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八章 来意不明的流云
    峻山是在两日后回到宁阳城的。

    一进院子吃惊不小,上次没怎么注意看,就觉得这院子挺破旧的,今日回来感觉很不一样,收拾的很是整齐干净,焕然一新,看来是真打算在这住下去了。

    峻山很兴奋,以前还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离开过家,这次能出来独立过几天无拘无束的日子,脖子不用再被老父勒着缰绳,没人的时候他就想跳几下释放内心的激动。

    回去桃源村给自己和宥文家送了一锭银子,父亲竟然也不怀疑他是否来路不明,听他说完秦书玉的情况,唉声叹气的催着峻山赶紧回城,只是一再嘱咐,不要与人争执,不要惹事,峻山龇着两颗大门牙统统答应。

    峻山回到小院的当晚,院里又来了一个人。

    来人是个小姑娘,只有十五岁,眉目清秀长得白白嫩嫩的,个子娇小,自称是侯府管家遣她过来伺候花泣三人的,低眉顺眼的确实是长期当丫鬟训练出来的恭谨,一来便说以后尽管差遣。

    “那个...姑娘,我说你确定没搞错?”宥文峻山两人满眼戒备仔细的把站在那里的小姑娘浑身上下轮番扫了十几遍。

    “公子,没错,唤我流云就行。”

    “看看,名字一听就是大户人家的,倒显得我家吟儿才是个丫头名,话说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你是宥文公子,还有峻山公子和花泣小姐。”

    “......既然连我们名字都知道,那更应该知道我们只是你们侯府下人秦书玉的家眷,也就是说,我们实际和下人差不多,别说差遣你,我们都是被差遣的人,这个你懂?”

    “公子莫要自谦,能来伺候是流云的福份。”

    “唔?小小年纪说话还真是滴水不漏啊?!你怎么就知道我就是宥文了?难道我不能是峻山么?还是你觉着我好看偷偷瞧过我?”

    “宥文公子长的像猴,人也猴精猴精的,峻山公子有两颗大门牙,轻易不张嘴。”

    “嗬!这话是谁告诉你的,他娘的有眼睛没有?老子长这么英俊潇洒还像猴?......那个我们可付不起工钱给你!”

    “奴婢本就是侯府的下人,岂有拿双份工钱的道理!”

    “你先给我说清楚,是谁在毁老子形象!”

    “杜鉴大哥夸公子精明呢!”

    “那个杜什么贱的是不是整天穿着黑衣服,四肢发达凶了吧唧那个?”

    “正是,公子见过的,杜鉴大哥带公子和小姐住来这里。”

    “个妖兽的......”宥文骂了句自己村里人常挂在嘴边的土语,别人是完全不懂其中意思的。

    花泣在楼上把话都听的清楚,没有急着出来,也是在怀疑这小姑娘的来意,宥文说的没错,他们本就和下人差不多,哪会还有丫鬟伺候的道理,这小姑娘心思缜密,小小年纪从容自若,说出来的话让人想找个借口推辞的缝隙都没有,可不是一般人能调.教出来的,这么得力的丫头,遣来伺候他们几个乡野草民?说信了才有鬼呢!

    宥文和峻山显然不会这么轻易就让她进来,这么一直质问下去可能会惊动背后安排她来的人,让侯府大公子知道了他们几个不安份也不知会招来什么,干脆就走出楼台冲下面院里平气的喊了声:“流云妹妹来了,自是欢迎都不及的,快请进来吧,以后别一口一个公子小姐的,咱们都是苦命人,大约我年长你一些,不嫌弃就喊声姐姐。”

    “见过花泣姐姐。”竟然还顺势就叫上了。

    流云就这么住了进来。

    楼上有四间房,宥文把靠着楼梯的房间给了流云,自己和峻山住在隔墙的第二间,就近监视她的举动,花泣就在他们另一面墙的隔壁,至于最里面那间房,没有床铺,里面全是书,看来以前的主人也是个读书人,这倒让花泣有了点事情可以打发时间,反正宥文和峻山打死都不让她出门,乡下劳作惯了的人突然闲下来是很难适应的,有这些书,就不怕闲着了。

    半个月过去竟也风平浪静,流云每天做着下人该做的活,打扫洗衣烧火做饭,手脚麻利,从不需要人插手,宥文和峻山每日会出去街上溜达一会,然后给花泣带回各种市井八卦,花泣每日还是看书的时候多,看累了,流云就往她身上捣鼓,不知从哪里给弄来了一件玉簪子和几身清素襦裙,将头顶随意梳起一小束发丝盘成髻,用玉簪固定,柔顺长发倾泄腰间,穿上蓝白齐胸襦裙,近来因为没有风吹日晒劳作的缘故,皮肤开始变的白皙细腻,精致描画的五官和长高又圆润了许多的身形,配上千层底布鞋,如同换了一个人,自带一股轻灵之气。

    哥哥秦书玉曾说要给她一双绣花鞋的,现在人都不知道在哪里!

    “流云,把我弄成这样,宽袖长摆的多不方便啊?”

    “姐姐,女子就该好好打扮,您如今不用做活,穿穿也无妨的。”

    “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侯府想把我打扮好了想将我卖去哪里?”

    “姐姐多虑了,是流云觉得姐姐底子好,不打扮一番着实可惜了呢!”

    “卖去青楼大约是不会,我也卖不了几个钱,是不是想把我送给哪个达官显贵换取什么?”

    “姐姐你又说笑了,侯府买回来姿色出众的婢子如云,别家权贵可又曾缺过?”

    “这话倒不假,是我见识浅了。”

    原本花泣还有些担心,流云一番话打消了她的忧虑,或许真是这个丫头纯粹的一片好心吧!侯府大公子名声是恶劣,可也真用不着如此费心来对付她,刚想到这,楼下院门被推开,宥文和峻山回来了。

    “吟儿,流云,你们在干嘛呢?”

    “两位公子回来了。”流云朝着楼下两人打了个招呼。

    “嗯,吟儿吟儿,你下来,我跟你说,你猜我俩今日出去又看到什么了?”

    花泣被流云搀扶着下来,这身打扮走起路来真不适应,累得慌。

    “吟儿,你咋穿成这样?”宥文皱着眉也觉得不习惯,打扮成这样容易招贼。

    “说吧,见着什么了?”花泣浅浅笑着问道。

    “哦,今日在南城街,那坏...侯府大公子的人将一家当铺给一把火烧了。”

    “这不是常事么?他有哪天是不做恶事的?”

    “也对,贵人嘛......我就担心我们......”

    “我们?担忧也无用,不如安下心等我哥哥回来。”花泣早已想的透彻。

    宥文意味深长的看了流云一眼,想说什么又闭了嘴,估计怕她告密,惹祸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