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腹黑公子不好惹 > 第二章 这是个亲哥
    厨房很快飘出鱼香,秦书玉用路边挖来的艾草根,和鱼一起炖成了汤,打小家境贫寒,妹妹花泣营养不好长的瘦弱,书里说这样吃了能补身体。

    两人来来回回的把汤菜饭碗筷都端到厅里,秦书玉小心的喊了声:“叔,吃饭了!”

    一大盘的炒油菜,一盘子菜干,三大碗白米饭,加一锅鱼汤,这就是一家三口的饭食。

    母亲在花泣出生时难产去世,花泣一出生便哭的惊天动地,花长亭悲从中来,给女儿取名“泣”。

    花长亭常念着,如果花泣的母亲还在,现在应该是幸福的一家四口。

    “书玉啊,我留给你的题试写的如何了?”花长亭吃着饭不经意的问。

    “叔,还有两本,其它的我都写完了。”秦书玉大气不敢出一下,装作很专注的吃饭。

    “嗯,是不会写,还是没来得及写?”

    “还没来......得及”秦书玉声音越来越小,就怕一会花长亭发怒。

    “那就用功些,赶紧写,不懂的就问,还有三日就乡试了。”花长亭出乎意料的平和。

    “是,叔。”

    结果吃完饭没多久,花长亭去了私塾,秦书玉就跑没了影。

    花泣村里找完了一圈,气哼哼的回家走去秦书玉房内,一边咒骂一边收拾着那些散落的书本,眼角飘过乱七八糟的床榻,似乎觉着哪里不对,一看,被子没了!

    “哼,看爹不打断你的腿!”花泣飞奔出篱笆门,往山上的桃林跑去。

    这片桃林的桃树属于村里的每家每户,这家一棵,那户两三棵,只因为山上种不了粮食才种了桃树。

    世道是不公平的,山下土地良田都是官宦人家的财产,草民只能去租来种粮食,丰收年交完了粮租还能勉强吃饱肚子,遇上天灾**,谁也没有办法,只能听天由命。

    村民只能在山上,刨那些满是草木夹杂着大石,贵人嫌弃的山坡地来种点果树瓜菜。

    桃林的原始面目只是一颗野生山桃,有一年被村里老人发现,吃完了桃子就把桃核种回了那里,久之越来越多,就这么被每户村民一棵一棵的给种成了一大片桃林,缺乏粮食的时候,桃子能救不少人的性命,自那时起,村子就叫桃源村。

    虽然从家里一眼就能望见对面山上的那片桃林,走起来怎么也是要两三刻钟才能爬上去。

    花泣三下两下爬上山进了桃林,上午秦书玉那家伙说什么桃林里面的石壁,估摸着肯定是在那捣鼓。

    “哥,你给我出来!”边往里找边口齿不清的喊叫,嘴里塞满了桃子,此时正是桃子成熟时节,过不了几天,等村民忙完了活计就该上山摘桃子挑进城里卖钱了。

    “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快出......”花泣话没说完,前面传来一声大喊:“快跑!”

    花泣愣神,秦书玉以极快的速度由远而近,拉起她就往桃林外面飞奔。

    花泣被连拖带拽的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出了桃林,秦书玉回头望了几眼才慢慢停下来。

    一把甩开秦书玉的手,花泣磨着牙皱起眉头眼冒火光:“干什么,见鬼了?跑这么快不怕把我给摔死!”

    “你在里面要是不那么大声喊我,就不用跑了。”秦书玉嘿嘿笑着把另一只手胳肢窝里夹着一大包东西丢在地上。

    花泣这才看见那包东西就是他的被子。

    秦书玉把被子打开一条缝,里面立马飞出几只山蜂,怕把花泣给蜇了,赶紧抓了条树枝挥舞着驱赶。

    “吟儿,你看,这是蜂巢,里面有蜂蜜还有虫蛹。”秦书玉把被子摊开,里面果然是一个巨大的蜂巢,难怪刚才要拖着她没命的往外跑。

    “哥,晌午吃饭的时候爹是怎么嘱咐你的?你怎么还玩!”花泣眼里的火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强烈。

    “吟儿,你说,把这里面的蜂蜜弄出来拿去卖了能卖多少钱?”秦书玉伸手沾了点蜂蜜,想放到花泣的嘴里,看她那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只好拿回来放到自己嘴里吸起来,还不忘砸吧砸吧。

    花泣胸口起伏,哼了一声甩手快步下山。

    “吟儿,等等我,别走这么快,鞋子都没穿,扎到脚怎么办!”秦书玉嘟哝着赶紧把被子卷起来夹着跟上。

    花泣回到家就扛着锄头去屋后的菜园子开始忙活,实在不想理秦书玉,不过好像那家伙回来了也没再出去?难不成知道错了开始温书了?

    没多久就看见厨房顶冒出来的烟,这才什么时辰,午饭刚吃完,晚饭还远着,到底是没玩够,算了,让他去玩吧,等着老爹回来收拾!

    忙活到傍晚,花泣进屋见秦书玉已经做好了晚饭,还加菜多了盘蜂蛹,饭后秦书玉倒是乖巧了许多,非常专注的看书,大约是因为花长亭在家的缘故。

    可是第二天一早,秦书玉就不见了人影,晌午也没回来,午饭时花长亭还提了他,花泣答不上来,吱吱唔唔,就怕花长亭生气真把秦书玉给揍了,谁想花长亭竟然没多大反应,铁定的一顿板子估计是没有了。

    秦书玉直到日头快要下山的时候才回到家,灰头土脸,看起来很疲惫却显的非常兴奋,一进门就把花泣按在长凳上,花泣正想埋怨几句,拼命挣扎无果,只好任由秦书玉摆弄。

    秦书玉拿了块湿布托起她的脚开始擦,直到感觉擦的很干净后才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打开,里面是一双新的布鞋,小心的给花泣穿上,然后点点头,很满意的样子:“嗯,刚好合适,记得,以后一定要穿鞋子,原来那双太小,已经破了,我知道你怕费鞋底才不穿,但是姑娘家是不能露脚的知道吗?以后我会想办法赚钱,还要给你做一身衣裳,但你不能藏着不穿,留着留着你长大就不合穿了。”

    “你把昨天弄回来的蜂蜜拿去宁阳城卖了才给我买的新鞋子,对吗?”花泣眼眶湿润,难怪今天一整天没见他着人影,桃源村去宁阳城五十里路,来回一百里,这得跑多快才能在日头下山前回到家?估摸着昨夜三更就已经去了吧!

    “嗯,昨日把蜂巢煮出来的蜂蜜,用纱布仔细滤了好多遍,出来的蜂蜜很是干净,以前在书里看到这种法子,还真管用,卖了二十个铜子呢,不过只够买布鞋,以后再给你买绣花鞋啊,呵呵。”秦书玉有些不好意思,吟儿长大了,还从来没有穿过绣花鞋。

    “哥......”花泣没忍住,眼泪不小心就掉了下来,自己这个哥哥虽不是血脉相连,却是实实在在的亲人,不管怎么骂他,他就是不生气,整天乐呵呵的让人看似很没谱,能把人给急死,却每件事都有他的用意。

    “别哭别哭,我马上就要参加乡试了,等我上了榜,当了官,咱家就会好起来。”秦书玉赶紧拿自己脏兮兮的袖子给花泣擦泪,脸擦的红一块黑一块,越擦越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