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53章 潘多拉与恺撒与酒德麻衣
    ……

    ……

    回到之前的身体对于安意来说只是一个念头的事,之所以占据路明非身体也只是为了看看路鸣泽会不会出现,但很遗憾,结果并不如他所想那样,还白白浪费了不少魔力,可把他心疼坏了。

    在他没有控制的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潘多拉负责掌控,安意对她的命令是:随便怎么玩,只要不离开卡塞尔就行,捅破天了也没关系。

    在安意看来,潘多拉作为人工智能,大概不会惹是生非,但他忽略了她已经逐渐成长有着正常人格的变化,拥有喜恶的心情是最大的特征,并且对于潘多拉来说安意是最重要的人,保持心灵链接的潘多拉懵懵懂懂地接收到了安意心里对恺撒的怨念,所以她本能的开始敌视其名为恺撒的这个人。

    而当安意回到这具身体时,他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手中握着枪,而枪口正对着狼狈不堪的恺撒,而不远处是一个有着熬人身材带着警惕目光的黑发御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大长腿妹子应该就是酒德麻衣了。

    “所以说……”在恺撒与酒德麻衣两人震惊地目光下,安意略显尴尬地询问道:“我是不是跑错片场了?”

    ……

    二十分钟前,无论是学生会成员干部还是来应邀参加晚会的学生,在教授们的动员下,迅速的准备好应敌准备。

    穿着华丽的晚礼服,手上持着冲锋,踩着优雅的高跟鞋,澄黄色的子弹一颗颗推入弹夹。

    他们被指挥着分配到各处地方,其中两处关键性位置却只有着最少的分配,甚至分配到那里的仅仅是二年级的学生,或者干脆只有一个人,但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负责这两处地方的人,一个叫恺撒,一个叫楚子航,虽然不理解但还是本能的信任着他们。

    潘多拉在得到自行行动的许可后,先是短暂的消失了一会,她回到了宿舍将身上的衣服与发饰统统卸下,然后换上了根据平时对安意的喜好的判断抉择的衣服与发型,才再次出了门。

    当她回到奥丁厅时,恺撒他们早已经与酒德麻衣等入侵者激战许久,一如原著那样恺撒还是变得孤身一人,可是利用诺玛的配合与言灵镰鼬,双持沙漠之鹰硬生生地将除了酒德麻衣的其他人干掉,直接形成一对一的局面,黑暗中两人压低呼吸声,进行着极致的交锋,但是这紧张的场面被突然想起的脚步声打断。

    “是谁?”酒德麻衣下意识地朝声源看去,然后立刻惊醒过来:“糟了!”

    “好机会……”虽然同样感到意外但始终没有放松的恺撒眼中闪过锐利的光芒,抬起手枪口对准黑暗中暴露气息的位置,即将扣动扳机——

    “砰!”一声枪声响起,但子弹却不是从恺撒的枪口里射出。

    在酒德麻衣无法理解的目光下,炽热的子弹从潘多拉手中的枪中射出,恺撒以一种非常极限的姿态躲避开,弗里嘉炼金子弹擦过恺撒金色的鬓发。

    “你这个家伙是疯了吗?!”恺撒一脸后怕地看了一眼飞过的子弹,转头咆哮道。

    “……”外表是安意实际上却是潘多拉可不是个话唠,她一言不发低着头在身后摸索着,然后拿出两把冲锋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枪口亮着火焰,一梭子子弹向恺撒射去,酒德麻衣幸灾乐祸地看着恺撒狼狈的逃窜,谁让这小子之前那么得理不饶人的?

    不过……两把枪一梭子子弹?!她心里一惊,看到另一把枪的枪口已然瞄准向她——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言灵-冥照!”宛若水墨般的黑色气流一闪而过,酒德麻衣模特般高挑的身影像被橡皮擦抹消一般消失不见,子弹打在后面的地面上。

    “这家伙是谁!是想一个人对付我们两个吗?”被冥照笼罩的酒德麻衣心里暗暗想道,另一边的恺撒也有同样的想法。

    无论是恺撒还是酒德麻衣都是骨子里自傲的人,潘多拉这种意思无疑是对他们两人的藐视,所以不约而同的开始配合起来。

    很可惜,想法很理想,但现实太残酷,虽然他们有心想优先干掉潘多拉,但还是太小看了人工智能在计算方面的强大。

    哪怕是现在,在单纯的计算方面潘多拉都要甩安意好几条大街,尤其是在现在他大部分力量被限制的情况下,枪械武器还能占据优势,潘多拉可以说发挥出最恐怖的作用,要知道,安意的枪斗术还是在潘多拉的辅助下才能完美实现的。

    而现在,更是本尊亲自使用!

    将两把打空的冲锋枪向后一丢,潘多拉从身后取出两把手枪,一前一后摆出一个古怪的姿势,闭着眼睛默数着扣动扳机:

    “砰!砰!”一发子弹旋转着破开空气预判了恺撒下一秒前进的位置,要不是镰鼬时刻提供的消息就彻底扑街。

    另一发子弹却射向空中一处黑影。

    射空了?不!

    子弹没入一片水墨般的气流后消失不见,几乎是一瞬间,酒德麻衣高挑的身影跳了出来,虽然没打中她,但已经将她强行退出了冥照。

    “他是怎么做到的?”酒德麻衣内心震惊不已,一样震惊的还有恺撒。

    “这家伙的言灵难道也是镰鼬?”恺撒有些不可置信因为他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被看的一干二净,心中有些不服的他像头猎豹一样冲了过去。

    既然火力被压制,那么就近身战斗试试!

    他回头看了一眼高挑女孩,酒德麻衣心领神会地将手中的长刀丢给恺撒,伸手接过刀,只是恺撒有些遗憾这不是狄克推多。

    “轰!”身形暴动,恺撒挥刀重重地砍去。

    但,潘多拉可不是脆弱的adc,枪斗术本身就是枪术与武术的结合体,从来不会因为被敌人近身而束手就擒。

    潘多拉不退反进,同样冲向了对方,电光火石之间,在极限的躲闪后,反握手枪重重地砸在恺撒肾脏的位置部位。

    “嘶……”酒德麻衣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忍直视。

    然后潘多拉反手擒拿住恺撒,枪口指着他的脑门,然后下一秒安意回归了身体,这就是最初的一幕发生的起因。

    ……

    “等等,为什么你这家伙一脸坦然地和我们坐在一起聊天?”三人盘腿坐在地上,安意看着一脸淡定的酒德麻衣,吐槽道:“你这家伙不是入侵者吗?”

    “安啦……”酒德麻衣擦拭着刀身,平静道:“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拖住恺撒就是了。”

    “你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恺撒皱了皱眉,出声问道,虽然他也觉得这个局面有点诡异,但又说不出来怪在哪里。

    “男孩子这么直白可是没有女孩子喜欢的哦,三年级的。”酒德麻衣妩媚地抛了个媚眼。

    “那你可说错了,这个家伙还有未婚妻呢。”安意撇了撇嘴,嘲讽道。

    “这样啊,那也是未婚妻和别人暧昧来暧昧去,最后原谅她的那种。”酒德麻衣毫不客气地说道。

    “真是恶毒……不过,突然发觉无法反驳。”想起路明非那个家伙,安意突然觉得这家伙似乎说的似乎也没错。

    “好了,我也要做事了。”安意起身拍了拍手,淡淡道。

    “你要干嘛?”酒德麻衣好奇的看着他问道。

    “嗯……”向门外走了两步,安意停了下来沉思片刻,给了她一个答案:

    “去和你的老板聊聊。”

    ……

    ……

    Ps: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恺撒被肾击的这一段,突然笑出声。

    想了想明天三更,好了,今天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