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44章 路鸣泽?路鸣泽! 不该发生的奇迹
    ……

    ……

    “这里的龙文应该是这个意思!”

    “胡说八道!如果用你的解法绝对是错误的!”

    ……

    类似的争吵声出现在这间不算大的房间里,一群似乎是教授的老人们在各执己见的争吵着,他们没有学生那样高级的血统,但有着丰富的学识和经验。

    路明非有些尴尬的站在一群大佬中间,看看他身边的都是谁?a级学生会会长恺撒大佬,a级的狮心会会长楚子航大佬,还有诺诺和零以及路鸣泽这个不知深浅的家伙。

    而他却是个水货的s级废材罢了,路明非只觉得自己就像以前看过的那张图片,一头哈奇士混入了狼群里,当时他还被逗的不亦乐乎,不过现在他根本笑不出来。

    每一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学生卡切出一块操作界面,他们之所以被叫过来路明非也听清楚了原因。

    据说好像是卡塞尔学院的成员在外出的任务中遇到了危机,地点路明非还相当的耳熟,中国,还是三峡大坝那。

    什么龙穴,什么炼金迷宫,什么龙文资料,路明非听的迷迷糊糊的,你不能要求一个在红旗下长大了十八年的清纯少年能够在短短几天内把世界观变成能够自由听懂屠龙术语的冷血杀手。

    这和路明非想的一点都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

    在他看来老老实实的学习知识,然后安稳渡过四年再像007那样在全世界执行未知的屠龙任务,但他才刚入学啊!就要接触这么重要的事吗?

    “觉得怎么样?”正在和界面上的小人打塔防游戏的路明非突然一愣,因为在他身边出现熟悉的声音。

    “什么怎么样?”路明非暂停游戏,不解地看着离开自己的位置,站在他身边的安意。

    “大概在地球的另一端吧,你的祖国,三峡水坝你应该很熟悉吧。”安意站在路明非旁边,语气淡漠说道:“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在被困在水下几百米的一座青铜城市里,那是一座活的城市,活的迷宫,如果不能够走的出来,哪怕是混血种很遗憾也没办法在没有氧气的前提下活着回来。”

    “每过去一分钟他们的氧气就会缺少一点,距离死亡也就越近一点,能够让他们活下来的只有这份龙文资料。”

    “谁能看的懂?那份树木一样的图案?”路明非指着校方提供的所谓的龙文资料,质疑道。

    “你能。”安意淡淡说道:“或者说,我能。”

    “路明非,还记得那个时候我问过你,如果有人要死在你的面前,只有你能够拯救他们,那么你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但是,你那时候不是说前提是不会伤害到我吗?”路明非低声吼道,他听出了安意话中的意思,如果他是皇帝的话那么这是一场逼宫,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与迷茫:“为什么要逼我凭什么非得要我成为大英雄?我也是个普通人啊!我只想好好的上个大学然后回国,凭什么什么都要我去承担?我就不能够自私吗?”

    “选择权在你,路明非。”安意自嘲地笑道:“其实你不用选择也行,无非就是命运回归原点罢了,说起来还是我的锅,本来你应该享受免费的外挂才是,但很可惜,我只有收费才能做得到。”

    “……”路明非低头不语,他听不懂安意的话,也不想去听。

    四分之一的灵魂啊,那意味着什么呢?就是为了拯救两个陌生的人吗?

    “没事的路明非,谁都没有义务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安意拍了拍他的肩,安慰的说道:“其实不怪你,一切都是注定的,或许就算我解开了那张地图也没有任何作用也说不定。”

    路明非看着安意转身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能颓唐的低下头靠在软椅上,那个自称eva的漂亮小人在屏幕上一蹦一跳的和路明非说着话。

    “来切一把啊。”

    “打游戏吧。”

    “eva好无聊呢。”

    路明非艰难地拉扯下嘴角,缓缓说道:“打什么游戏啊,现在是人命关天的时候,难道不该去拯救世界吗?”

    “可是打游戏和拯救世界没什么区别啊?”eva俏皮地笑道。

    “我星际玩的很厉害。”路明非无奈地耸了耸肩,低声说道:“但是我自私的连一点点牺牲都不肯做,说白了,我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废物。”

    “游戏和现实是一样呢。”eva好像没有听到路明非的话,自言自语的拉开一道视频,上面展示着一个特殊的星际对战,这是一个开外挂的视频,这个外挂路明非很熟悉,叫做【Blacksheepall】黑羊之墙,能够开全图的挂。

    “游戏和现实是一样呢。”eva再次复述道,只不过脸上不再是灿烂可爱的笑脸,而是一道诡异的笑容,她的声音也不再是原本清脆的小女孩音而是一道富有磁性的男孩声音:“如果你愿意的话,念出它的名字。”

    ……

    “哈……”路明非猛地睁开眼,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电脑屏幕上一动未动的eva小人,他飞快转头,安意的背影才刚刚离去没多久。

    “那是……梦?”路明非忍不住在心里这样问道,但又觉得刚才的这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只是鬼使神差的,路明非轻轻地说出一句英文单词。

    “Blacksheepall。”

    下一秒,安意猛地回头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路明非的位置。

    ……

    ……

    当有性染色体的生物的肉体触碰到此物体时,生物的基因性别和肉体性别都会变得和原本性别相反.这现象分化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大约持续0.2秒,物体和触碰生物的肌肤细胞之间产生出一段连结,并促进一段不明化学变化.第二阶段,大约持续2秒,物体会散发出一阵低能量波穿透生物的身体.这会造成一段复杂性的蛋白质互动使之生物的染色体转换成原本相反的性别.在最后的第三阶段,大约持续20秒,物体再散发出另一阵能量波,使之生物的体内细胞和周围神经系统转化成一种特殊的半分化干细胞.当半分化干细胞转换成普通组织时,原本的细胞都会转换成原本相反的性别的样貌.因为生物可再次接触此物体来多次转换,变化算是半永久性的.当本物体直接接触无性别或无机物质时,仍然会开始转化过程,但会在第一步骤就终止。

    Ps:还有几百字,很快补好,说起来这个收容物是性转换装置,老牛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