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52章 烟花与生日
    ……

    ……

    再等了片刻,依旧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安意在诺诺看傻子的眼神下叹了口气。

    很明显,真正的路鸣泽并没有出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他的目的表露的太明显,又或许是这次不值得他出现,但之前昙花一现的真正的路鸣泽并没有出现已经是事实,那么他留在这里的意义已经不大,或许安意要重新思考一下路鸣泽出现的条件,不过幸好,他还有另一个方案。

    那具半身并没有被安意取消,他只是单纯地将意识回归到路明非的意识空间里,至于那具身体依旧留在那作为后手,此外潘多拉作为临时掌控意识,负责处理可能出现的问题,换句话说,现在在那里的是潘多拉。

    诺诺一脸无趣的转过头,踩动油门,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和路明非到底是什么个关系?怎么一会是附身一会又可以以实体出现?”

    “你就当做一体双魂吧。”安意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指双重人格?”诺诺用她的逻辑思维说出了一个答案。

    “额……大概吧。”安意想了想,貌似只有这个答案稍微可以解释一下,再玄乎点的话,安意也不好说,毕竟总不可能说我是穿越者之类的话吧。

    “真好……”诺诺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阴影下的脸,她轻声说了一句:“两个人也不会寂寞呢。”

    安意撇了一眼看到她的样子,想起路明非之前点头哈腰拜托他的事后,淡淡说道:“说起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惊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诺诺打了一个激灵,惊疑不定地质问道。

    “嗯……诺玛告诉我的。”安意面不改色的口胡道。

    “我可去你妈的吧!哪怕你是s级学生,也没有权限能够知道我的生日这种程度的隐私,除非你是我的导师或者昂热校长!”诺诺皱了皱眉,逼近安意反驳道,大有你不给个合理的解释就打爆你的狗头的气势。

    “好吧,我说出真相。”安意做出投降的动作,无奈说道:“是芬格尔,那家伙是卡塞尔最顶级的狗仔,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芬格尔?”诺诺狐疑地看了安意一眼,虽然还是感觉有些不太对,但也只有这个答案能解释:“好吧,姑且信你一次吧。”

    “那么,你突然说这个干嘛?”

    “生日还能干嘛?”安意白了她一眼:“礼物,要吗?这是路明非准备的,虽然我觉得特傻逼,但不得不说这是这家伙能想到的最有诚意的礼物了。”

    “能连接上网络吧?让诺玛打开你的推特,登上去看看,或许有惊喜也说不定。”

    “什么鬼东西……”诺诺莫名其妙地大概自己的个人电脑,然后登上自己的推特,然后一脸惊讶。

    因为在她的主页下突然多出了数百人,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这些陌生游客统一地发出同一句话:

    【nono,happy birthday!】

    “这些是路明非送你的生日礼物。”安意努了努嘴,语气平淡:“他花了一些时间,去打星际频道,然后和对方约定输了就打钱,赢了只需要对方在你的推特下发一句生日祝福。”

    “这家伙也就这点特长,好像还没输过。”

    芬格尔什么的当然是安意胡乱说的,知道诺诺的生日也是因为局外人的立场,路明非之所以会知道当然是因为安意的透露。

    打星际的事倒是真的,但是让每一个手下败将老老实实地去发那条祝福则是安意动了手脚,毕竟你不可能指望每一个人都能信守承若。

    诺诺划着屏幕,莹白色的屏幕光映照在她脸上看不清她的表情。

    突然她笑了,一如往常一样说道:“还nono,不觉得蠢爆了吗?不知道的会以为是‘不不’吗?”

    “天秀,谁知道路明非那家伙是怎么想的。”安意耸了耸肩,一脸平静道:“反正总比送你一张擦拭过酱油和沙拉酱的白手帕要好吧。”

    “你这么一说的确是那个家伙的风格。”诺诺一脸赞同地点点头,然后说道:“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它吧!”

    “哟,还教科书式的傲娇吗?”安意嘲讽道,不过却并没有得到他想象中的反击,而是看到诺诺一脸期待的样子。

    “你……要干嘛?”

    “礼物啊!”诺诺摊开白皙的小手,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路明非那家伙都准备了,你别告诉我你这家伙什么都没准备,告诉你,如果我收到礼物可是会相当高兴的哦。”

    “你高兴不高兴关我屁……”安意皱了皱眉地准备反驳道,但突然动作一滞,然后懊恼地摇了摇头:“好的好的,妈蛋,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礼物是吧?”安意一脸不爽地张开双手,然后在诺诺震惊地目光下唯美的湛蓝光芒于他的手心亮起。

    然后一条耀眼而华丽的光束射向寂静的夜空中,如同烟花一样,宛若一朵绽放的湛蓝蔷薇,像水墨一般的流动波纹若隐若现。

    于漆黑的夜空中,缓缓浮现出一排优雅的意大利斜体英文,湛蓝色的英文字母构成一句生日祝福,字体摇曳着就像燃烧的蓝色火焰一样,其耀眼程度甚至连远在学院里的众人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无论是楚子航还是恺撒又或者是其他人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向远处华丽的“烟火”。

    使用魔力,尤其是这样的大幅度的程度,对于安意来说是个不小的消耗,尤其还是用在这种毫无意义上的事,但路明非的意思却表露出强烈的情感波动,试图催促安意实现诺诺的请求,身体的主人终究是路明非的,所以安意才会说一句重色轻友。

    “这是你的言灵?”看着空中浮动的祝福话语,好久才缓过神来地诺诺赞叹道:“真是美丽的东西啊,就像艺术品一样,谢谢你的礼物,我很高兴。”

    “言灵?你应该说这是魔法。”安意面色有些苍白地笑了笑。

    “你就扯吧,现代科技已经证明了历史上所谓的魔法巫术其实就是混血种的言灵罢了。”诺诺撇撇嘴,语气不屑道。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安意则是满不在乎:“我差不多要回学院那了,毕竟想要的目的没有达到,而且我可不像你们在学院危急的时候还玩浪漫。”

    “我和路明非也过去吧。”诺诺想了想,或许是玩够了,她提出了一个建议。

    “算了吧,你们过去可能会出现一点意外。”想起接下来的剧情,安意思索了片刻拒绝了她的话,不过犹豫了片刻再次开口道:

    “不,或许你们去也可以。”

    “路明非啊……可是相当特殊呢。”

    ……

    ……

    Ps:想要送你去浪漫的土耳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