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66章 王宫内的死侍群 兵分两路
    ……

    ……

    “这是……君焰?”被拉开爆炸区域的凯南,看着不远处那个男人身边爆发的恐怖热浪震惊不已,他下意识地吞咽下口水:“那家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怪物实习专员楚子航吗?”

    “哟呵,这个面瘫这么有名的吗?”安意摸了摸鼻尖,轻笑道。

    凯南这才注意到这个男人,他语气略显疑惑:“你也是实习专员吗?你们的领队是哪个?”

    “不不不,恰恰相反,我就是领队。”安意笑眯眯地从口袋里取出证件丢给他:“实际上我是正式的特派专员。”

    “正式……等等!你才大一?!”凯南看了一眼证件上的资料,语气惊愕:“我们不在的时候学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个新生可以成为正式专员?”

    “然而你口中的新生以及实习专员干掉了大批尸守来去寻找你们这群废物。”安意脸上带着温和笑容,口中却毫不留情地嘲讽道:“说吧,你们这群人到底遇到了什么?”

    听到安意尖锐的嘲讽后,凯南沉默了片刻,诚如他所说,终归到底他们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完全没有资格去质疑这两个在他看来学院特地派出来营救他们的王牌专员。

    当然,如果凯南知道安意他们的任务实际上只是负责调查踪迹的话,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我们……”他张了张嘴,刚准备说些什么,又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打断。

    “轰!”热风吹散凯南的头发,他下意识的看向楚子航那边,却听到安意的声音。

    “放心,楚子航那边的话不用太在意,那边大概很快就会完事,你先继续说。”安意伸手挥了挥飘荡的尘埃,瞟了一眼那边的楚子航,随意说道。

    楚子航那边的情况已经相当的明朗了,周围的尸守群全部被消灭,剩下的只有那几头死侍。

    楚子航在这大半月的持续战斗中对于自身君焰的掌握程度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提高,并且在安意有意无意地引导下,甚至开发出了类似抗拒火环的效果,虽然还做不到定点设置一个火焰爆炸核心但对付这群战五渣人型死侍还是绰绰有余的,烤成肉干还是没问题。

    “那么我就继续了?”看着对方淡定的样子,凯南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其实,我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咔擦——”手枪拉上枪栓,枪口顶在凯南脑门上,安意带着和善的笑容轻声说道:“你他娘的在耍我?”

    “冷静!兄弟!冷静!”感受到从身前这个人传来的冰冷杀意,凯南竭尽全力的解释道:“我们也是不清楚为什么就突然被卷入了尼伯龙根,但可以知道的是,或许与龙族有关。”

    “这些还要特么你说?废物,你还是去死吧。”安意的食指微微扣动扳机。

    “等等!实在是因为进来后遇到大量的尸守群的冲击我们才分散开的!我也是在最近才到这里什么都不知道啊!”凯南语速飞快的说完,闭上眼睛等死。

    “砰!”枪声是响起了,但打死的却是一头漏网之鱼的尸守。

    “楚子航,你这家伙不够认真啊。”安意向那边高声说了一句,然后将绯红之祭收回,看着凯南淡淡说道:“恭喜你,通过了我的考验,最起码是目前,你说的还没有问题。”

    “考……验?”

    “你不会那么天真的以为我们会直接相信失踪者陷入绝境然后被我们拯救的桥段吗?”安意不屑的嗤笑道:“事实上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这就是个陷阱,所以当然要去怀疑。”

    “这……”凯南听的一时语塞。

    “嘭!”一具被烧焦的尸体重重地砸在两人身旁,楚子航手持村雨回到这里,他的身体还残留着升腾的热气,黑色碎发下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显得无比耀眼。

    “我留下了一具死侍,你看看是不是像你要确定的东西。”将村雨收回刀鞘,逐渐平复状态的楚子航淡淡说道。

    “辛苦你了,兄弟。”安意绕过凯南,来到那具焦尸前,上下打量着,时不时亲手触碰一下。

    虽然遭受到君焰的高温爆破,但这具死侍身上穿着的金属盔甲意外的坚固,不愧是古代的炼金术的作品,当然这一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安意终于可以确定了一些事,他拍了拍手站起身:“已经可以确定那壁画上记载的的确是真的了,最起码关于混血种的事。”

    “齐格弗尔德以及他的战友们大概的确变成了死侍。”

    “齐格弗尔德?”原本想保持小透明状态的凯南忍不住出声道。

    “怎么,你知道什么吗?”安意愣了愣,目光玩味的看着对方说道,楚子航也跟着将质询的目光投向他。

    “额……之前也有说过吧,我是为了寻找失散的队友才一路追寻到这里,实际上这座神殿是我预设的最后一个搜索目标。”凯南颇为尴尬的挠了挠头:“实际上,在来这里之前我还去了王宫来着。”

    “王宫?”安意和楚子航异口同声地出声道,相视一眼,安意给了凯南一个眼神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在来到这里后,的确陆陆续续的发现了一些队友留下来的痕迹,各种线索最终表明在王宫或者神殿内,似乎他们也分开了并且最后去了不同的地方。”

    “我首先去的地方是王宫,在那里有着更多的残留痕迹,但很可惜我似乎来晚了,当我去的时候只看到各处的血迹。”

    凯南叹了口气,神色看起来有些遗憾:“不过,在那里我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我找到了一名队友残留的日记,他似乎辨别出壁画与文字中的内容,因此我得知了齐格弗尔德的故事,在一篇没写完的记录里说到曾经的那群恐怖死侍至今还没有死亡,徘徊在这座宫殿里,似乎有什么在限制住它们。”

    “然后通过我的观察,的确看到数量不少的死侍在那里出没,其中有一头与众不同的龙型死侍我怀疑就是齐格弗尔德本人。”

    “那里似乎很有趣的样子……”安意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下巴说道:“楚子航,我们等会要不要去那看看?”

    “诶!等等,神殿这里我还没有确定队友是否死亡,如果我们就这样走了万一错过了怎么办?”凯南语气有些焦急。

    “哦?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兵分两路吗?”安意嘴角带着促狭的笑容:“然后趁机逐个击破?25仔!我又开始怀疑你了!”

    “哪有这么明显暴露自己的内奸啊……”凯南看起来有些欲哭无泪:“我们难道不可以先把这里搜完然后过去吗?”

    “你说的似乎也很有道理的样子。”安意一脸赞同的点点头:“不过我拒绝。”

    “蛤?”

    “还是要兵分两路,楚子航,那里就交给你了。”

    “绝了,你为什么又要这么做了?”

    “嘛,因为好玩。”

    ……

    ……

    Ps: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