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68章 疯狂的选择
    ……

    ……

    他翻阅书籍的习惯基本上是一目十行,只是大致扫一眼书页上的内容基本上就映入脑海里,书页一页一页翻过,当翻到最后几页时掉落出一张折叠的老旧纸张。

    安意愣了愣,然后无声地笑了笑,合上古朴书籍他拾起纸张打开随意看了几眼,然后放在一边,双手撑着下巴看着不远处忙碌状态的凯南,也无法知道他在想什么。

    “说起来。”淡漠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原本凯南正在搜索物件的手停滞下来。

    “你是最后一个来到这里的对吧?”

    凯南转过头看向面无表情的安意,眼神看起来有些不解,这个问题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之前就说过才对,只不过还没等他说话,安意若有所思的挥手让他过来。

    “嘛,没事,你过来下,发现了点有趣的东西。”

    “等等,你难道发现什么了吗?”凯南眼前一亮,向安意走去。

    “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你口中的同伴留下的信息了,不过要做好心理准备,他们大概已经凉透了。”安意挥了挥手中褶皱的纸,笑道。

    一心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的凯南没有注意到安意话里的不对劲。

    整张纸类似写信纸那样的大小,由于折叠以及时间的缘故,原本白色的纸身变得有些枯黄,在上面有着用黑色笔写的中文小字,由于卡塞尔学院开始内部使用汉语的校规也不用怀疑这巧合性,毕竟不是全世界都用中文。

    写写这些字的主人似乎是抱着十分恐惧的心态下笔,从字里行间就能够看出他下笔时的颤抖。

    【12月1日,天气晴,朋友,这绝对不是日记!绝对不是日记!看在上帝的份上!求求你一定要看到这上面的内容,该死,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被困在这里已经忘了有多少天,虽然不知道这里会什么会有水源和食物,但并不妨碍我能够在这里苟活下去,但是我始终没有忘了我的任务。】

    【我开始尝试离开这座房间,去寻找其他地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游荡在整座城市的尸守全部涌进这座不算大的神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发现在这里一个诡异的地方,每当我离开这里后,出现的饮用水和食物会一定量的减少,原来我一直在像小丑一样被戏耍着吗?】

    【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应该只有我一个人在这才对……】

    【他们不应该已经死了吗?凯南、洛迦还有其他队友们,他们不应该已经死去了吗?在王宫的时候,被那个恐怖的怪物用大剑斩下了头和身体……】

    【他们又出现了,我亲眼看到他们站在门口,用黑色丝线缝补好的头颅与四肢,我甚至可以看见他们嘴角与眼角边缘暴露出来的线头,你以为我会相信他们是在笑吗?去死吧!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这群怪物!】

    【食物已经越来越来越少,我知道那个怪物对我的兴趣越来越少,但没关系,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将尝试冲出去,或许我一次就成功了也说不定呢,哈哈,不过我将最重要的信息在这本书里标识出来,如果是你的话,大概知道是什么。】

    ……

    内容到这里戛然而止,不过很遗憾,结局似乎并不理想,如果这写信的人真的成功逃离,并且活了下来,那么不可能不被后来的人找到。

    除此之外,这上面的内容也提供了几个有趣的信息。

    比如这里的确有个类似隐藏boss这样的人物,并且甚至连安意都没有发现。

    比如王宫里那个超级死侍的确非常凶残,就是不知道楚子航那家伙扛不扛得住,以他那种“我头铁,别管我”的性格,大概绝对会死杠正面吧。

    然而安意不知道的是,楚子航现在需要面对的,是要比强大的敌人更麻烦的事,他发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只不过通讯装置在之前的战斗中不小心被毁坏了,无法第一时间通知安意,虽然他现在正在努力退出这里赶回去,但沉睡的怪物已经苏醒,想要摆脱它的话恐怕还需要不少时间,只能将希望放在安意自己能发现这件事上。

    最后,从这张纸上还能确定的一件事,那就是……

    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其实看完这上面的内容时,凯南便瞬间脸色一变,刚准备抬头便看到一把造型华丽的双管短锯猎枪对准他的头。

    “你说你叫凯南?”安意冰冷的目光看着他:“很不巧,那家伙在这上面应该是个死人才对。”

    “如果是这件事的话我真的可以解释。”他皱了皱眉,缓缓开口道:“就像你们不相信我一样,我也不可能一开始就相信你们,我本来是打算等会再公布这件事。”

    “公布你其实用的假名这件事吗?”安意噗嗤笑道:“你就只剩下这个理由?”

    “不,实际上我用假名还有个特殊的原因。”他的脸色看起来十分古怪,语气有些无奈:“你们或许已经知道了,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应该清楚那头恶龙叫什么才是,我的身份证明在右边胸口的口袋上,看了你就知道了。”

    安意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从他胸口口袋中取出一张证件,打开随意看了一眼,语气有些古怪:“你家人当初是怎么想的?给你起了个这么个名字,还没有姓氏。”

    “fafnir(法夫纳)。”接住安意丢还过来的证件,名字与北欧神话里恶龙一致的男人轻声说道:“害怕你们误会,所以我一直没有说。”

    “嗯……这样啊,似乎一切都说的通呢?”安意向后退了两步,一脸赞同的点头道,然后本想继续说点什么的法夫纳突然感受到死亡的威胁,突然向右侧一翻滚,可惜还是慢了一点点,被绯红之祭的子弹擦中一点,左臂直接被轰碎,作为魔兵器,除了恐怖的物理伤害之外,还附带着对灵魂的灼烧。

    “哈?这么巧就剩你一个,又怎么巧遇到我们?偏偏还这么巧让我随手就找到这本书,所有的一切你都能说的通……可是,你猜猜我信吗?”安意眼中闪过一丝暴虐的猩红,嘴角带着邪性笑容冲向法夫纳:“或许我的确想多呢?不过无所谓,反正就算你死了也就死了,反正其他人都死了,也不差你一个,万一我没猜错呢?”

    “你这个疯子!这一切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法夫纳顶着剧痛狂吼道,同时动用自己的言灵试图阻挡下安意。

    言灵-尘的效果在安意身上仅仅是起了一瞬间的作用然后便被无视,在buff方面,安意才是老本行!

    “疯子?”

    “我只是个相信直觉的人罢了。”

    ……

    ……

    ps:喉咙发炎引起的发烧,无奈,昨天回寝室从晚上七点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