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六章 让她惊艳的人贩子
    宥文和峻山看着一盘子还没怎么开动的牛肉,反应极速,两人飞快的夹光盘子往嘴里塞,起身跟着花泣往外走。

    花泣果然是去追刚刚那队人马,秦书玉曾说过,他被一个贵人看中,是哪个府里的公子,照这么说来,极有可能就是方才过去那些人,既然敲门不开,那逮着他的公子问问总能知道秦书玉到底在哪。

    宥文有些害怕,毕竟伙计的话才刚刚说完热气还没散呢!

    花泣顾不了那么多,跑着一路追上去,这都多少时日了,花长亭下葬那时就说秦书玉出去办事半个多月,加上这些日子,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翻山越岭的特意过来找,竟然还说是在外面办事,不是府里的文书么?怎么跟个流放的似的?想要见到侯府里的人,对他们这种草民来说不知道有多难,今日既然遇见了府里的公子,正好。

    花泣没命的往前跑,宥文和峻山只好大步跟上。

    幸好离的不远,拐过街道,远远的果然看见府门前约莫七八个人下马在说着什么,一群黑衣之中,那身白锦长袍极为显眼。

    跑近前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攀谈,毕竟身份摆在这,草民冲撞贵人是极大的罪过,被杀了也没人会说什么,何况食肆的伙计还说过他们不是善类。

    黑衣随从发现了他们,目光犀利扫过来,抽出刀指他们三人的方向:“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宥文和峻山顿时一缩,三人都没敢动。

    黑衣随从不耐又喊了声:“过来回话!”

    三人畏畏缩缩的挪上前,宥文年纪毕竟大一些,这会儿哆嗦着拱手弯着腰恭敬的说道:“大...大大人,我们想找贵府里的秦先生。”

    黑衣随从看他们那怂样也没什么威胁性,把刀插回了刀鞘:“哪个秦先生?”

    花泣立马推开宥文:“秦书玉,他在府里做文书先生。”

    黑衣随从没有说话,转身走到白锦长袍的身边低声细语了几句,又回来斥道:“走走走,秦书玉不在府里。”

    “那你告诉我们他在哪?!”花泣急了。

    黑衣随从彻底没了耐性,又把刀拔了出来驱赶:“不知道,快走!再不走老子的刀就不客气了!”

    花泣断定秦书玉可能出了什么事,这个府里人的态度太过奇怪,明明正正当当在府里做事,却个个都说不知道,想了想,咬着牙豁出去上前一步挺胸喊道:“你们欺人太甚,我爹没了,就一个哥哥也被你们弄不见,今日不告诉我秦书玉在哪里我就不走。”

    宥文和峻山没有被黑衣随从吓晕,反而差点被花泣吓死,赶紧把她往回拽。

    “你叫什么名字?”一声刚毅有力却不失儒雅斯文还带着些许冷峻的嗓音传来。

    “花泣。”眼前光线忽地一暗,一个高大的白色身形挡在了花泣前面。

    “你姓花,秦书玉姓秦。”这声音突然又醇厚温润的令人发指。

    花泣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刀她都不怕,这会儿竟然不知哪里来的紧张,抬头仰着脖子看向那说话的人:“哥哥是我爹捡回......人贩子?!!”

    错不了,这人见过,一年多前,乡试放榜那日,她被挤在人堆里,然后这个“人贩子”趁机把她夹出去老远,幸好当时自己机灵大喊,才躲过一劫,肯定是他,虽说当时也没有功夫看清楚长相,好像也有些许不同,但脸上那种冷峻的霸道气息非常深刻,如今仔细一看,这禽兽长的还挺俊,顶多不过二十岁,脸庞线条刚毅端正,眉如剑锋,幽暗眼神深不见底,鼻梁英挺,薄唇上扬带着股傲气,头顶束着玉冠,乌发垂肩,不粗不瘦的身形修长挺拔,一身洁白锦衣绣着精细银纹,如此高贵清华的人竟然就是那个“人贩子”?

    “无礼的乡下丫头,跪下!”黑衣随从喝道。

    一个女子看着男子嘴里还碎碎念叨,连随从都无法忍受,猛一回神,花泣觉得这样盯着人看确实很无礼,赶紧低头后退了一步。

    “你说谁是人贩子?”锦衣男子一挥手,刚才喝叱花泣的随从便立刻往边上退开,他自己却上前一步,快要贴到花泣的身前。

    “你...那个...去年贡院门口...放榜...你...想绑了我去卖掉!”花泣声音越说越缩,自己也觉得不争气,认出了“人贩子”估计快要被灭口了,还要搭上宥文和峻山两条命,实在是对不起他俩,不过等等,之前食肆伙计不是说这人是侯府的大公子么?既然人家有身份有地位怎么可能需要绑人来卖钱?

    白锦男子不耐的撇了她一眼,转身大跨步入府,随从牵着马也饶到侧门,一群人顷刻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人家理都再懒得理会他们,可不是么,身份天差地别,能说上几句话没被砍掉就不知多幸运了,三人望着再次关闭的府门,只好转身无精打采的在街上走,漫无目的,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吟儿,你说那人在去年曾绑了你要去卖掉?”宥文倒是听出来了。

    “不是吧?那人不是侯府的大公子么?还缺钱?”峻山一脸鄙夷,明显极其仇富。

    “他也...没说卖掉...”花泣还神游在刚才的一幕,随口应着。

    “真绑了?傻姑娘啊,谁要卖你还告诉你啊?看来那伙计说的没错,真是个大恶人!”宥文皱着眉神情凝重起来。

    “那书玉不就惨了,给这种人做事!”峻山终于说出了他们担忧的事。

    “对呀,我哥怎么办?他人都不见了!”花泣终于回过神来。

    宥文和峻山都摇头,他们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

    “你们,诶,站住!”后面有人叫了一声。

    三人回头,那不是刚才拔刀的黑衣随从么,完了,来灭口了!

    花泣害怕的压低嗓子对宥文和峻山喊:“快跑!”

    好像上了油,三人撒腿就跑,速度极快,没一会儿就跑出老远,后面的人又吼了声:“说你们呢,站住!”

    谁会站好了等人来杀,当人傻的么?

    黑衣随从也跑着追上来,虽然与他拉开了一些距离,但那人明显是练过的,连跑带跳,一下就飞身落在了三人前头。

    “跑什么?老子说话听不见?”黑衣随从非常不满,自己的命令这三个乡野草民竟然无视!

    跑不过,宥文和峻山赶紧把花泣抱在中间挡着,牙齿开始打颤,战战兢兢的等着那人挥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