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三章 带着全村的希望前行
    乡试每三年一次,逢子、卯、午、酉年由南北直隶和各布政司举行,也叫乡闱,定在秋季八月,所以又被称为秋闱,只有考取了生员才能应考,乡试有三场,在八月九日、十二日和十五日进行,贡院设在宁阳城,考期所有生员都要住在贡院内,不得随意进出,直到乡试结束。

    当年花长亭考了两次乡试,都没能上榜,所以对秦书玉的这次应考格外的看重。

    寅时起床梳洗,秦书玉换上了一件青衣长衫,虽然有些旧,却比他平时穿的要好很多,这是花长亭年轻时穿的青衣。

    可是刚穿上,秦书玉就把长衫脱了下来,依旧穿回平日的旧短衫,他怕进城山路上的露水把衣服弄湿了。

    花泣端上来一锅鸡汤三碗米饭,家里唯一的一只下蛋老母鸡已经杀了,花长亭说好事要起个好意头,三人推让着一只鸡就着汤水浇饭吃的一粒不剩。

    行囊瘪瘪的,里面是秦书玉未来几日的换洗衣物,还有一些铜子,是花长亭从别处借来的。

    三人出了家门,寅时是天色最暗的时候,此时路边竟然有一盏油灯发着微弱的光亮。

    “宥文?峻山?这么早你们在此地做什么?”秦书玉发现油灯后面是他自小一起玩大的哥们。

    宥文朝着花长亭作了个揖,把油灯举过头顶,转身往路上照去:“还有大伙。”

    这才发现,打小一起读书识字的同伴们都在,还有村里的叔伯阿婶。

    花长亭近前,昏暗中对人群拱手,躬身说道:“承蒙乡亲照拂,不肖子书玉学有小成,今日前去宁阳城应乡试,众亲一早前来送行,花某不胜感激,请受花某一拜。”

    “先生不必如此,乡亲们不是送行,是要一起去宁阳城卖桃子,恰好赶上书玉乡试,我们这便一起走吧!”宥文的老父亲也近前拱手说道,众人都小声附和。

    花长亭没有多言,点点头,村里人淳朴,善良热心不好意思承认,村里少年赶考是大事,大家都非常关心,怕大伙的热情给花家增添压力,硬说是要去城里卖桃子,如今早稻已能收割,地里都没忙完,哪有功夫放下农活专门去摘桃来卖?

    宁阳城每日卯时开城门,花家领着一众乡亲紧赶慢赶,于辰时一刻才进了城,时候不多,花长亭谢过众人带着秦书玉和花泣前往贡院。

    辰时三刻贡院便开始校对身份发牌入内。

    秦书玉准时入了贡院,花长亭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内,屏气敛息,不安又有些欣慰,多年来的苦读就为了这一刻,书玉的学识不浅,上天会给他一个功名么?

    “爹,走吧,哥要考完十五才能出来,咱们回家吧!”花泣看身边的父亲望着已经关闭的贡院大门许久不语,宁阳城他们没有地方过夜,打算回家去等消息。

    花长亭点头,转身一言不发迈动步子。

    路过一所府邸大宅,花长亭稍稍停下步伐,看了一眼朱门玉阶,继续安步前行。

    ......

    转眼已是八月十五,是一年的月夕团圆节,今日也是乡试最后的一场考试,花泣一早就拿几斤大米磨成了米粉,加了点蜜,做成了小孩拳头大小圆圆的米糕,甜甜的,软软的,很好吃,只有过月夕节的时候才能不心疼粮食吃到这个,等着日头下山,秦书玉就该回来了,他能一口气吃掉二十个。

    “吟儿,你吃两个米糕,剩下的放到竹篮挂进屋里吧,你哥大约今日还回不了。”月夕节私塾放课,花长亭难得在家清闲。

    “爹,哥今日就考完了,为何不回?”花泣抹着汗停下烧火问道。

    “三日后才放榜,他比谁都心急,自是在贡院住到放榜了才肯回来,过两日我们去接他。”

    “是,爹。”今日举天团圆,想着一家人能开开心心的吃顿米糕,原来放榜还要三日。

    不过也好,秦书玉若中了孝廉,官老爷必定前来恭贺,家里乱糟糟的得收拾的像样些,不能给他丢了脸面。

    花泣兴奋的忙里忙外的收拾院子,花长亭倒是一切如常,眉眼之间反而有一丝凝重,盼这一刻,他盼了许多年了。

    左邻右舍这几日串门频繁,说是顺路经过,却都“顺手”带了鸡蛋大米红薯,放下就走,花泣每次不愿收下追着出大门他们死活不拿回去,都说是自己家里多出来的。

    哪有穷人家会多出粮食的?花泣感激的送着每一位“路过”的叔伯大婶,他们这是觉着到秦书玉放榜那日,官府来人花家没什么好招待。

    忙忙碌碌便过去了两日,今日十七,晚上花长亭在院中站了许久,今夜三更便要起身去宁阳城,赶上一早贡院放榜,花长亭怕是难眠了。

    圆月慢慢拉长了身影,花泣催了几次让他去歇下,花长亭总是点点头,又继续站着望向黑夜。

    花泣三更起来做饭,麻利的熬了锅清粥端进去,花长亭已经梳洗完毕坐在饭桌前,看样子,一夜没睡。

    父女两人胡乱喝完了粥,便收拾出门。

    这回路上没有等着一起进城的乡邻了,他们都觉得很快官府人会来村里,只要等着便好。

    花长亭带着花泣赶到宁阳城贡院的时候,贡院大门口已经人山人海,根本凑不到桂榜跟前,更别说看清楚上面的名字。

    花泣拉着父亲的长衫,在人群里左顾右盼,寻找秦书玉的身影。

    “锵!锵!锵!”一名院吏站在石阶上敲响了手里的铜锣:“往后退往后退,别挤,早晚能看见,挤什么挤!”

    人群这才往后平移,给榜前留下一处空隙。花泣趁人群移动,不往后退,反而在人堆里往前钻,瘦小的身形这下派上了用场。

    花长亭感觉身后长衫一松,才知道这孩子已经钻到前面去了,着急的寻着,万一她被人踩了撞了可不得了。

    好不容易钻到跟前,花泣仔细看着榜上二十五人的名字,从头一个一个仔细辨认,生怕漏掉半个,嘴里还一边细细念着:“解元:叶寒林,亚元:郭泽俊,经魁:文博、莫君荛、李傲月......”

    直到念完第二十五个,没有看见秦书玉的名字,花泣觉得肯定是自己漏掉了,被人挤来挤去也着实看的不是很清楚,又从头开始一个个往后念:“亚魁:风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