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75章 破坏【目】的眼睛与奥丁的决战
    ……

    ……

    法夫纳的败北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无疑是为在场众人心中添上一抹阴影,眼前的这个奥丁或许的确不是本体,但并不代表就是好对付的,安意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齐格弗尔德那家伙似乎并没有选择一心二用,而是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人形身体上,而不是明明更为强大的龙躯上,不然之前的冲突中就算不是对手也不至于败北的如此迅速而干脆。

    “哥哥他和我们是不同的。”布伦希尔德似乎看出安意的疑惑,低声说道:“虽然一般来说龙型的巨大身躯更适合使用强大的言灵,各系的终极言灵只有龙身才能使用,像我的「独立王国」如果是在我巨龙形态下的话,会更加强大,但哥哥他的言灵不同,相比起庞大的龙身,反而更灵活的人身更加适合他,因为他需要的不是强大的力量也不是无与伦比的防御力,他只需要击碎所看到的那个【目】就可以了。”

    “无论什么事物,只要它存在,那么便会拥有被称之为【目】的构造性节点,只要【目】被摧毁,那么它的存在也就不复存在,无论是坚硬的钻石还是钢铁都是可以轻松瓦解,就算是陨石只要能够看到它所拥有的【目】也可以瞬间将其彻底崩坏,这就是哥哥他的言灵,甚至连没有实体的元素都可以杀死。”

    “这也是我们兄妹会遭到君王们的排斥的原因,哪怕是我们的父亲大地与山之王也是如此,没有任何以为君王愿意分享王座的权柄,你可以想象当杀死金属不再是青铜与火之王唯一的权柄时是什么样的情况?”

    “那双眼睛……它能够杀死概念的存在吗?”安意看着身形暴起的齐格弗尔德淡淡问道。

    “嗯?”

    “比如说……视线,温度或者……命运吗?”

    “哈,那种事情,大概只有黑皇陛下才能做到吗。”布伦希尔德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安意。

    而后者也没有因此动怒,只是叹了口气,看的布伦希尔德一脸莫名其妙。

    叹气的原因很简单,齐格弗尔德的能力虽然很强但和安意所想到的那双眼睛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后者可是连“只要是活着,哪怕是神我也杀给你看!”中二到极致的话都敢说出口,不过的确也能够做到就是了,连接着根源的究级魔眼,如果真的能够拿到这样的一双眼睛,那的确是赚到了。

    当然,也不是说齐格弗尔德的能力就弱了,这种无视物防的BuG能力当然还是很强的就是了,只是……

    “那就挡不住了啊。”安意叹了口气,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语气有些遗憾。

    如果无法“杀掉”命运的话,那么他也就挡不下冈格尼尔了,因为在碎命眼镜里命运注定他要被贯穿。

    齐格弗尔德在空中挥舞着大剑,猩红色的冈格尼尔被奥丁掷出,枪尖划破夜空刺向他,如果两者碰到一起那么后者毫无疑问的会在一瞬间被摧毁【目】然后彻底瓦解,但是实际上剑刃与枪尖碰撞前的一瞬间,冈格尼尔没入虚空中消失不见,然后下一秒在齐格弗尔德身后像流星一样突然出现。

    不过,碎命眼镜所观测到的命运并非绝对的,除了主动改写命运之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

    “叮~”金铁交鸣声响起,尖锐的冈格尼尔好似撞在一堵墙壁上,在距离齐格弗尔德半米的距离处停滞在空中,始终无法再进一步。

    “我畏惧命运,但也未曾屈服于命运,哪怕是龙王也不行。”

    布伦希尔德死死咬住牙关,像火焰一样燃烧着的黄金瞳无比的耀眼。

    “你的话突然让我觉得你更像个诗人而不是历史里的那个女王。”安意站在一旁,突然开口说道,

    “历史谁知道呢,不过诗人的话,我的确当过一段时间。”布伦希尔德艰难的露出一个笑脸:“我曾经写过一部史诗,叫《尼伯龙根之歌》。”

    “英雄杀死了恶龙,沐浴龙血得到近乎不老不死的身躯,唯独背后被落叶遮住是唯一的弱点,这是真的吗?”安意幽幽的叹了口气。

    “……”布伦希尔德突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安意从碎命眼镜里看到了【独立王国】致命的弱点,正如史诗《尼伯龙根之歌》里说的那样,所谓英雄背后没有沐浴到龙血而成为了弱点,实际上是说出了布伦希尔德的防护弱点。

    被称为「独立王国」的言灵在防御上自然是无比强大,但在后方存在着一处看不到,微小的缝隙,这是无法抵消的破绽,但这处缝隙出现的位置是随机的,且肉眼根本无法看见,所以一般来说被攻破的概率低到发指,但在必中的命运面前,概率低与否毫无意义。

    “嘎吱嘎吱——”令人牙酸的声音在虚空中莫名响起,下一刻仿佛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然后尽管齐格弗尔德努力反抗但毫无作用地被穿透胸腔一路带动着坠落在地面上。

    “噗通——”当「独立王国」被击碎的一瞬间,布伦希尔德因为言灵的反噬直接痛苦地跪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惨叫的同时,挣扎着向不远处的齐格弗尔德爬过去。

    安意至始至终在一旁围观着,不是他冷血无情,而是他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他甚至还不找不到胜利的契机,不,应该说他已经找到了,只不过他也不太确定。

    “我……”安意搀扶起布伦希尔德走到齐格弗尔德面前,语气有些犹豫。

    后者一脸平静地靠在树干上,暗金色的瞳孔没有一丝感情波动的看着安意,身为死侍状态的他其实在生理机能上已经失去了表情这一功能,就像戴上了一具逼真的面具。

    表情这一存在对于面具来说就是强行去撕裂它,而此刻安意眼前的这个男人却完全无视了脸上崩裂的皮肤与鲜血,微笑着伸出手抚摸着他妹妹的金色长发。

    “我知道了,如果你能赢的话,就当作提前预约的奖励了。”

    “拿去吧,等她醒来了,我或许就没办法这么干脆的同意了,我舍不得她。”

    “有什么话要留给她吗?”安意伸出手,猩红色的献祭回路在空中亮起。

    “嗯……告诉她以后不要太马虎,说话要客气点,不要咋咋呼呼,女孩子就应该要文静点……”齐格弗尔德碎碎念地唠叨着,安意却听的无比认真,平心而论,他不敢想象如果换作是他,会愿意这么舍弃小忆一个人离去吗?

    “我不听,我不听,你就是个大骗子!”布伦希尔德突然抬起头,声音带着哭腔大声说道,那双漂亮的金色大眼睛蓄满了泪水。

    “你,变聪明了啊,妹妹。”齐格弗尔德愣了愣,接着笑了笑:“乖一点,你就当睡个觉,起来后一切就好了,再也不会有谁会去杀你了。”

    “那你呢?”布伦希尔德反问道。

    “我……会一直陪着你。”齐格弗尔德犹豫了一瞬间,轻轻说道。

    “你骗不了我第二次的,哥哥。”布伦希尔德擦了擦眼泪,看着自己的哥哥,嘴角微微勾起笑容无比的灿烂阳光:“我们是兄妹,应该一直在一起才是。”

    突然,安意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涌进他体内的灵魂数量急剧增加。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安意一脸无语地看着布伦希尔德,后者得意的扬了扬嘴角:“我当然知道,大不了就是再和这个自以为是的大骗子沉睡个几百年而已。”

    “拿上我们兄妹的力量,让那个冒牌货好好见识见识贵族的骄傲!”

    献祭仪式即将结束,感受到体内苏醒的力量,安意看着相拥着即将成茧的两人皱眉问道:“能够最后问一件事吗?为什么你们两个从一开始对我的态度就很奇怪?似乎……很信任我的样子?”

    两兄妹相视一笑,齐格弗尔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个答案要由您自己去找了,很遗憾,我们没资格插手。”

    安意还想问些什么,眼前的两人已经彻底进入沉眠状态,消失在这座尼伯龙根内,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也不知道何时会苏醒,这座尼伯龙根本来就是他们的领地,当两人意识消失时可以明显看出在陷入崩坏的倒计时。

    “不过……也足够我和你好好比划比划了,混蛋。”安意的身上浮现许久未曾出现的黑色礼服【星之蔷薇】,在获得了俩个人的灵魂献祭后这一刻他已经能够彻底打开个人空间,这也意味着被尘封的众多武器也终于可以使用。

    他双手插袋抬头看着空中的奥丁,散发着青蓝色光晕的瞳孔显得无比妖异:“带上他们两个的那一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