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50章 狂欢的序曲
    ……

    ……

    “唰——”湛蓝色的刀芒一闪而过,在危险本能的提示下,恺撒下意识的做出一个流畅的翻滚动作,其标准程度堪比专业运动员。

    “卧槽!这个女人发什么疯?”恺撒一脸后怕的看着自己原来所站的位置被一记刀芒直接摧毁,他皱了皱眉看着安意手中逐渐消散的湛蓝色粒子,低声自语道:“见鬼!这是魔法?超能力?不过历史上这些东西都证明是言灵的一种了吗?”

    “你是怎么可能能够在守夜人的言灵下使用自己言灵的?这不可能!”

    “你都要成死人了,没必要知道为什么。”听了他的话后,安意突然笑了,笑的魅惑而致命,却看的恺撒胆战心惊。

    整座卡塞尔看似平凡实际上是笼罩着一层薄薄却无比坚固的言灵,言灵-戒律,是守夜人的言灵,所有血统低于守夜人的混血种在这种言灵下都将无法使用自己的言灵,就算是楚子航那个怪胎也一样。

    本该是这样子但看上去这个规则似乎并不能够适用在这个人的身上。

    只有安意知道是怎么原因,之所以安意能够无视「戒律」使用言灵的真正原因是他这根本就不是言灵!

    属于魂魄妖梦的皮肤卡可不仅仅是塑造一个形体的功能而已,在《求闻史记》中半灵的庭师魂魄妖梦被誉为“使用剑术程度的能力”,她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她的剑术,驱使着无物不斩的楼观剑与甚至能够斩断迷惘这种幻想存在的白楼剑,使用着技术超绝的二刀流,魂魄妖梦赋予的能力正是关于她剑术的经验与记忆,这一点可以说很好的弥补了安意在剑术方面的缺陷,枪术因为感知的能力可以说天生点满技能点,但近战的剑术只能是靠强大的本能去使用,虽然同样死二刀流但在接触到魂魄妖梦的剑术记忆后,简直就像是小孩子与大学生学霸一样。

    但是由于碍于安意自身的限制,因为只是魔力构成的躯体,且还只是解放一部分,很多强大的剑术都使用不出来,但杀个基佬变态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就算是使用言灵安意也不用担心被压制,不然在3e考试中他也不应该使用出因尤格而诱导出的言灵,一来是因为他现在是魔力构造的身体,另外就算真的是以实体降临现实,以他那种纯血巨龙级别的血统,自然不可能被压制。

    “想知道吗?等我送你去地狱的时候顺便告诉你啊。”安意微笑着,伸手虚握又是一把散发着湛蓝光华的武士刀,同时另一只手也凝聚出一把比一般短刀略长一点,长度约有60公分左右的短刀,在日本刀中这种刀的学名叫做小太刀,或者是肋差。

    只不过第二把刀比起第一把略显虚幻了一点,毕竟虽然赠送了能力,但没可能连实体的武器都买一送一的,第一把是结缔了灵魂契约的童子切安纲,第二把则是单纯的模仿白楼剑构造出来的魔力兵器。

    恺撒心头一惊,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的能力是怎么回事,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被砍到的话,就绝对会死!

    这家伙是玩真!

    “你是疯子吗?怎么突然就被刺激到了?”凭借言灵镰鼬的能力,恺撒精准的捕捉到安意的攻击,但他还是有些狼狈,这让他有些恼火。

    “呵呵呵……你是傻*吗?”安意呵呵笑着,脸上带着温和笑容,但仿佛可以看到他背后飘动的黑色魔焰:“还是眼瞎?难道看不出我是男的?”

    “你在搞……”恺撒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顺着安意的手指指向的地方看到一个不太明显但真实存在的喉结:“等等……让我思考一下……”

    恺撒右手伸出作出阻挡动作,左手抚额自语道:“虽然长的很好看,性格也很对我胃口,但你其实是个男的?为什么感觉还挺不错……不是,我的意思是,所以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

    “你平时开着你的凯迪拉克跑车上街兜风,如果骑自行车的土鳖问你为什么要开跑车,你会回答吗?”安意身形暴动,双刀挥舞,凄厉的破空声传来。

    “我大概能够理解你的想法了,那么我恺撒-加图索承认自己的不足。”恺撒向后一退躲过斩击,一边整理下衣服,一脸认真的说道:“如果是我的错,那么我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希望得到原谅。”

    “嗯……你说的很诚恳。”安意停下挥砍的动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唰——”雪白的刀光闪过,恺撒的一撮金发被切割下来,要不是他反应快的话,掉的就不是头发了。

    “所以还是砍死你好了。”安意向前一跃挥刀俯冲向恺撒,嘴角带着邪气的笑容,炽亮的黄金瞳显得无比妖异。

    “草,这疯子怎么和那天的路明非一样!”恺撒低声骂道,发觉周围都是围观的人没有退路后,向后一退,破窗而出,安意直接跟着持刀跳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诺诺抱着肚子放声大笑,她微微弯起腰,酒红色的柔软长发微微颤抖,看的路明非心里也是一颤。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诺诺伸出手指抹了抹眼泪,喘着气笑道:“意大利人的浪漫毛病是改不了的,你真没看到路鸣泽那个家伙的脸色。”

    诺诺模仿着安意的脸色,故意用一种低沉声音扮着鬼脸说道:“所以还是砍死你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她又再次被自己给逗笑。

    路明非只能干笑着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因为他完全不知道笑点何在。

    “啊喂,师姐,现在被人拿着刀追砍的可是你男朋友啊!”路明非有些胆战心惊地说道,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是真刀吧?绝对是真刀吧?

    “放心啦,恺撒再不济也不会被砍死的,不死就行了。”诺诺一脸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反倒是兴趣盎然地跟着慌乱的人群去凑热闹。

    “走啊!路明非!咱们快去看看外面怎么样了。”诺诺一脸兴奋地拉着路明非冲向外面,对于她来说完全不知道“不怕事大”是什么意思。

    “诶……”路明非一脸无奈地被她拉着走,其实他很想说,毕竟是有夫之妇这样子被人看到很不好的吧,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又不想这么说。

    “叮铃铃铃——”不知道谁的古老手机铃声先响起,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拿出自己手机,就连一向欢脱的诺诺也难得的一脸严肃。

    而与此同时,站在屋外草坪上的安意手持长刀在恺撒一脸莫名的眼神下,收刀转身看向未知的远处。

    “终于开始了。”目光看着朦胧的夜色,安意的嘴角微微勾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