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59章 杀人鬼的过去 康斯坦丁的终焉
    ……

    ……

    “蝴蝶啊,你为什么会有美丽的翅膀?”

    “我想要,你能不能给我?”

    安意歪着头微微一笑,下一秒刀光亮起,从上至下在康斯坦丁的身上留下深邃见骨的伤口。

    殷红的鲜血伴随着撕裂的R翼挥洒在空中,但诡异的是在空中的康斯坦丁依旧保持着近乎凝滞的状态,哪怕是炙热的鲜血也依旧以一种诡异的缓慢速度喷洒在空中,就像一座凝固的艺术品一样。

    安意像一道流光划过,原本势不可挡的冲刺状态以一种不科学的方式猛地停下完全无视了惯性的物理法则,这种由极动到极静的瞬间转变,就像电影失帧一般给人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他抬起穿着黑色皮鞋的右脚向虚无的脚下重重一踏,这原本应该是一个滑稽的小丑行为,但在安意的脚下却意味着不可思议的魔术表演。

    以他脚下为中心在虚空中莫名出现数根墨蓝色的空间纹路,并且迅速扩染开,就像滴入清水中的墨水一样,侵蚀编织出一块宛若艺术品般的半透明方形物体,世界就死一张绘画,安意却可以在上面渲染上属于自己的色彩。

    因为这就是权限的力量。

    安意那还未解放真名的言灵虽然只能使用冰山一角,但已经足够绰绰有余了,他发现作用于自己身上的话压力会更少一点,刚才那一系列的c作看似复杂其实很简单,那违背物理法则的停顿实际上是将自己的时间停止住一瞬间,然后利用权限的力量“看”到存在于次元夹缝中的一个个空间节点,通过魔力的强化与构造来实现【空中楼阁】这一神秘的概念存在。

    双脚先后踩在空中楼阁上,身体借力凌空跃起再次冲向康斯坦丁,安意的嘴角微微裂开,当穿过炽热的血幕时,他伸出空出的左手食指沾染一点,在嘴角轻轻一抹,勾勒出一个可怖的笑容。

    当手离开脸时湛蓝的魔力光辉在左手中凝聚,散发着点点光粒的肋差。

    神道流——人智剑「天女返」

    双手持刀一前一后,安意身上爆发出强横的魔力波动,极致的速度甚至让空气发出颤巍巍的震动,这是即将突破音障的征兆。

    唯美如同樱花般绚烂的剑术一闪而过,传承自半灵庭师魂魄妖梦的剑技第一次在另一个世界里得以展现,强横的身体素质被限制也许未尝全无益处,以往安意大多直接以强大的力量直接碾压过去,在战斗技巧上反而更多的依赖计算,此时此刻失去了强大身躯的凭依,反而彻底激发了在技巧上的本能。

    或者说……杀人鬼的本能。

    或许在魂魄妖梦本人手上所使用的剑术是对剑道的追求,但很可惜对于安意来说只是杀人的伎俩,纯粹为了杀戮而去杀,以杀人为最终目的的手段。

    每一剑,每一次刀刃与血R的撕裂,都精准的切割在骨头与血R连接的部分,从来没有人教过安意怎么杀一个人,但他天生的就知道正确精准的杀死一个人的方法,就像捕食者与猎物之间的关系一样。

    炙热的血Y与碎R掠过安意的脸庞,嗜血的红芒逐渐侵染上瞳孔,连他自己也没发觉漆黑的纹路从眼角开始缓慢蔓延,尘封的记忆像破碎的玻璃一样一点点浮现出来。

    ……

    安家所有人都知道自家少爷在夫人和老爷出事后开始经常一个人出去一趟,甚至有一次出门后还带回来一个小女孩,他们将安意的行为只当做失去父母后对悲伤心情的释放,但没人知道真相,实际上那是属于他的“狩猎”行为。

    不是对生理需求的“狩猎”,而是精神上的一种需求,就像人们会去选择读书,看电视,打游戏只不过安意的方式不太一样。

    他追求生命死亡时凄寂的美丽感,对于安意来说那就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美学。

    安意知道自己有病,一直都知道,他渴望生命亲手在他手上消逝的感觉,来满足自己病态的**。

    但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心理疾病是不会被正常社会所包容,在正常社会里这种人被称作杀人狂或者杀人鬼,所以他一直以来隐藏的都很好,哪怕蠢蠢欲动也不会犯病。

    但当一直以来压抑的理由消失后,彻底释放出心底中恶意的安意终于解开了束缚。

    他开始“狩猎”,选择去猎杀他人。

    更多的是去猎杀其他的杀人鬼,那种以杀人为乐趣的病态人群成了安意的目标,强大的猎物才能够证明狩猎者的强大,不管是仇杀还是纯粹的杀戮欲-望,只要猎杀过普通人都会上安意的榜单,然后用对方最引以为傲的杀人方式亲手剥夺对方的生命。

    当鲜血一点点滴落在地面上,跳动的心脏逐渐停止,安意总会不自禁的微微笑起来,这样扭曲的生活方式一直持续到他遇到安忆之前。

    安意还记得那一天他刚虐杀了一个连环杀人犯,对方是一个中学教师,但做的却根本不是一个老师会做的事,那个家伙即使是在安意所见过的恶人中也是相当恶劣的那种,那人的杀人方式是以尾随未成年女孩,尤其是漂亮的那种,然后会假装伪善的笑容接近对方将其绑架到郊区,进行“逃亡游戏”,被以生命威胁的女孩必须要疯狂的逃跑,每被抓住一次就会切下来一段肢体,或许是手臂或许是一只脚,但到最后也从来没有一个女孩活了下来,都被残忍的分尸。

    安意是在对方连续杀了五六个未成年女孩上了电视后注意到这家伙,在掌握足够的情报后用一些手段将那家伙抓住。

    既然喜欢虐杀别人,那么就被虐杀而死这一点都没错哟。

    因为这个逻辑,安意可是花了不少的时间,用各种刀具,将那个男人身上的每一块肌R细致的切割下来,连薄薄的R片之间的纹理都能辩识的清楚,先是皮肤,然后四肢,然后是上半身,因为救治措施相当完善的缘故,一直到快被切割成骷髅,那个家伙才彻底死去,安意也很遗憾失去了这个玩具,不过当他将尸体与R片摆成艺术品再离开后,他遇到了那个一脸无助样子的黑发小女孩,那也就是后来所发生的事了。

    ……

    “主人……主人……”潘多拉焦急的声音似有似无的想起,将安意的意识彻底唤醒:“主人!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出了什么事吗?”

    “貌似出了点小问题,不过应该没有大碍。”安意皱了皱眉,刚才的状态有些诡异,如果有机会他要好好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噗通——”遍体鳞伤几乎看不出人形的康斯坦丁无力的坠落在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昂热的时间零已经停止了作用。

    但此时此刻,已经不在乎时零的作用了,因为康斯坦丁的濒死状态已经彻底宣告了尾声。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当昂热的时间零对它也起效果时就注定了死亡的结局,无法躲避无法攻击的康斯坦丁就是个活靶子,哪怕是青铜与火之王的权柄在此刻也没有用处,因为童子切并不算金属。

    他的四肢已经彻底斩断被削成人G,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背部童子切安纲的刀身深深的透过他的胸口,随着逐渐微弱的心脏跳动声有规律起伏着。

    黑色凌乱的头发下,那双漆黑如墨的瞳孔哀伤地看着安意:“我是不是要死了?”

    “或许我要说声对不起,可能有点痛。”安意叹了口气,柔声说道,但又觉得自己很虚伪。

    “我想去找我的哥哥,我很痛,但我不能死,因为哥哥需要我,他吃了我,然后就可以征服世界了。”康斯坦丁像个稚嫩的小孩一样像安意说着,他似乎想比划什么动作,但很遗憾他此刻并没有手。

    “我能够和哥哥在一起吗?”

    “放心,只有这点我还是可以承诺的。”安意手中出现那颗绯红色的子弹,将其上膛,在康斯坦丁希冀的目光下,淡淡说道:“他会去陪你的。”

    “砰!”

    “我保证。”

    ……

    ……

    ps:这一段算是为杀人鬼存在铺垫下,考虑可以写个番外。

    至于康斯坦丁,双生子龙王注定是个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