒服,就想一个人呆着。

    晚上流云端着饭来喊了几次,花泣也没有开门,秦书玉几个以为花泣早早歇了也没有来吵她。

    那个登徒浪子,也会有千金小姐愿意嫁给他?真是祖宗烧了高香不知他几世修来的福,再看看她的哥哥秦书玉和宥文、峻山几个,也都十九岁了,娶媳妇估计连他们自己也不敢想,哪还敢比那顶了秦书玉解元的二公子叶寒林,人家十九岁,妻妾四房,唉!花泣不断叹气,达官显贵就是好啊,人比人气死人,世道就是如此不公平。

    肚子饿的咕咕叫,就是什么东西都不想吃,一饿就睡不着,只好又起身穿衣,去隔壁书房看书去了,别人的事想那么多伤这个神干嘛,自己的日子还是要自己过。

    心不在焉的,有意无意的往后面看几眼,大半晚上的竟然一页书都没翻动过,不知什么时候肩膀两旁伸来了两只大手,轻轻的握住了她,颤了一下,竟然没有跳起来挣脱,也没有如往日那般急喊着救命!

    四周寂静,两只大手还握着她的臂膀,几个瞬间过后,她终于想起要站起来逃离。

    “别动!”那个熟悉声音,不是叶青林那个登徒浪子还有谁?

    花泣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就听话不动,身体紧张的抖动,两臂上修长的手指就这么轻轻握着,越握越紧,索性从后面将她环抱在怀里,花泣这才拼命想挣脱,结果越挣扎抱的越紧。

    “别动,好吗?”声音很轻,还带了些许恳求。

    “听说叶大公子要成亲了?”花泣气息不稳,连说出来的话都有些颤音。

    “嗯。”

    “听说娶的是正三品翰林学士的千金大小姐?”

    “嗯。”

    “听说那个庄小姐还是个大美人呢?”

    “嗯。”

    “听说叶大公子连聘礼都准备了好几个车队?”

    “够了!”

    “草民说的不对么?”花泣甩开他的手不管不顾的大声吼了出来。

    楼道碰碰的脚步声传来,秦书玉、宥文、峻山、流云,四个脑袋把书房门塞的刚好满当!门口的四个和房里的两个都愣在那里。

    花泣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就突然吼了出来,把秦书玉几个给招上来了,这下好了,门口几个膛目结舌,叶青林不知所措,花泣心胆俱碎,双掌捂住了脸蹲在了地上。

    流云先反应过来,扯了扯他们三个,用恶狠狠的眼神提醒他们走人,总算是明白过来,几人醒目的从外面把门给带上了。

    “流云,你老老实实跟我说,我妹妹吟儿是何时跟大公子走到一起的?”秦书玉满脑子的混乱,这个事情总得拿个人来质问一番,不然他这个当哥的还有狗屁脸面?

    “秦先生,流云真的不知道,我也从未见过花泣姐姐和...大公子有过来往。”流云也是糊里糊涂百思不解。

    “宥文,你说!”秦书玉只好把气转移到另一个身上。

    “我...就更不知道了,吟儿姑娘家家的,我也不能时常出入她的卧房,也没见着......”宥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峻山,你别走!”秦书玉刚把脸对准峻山,他就跑了!

    ......

    花泣是两手捂着脸蹲在地上哭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一个要成亲的人半夜来这里抱着她,而她还要这么难过的忍不住,自己对这么个浑蛋登徒子生了好感,怎么就感觉那么荒唐?他也不过是每次都捉弄她好玩而已,只是有这么捉弄人的么?都要成亲了,他到底是想要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