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27章 辉煌的迎接 即将前往卡塞尔学院
    ……

    ……

    一排排从座舱里走下来的文学社社员就像预先通知好围在赵孟华身边起哄着,路明非看到那个小胖子徐岩岩站在人群里,他看到苏晓樯蹲在地上用双手捂着脸微微颤抖,他还看到旁边的陈雯雯震惊也有些羞涩的目光。

    一切都和那场梦一样,一切又和那场梦有些不一样。

    但总归还是一样,比如说他依旧是那个小丑。

    “呵呵。”路明非突然莫名的笑了笑,因为他发觉自己其实并没有这么伤心,他的心情大概就是有一种那么一点的遗憾罢了。

    路明非学着记忆里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的动作,拉了拉衣领,伸手从口袋里取出大概是路鸣泽那家伙留下的烟盒,取出一根烟,香烟在他指尖轻快的旋转着,夹在手中。

    事实上他连转笔都不会,更别说这种柔软的香烟,只不过此时此刻回忆起那个梦里的男人的动作,路明非不知道为什么就自然而然的学会了。

    “呐,社长,我先走了。”路明非面色正常的笑了笑,向陈雯雯挥了挥手:“包下这里的其实和我也没关系,是我朋友做的,所以等会你们直接走了就可以,看大家都挺开心的我就放心了,这次聚会蛮成功的。”

    “对了……嘛,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觉得赵孟华这人也挺靠谱的,拜拜。”

    路明非还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口,最后还是自嘲地笑了笑,挥着手转身离去。

    路明非觉得自称魔鬼的家伙话说的挺好的,他觉得那句话说的真的不错,胆小鬼什么都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哪怕是幸福也会受伤,那么,可不可以不去奢望幸福?

    想想也挺逗的,自己干嘛还要做这些事啊,明明知道都是徒劳而已。

    路明非觉得自己特蠢,就像飞蛾一样,不知死活的想着扑向火焰,或许还是抱着那一丝侥幸的心理吧,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最起码不会像那个场景里的一样,一脸失落,看起来就像个死小孩。

    咳咳……虽然现在自己看起来大概也是个灰溜溜的失败者姿态是了,但总归不会那么狼狈,只是……

    “真是让人无法反抗的绝望啊……”路明非低声说了一句,心情惆怅地点燃香烟,然而他完全忽略了自己压根不会抽烟这回事,事实上,学到了是一码事,但你会不会就是另一码事,所以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咳咳咳咳……卧槽,这什么玩意……”

    陈雯雯从路明非第一句话开始就一直默默当做听众,既没有做出什么动作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还能说些什么,无论说什么都是那么的不适合与虚伪。

    没有人一直都会是小孩子,只是有些话不能说,也不想说,那么也只能这样,大家都不想打破,路明非,我们所有人都要长大的,你不要再一个人傻乎乎的喜欢上一个人了。

    陈雯雯长久地注视着路明非的背影,转身看到捧着玫瑰走向她的赵孟华。

    这个人很优秀也有很多女孩喜欢他,比如说苏晓樯,但对于陈雯雯来说真的打动她的是他说过他也想离开这座监狱一样的城市,这就足够了,足够了。

    只是……还是觉得有些遗憾呢。

    ……

    夜风呼啸而过,却没有吹动高坐在摩天轮顶部安意的衣摆,因为对于他来说,实际上是根本不存在,是只存在于路明非眼中的幻影。

    高悬于夜空中的圆月从安意的视角看去显得无比接近且巨大,仿佛伸手就能够触碰到。

    “假的啊……”安意向前张开手,皎洁的月光径直穿过他的手掌,也穿过他的身体落在冰冷的铁皮上,安意笑了笑收回手:“不过很快是真的呢。”

    “很遗憾,卡塞尔学院你是必须要去,而且我也迟早需要你心甘情愿的同意交易。”

    “对不起了,但没办法,所以我也会给你应该有的补偿,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尤其是对象是你这种傻不拉几又臭屁的死小孩,我会让你原本应有的悲剧,逆转过来,赵孟华算什么东西?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资格让你丢脸。”

    “其实忘说了,命运这东西,我也不信!”

    安意双手张开,凌空跃下,有着蓝色蔷薇图案的黑色礼服彻底没入黑暗中。

    双手放在脑后,随意向前行走的路明非没有发现一直佩戴的手链上一道湛蓝的光泽一闪而过。

    “嗡嗡嗡……”属于直升飞机叶桨旋转的声音从众人上空传来,让原本嬉闹的赵孟华等人抬头看去,同样好奇抬头的还有没走远的路明非。

    “惊了,哪里的土豪来这里玩吗?”路明非心里腹诽着,不过逐渐感觉到不对劲,因为这个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路明非甚至能够感受到气流吹动的感觉。

    “这直升机……目标是我吗?”路明非有些不知所措,正准备拔腿溜走,两道声音一前一后响起,让路明非停下脚步,因为这两句话的声音让他无比熟悉。

    “哟,李嘉图先生这是准备走了吗?怕不是忘了那个约定了。”

    “上机吧,我们的时间不够了,李——先生,噗……”

    “这家伙笑了吧!绝对是笑了吧!”路明非心里疯狂吐槽道,两句话的声音他十分熟悉,前者一听就是诺诺那个女魔头的声音,只不过第二句……路明非只觉得怪怪的,明明好像天天听到,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在他印象里那家伙的声音应该是要再粗一点才是。

    直升飞机最终停在路明非不远处,降落时的风压让路明非下意识伸手挡在前方。

    机舱铁门被打开,路明非放下手呆呆地看着面带笑容从里面走出来的两人,左边的果不其然是有着酒红色长发的小魔女诺诺,她穿着高跟鞋,一身职业oL女性装扮,显得格外的成熟。

    而站在她旁边的是一个穿着让路明非无比眼熟的黑色礼服,有着纯白发色,在脑后随意地扎着一个短马尾,显得清爽而知性,后者虽然同样面带笑容,只是“她”的嘴唇略微单薄,笑起来时会显得有些刻薄,让人忍不住想在这张脸上踹上一脚。

    “你你你你是……”路明非一脸惊恐,伸出手指颤抖地指着对方。

    “算你小子有点良心,没有认错,不想某个碧池,没错,我就是安……”对方得意的笑了笑,蔑视地瞟了一眼诺诺,正准备说出答案,却被路明非下一句话愣住。

    “你竟然是个女的!”路明非语气惊悚道。

    “……”安意沉默了片刻,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却看的路明非胆战心惊。

    “噗通——”下一秒路明非就像个抽搐的大虾一样,弓起背部,而安意将握拳的右手缓缓从路明非肚子里拔出,然后拽着他的衣领,笑着一字一顿说道:

    “看——清——楚!老子是男的!喉结!看到没!”

    被这一拳差点打的失去意识路明非,模糊之中的确隐隐约约看到对方白皙的脖子上有着凸起物。

    “这不是更好吗……”因为意识模糊的缘故,路明非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这个段子,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后,只觉得自己死兆星已经高高亮起。

    “呵呵呵呵呵呵……”安意听后只是笑着拍了拍路明非的肩,然后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以及发型:“死刑犯也要死的好看点嘛。”

    这句话吓得路明非差点下跪,当他考虑要不要这么做的时候,诺诺就像天使一样开口:“你这家伙要这么恶趣味的吗?快点弄好牌面咱们就走了,别忘了我们一开始的计划。”

    “啧,算你走运。”安意头部微倾斜看了路明非一眼,然后双手插着口袋向后退了几步。

    路明非努力试图平复自己凌乱的心情,正准备开口询问些什么,一道柔柔的声音响起。

    “路明非……她们,是你的朋友吗?”

    路明非愣愣地回头,看到陈雯雯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不仅是陈雯雯,还有着赵孟华,苏晓樯以及其他文学社所有的社员们。

    他们都是在看到这架直升飞机停在路明非前面感到无比震惊,更震惊的是从里面走下来两个风采各异的大美女!并且似乎都和路明非认识,联想到路明非说这里是他朋友帮忙包的场,不禁腹诽道难道路明非的朋友就是她们吗?

    还好安意听不到他们的想法,不然这群人一个都别想跑!不打的他们叫爸爸!

    “严格来说应该是校友,李嘉图可即将是我的学弟啊,这次算是卡塞尔学院的欢迎仪式,希望各位玩得开心。”诺诺站了出来,一脸从容的应对着陈雯雯等人,路明非感觉很奇怪,因为他觉得像这种样子不适合诺诺,太假,诺诺就应该是穿着白t恤,牛仔裤,脚下踩着帆布鞋,戴着一顶棒球帽,然后站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笑着说:路明非,出来玩啊,那样子。

    “卡塞尔学院?”赵孟华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他好像是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路明非这家伙怎么会和美国的学校扯上关系?

    “因为今天晚上还有一场见面会,所以我们要提前带走李嘉图了,打扰了各位。”诺诺淡定的说着路明非完全不懂的话,李嘉图?是我吗?路明非一脸懵逼。

    “啪嚓——”站在另一边的安意一脸淡漠地抬手打了个响指,然后从机舱内走出数个提着箱子穿着礼服的女子,显得十分正式,也将路明非震慑住,任由她们展开一个简便却不简陋的露天室,然后各种化妆品在他脸上涂抹着,一件件眼花缭乱的衣服和装饰品在他身上不断比划穿上,当最终一脸懵逼的路明非被推到落地镜前时,他自己也彻底有些茫然。

    因为镜子里的那个人太耀眼,就像是灰姑娘穿上华丽的礼服一样,换了一个人,但路明非并不喜欢,因为他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话,最多算是穿上西服的猴子那样。

    “完美,优秀的小朋友。”诺诺一脸愉悦地拍着手走向路明非,然后背对着众人脸上出现路明非熟悉的贼笑:“顺带一提,这件衣服是路鸣泽那家伙选的。”

    路明非听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附近无所事事的女……咳咳,安意一眼,后者嗤笑了一句:“关我毛事,还不是你这家伙说男孩子要帅气点什么的选的吗?”

    “咳……既然衣服换好了,咱们赶快出去打脸吧!”诺诺对于装逼打脸这种剧情非常热衷,恨不得她才是路明非。

    “算了吧。”路明非低着头,低声说道。

    “蛤?”诺诺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气笑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所有人都长大了,这又不是都市小说。”路明非强行装作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后面还有一句话他没说,那就是路明非也不是男主角,陈雯雯更不会是女主角,所谓的打脸剧情从一开始就是一厢情愿的罢了,因为他才是偷偷喜欢女主的男配,哪怕穿的再华丽也改不了的事实。

    “好好好!你们都长大的行了吧!这破事我不管了!谁爱搭理谁去搭理!”诺诺气极反笑,瞪了一眼路明非气冲冲的转身走向直升机。

    安意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叹了口气:“废柴,走吧。”

    既然路明非不愿意继续下去,那么自然也没有了继续的必要,路明非跟着安意走向直升机,在赵孟华一干人莫名其妙的目光下登上机舱,在直升机叶桨转动时,路明非透过窗户与地面上的陈雯雯视线对上,然后,视线错过。

    有些话,无言,但我们都知道,所以心里祝福着你,再埋葬过去的我。

    直升机掠过夜空,路明非坐立不安的看着诺诺面无表情的脱下高跟鞋,然后愤愤地丢在脚边,似乎这双鞋子是某个狼心狗肺的家伙似的。

    安意靠在墙壁上,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一切,路明非看着他,想了想开口道:“说起来,你的这个身体……还有你们两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意收敛了笑容,故作忧伤:“还不是为了售后服务,为了你这家伙我可是真的够拼了,这样子还是不肯交易吗?”

    “拒绝!”路明非果断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呢?”揉着酸痛的脚的诺诺一脸好奇的凑了过来,这就是她的性格,前一秒跟你说翻脸了,下一秒又会笑嘻嘻地凑了过来和你打招呼,完全不会记住不开心的事。

    “这可是男人之间的秘密。”安意单薄的嘴唇勾起,带着好看却让人想抽一巴掌的笑容。

    “啪——”安意猛地抓住诺诺差点打过来的手,咆哮道:“你丫疯了吗?”

    “抱歉,你太欠揍了。”诺诺语气平静说道:“还有,就你?还男人?长的比我还好看,啧啧,这皮肤,你这喉结不会是假的吧?”

    “那么,可以请你死一次吗?”安意背后似乎蠕动着漆黑的影子,他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这是他最不想承认的黑历史,谁戳谁得死。

    “来啊!谁怂谁傻逼!老娘忍你很久了!”诺诺眼中亮着炽亮的黄金瞳,语气兴奋。

    “那个!说起来,我们接下来要去干嘛?”眼看着要打起来,路明非急中生智的打断道。

    “这个啊,当然是卡塞尔学院喽,现在的你大概愿意去了吧。”路明非的话非常有用,两人剑拔弩张的气势瞬间消失,诺诺白了路明非一眼,随口说道。

    “卡塞尔学院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呢?”路明非点了点头,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那里可是……相当的有趣,可别被吓着了,小子。”诺诺似乎想起什么,嘴角浮现狡黠的笑容。

    看着这一切的安意则是不屑的嗤笑一声,他早已看穿一切。

    路明非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看着窗外的夜景,他突然想到,貌似,他还是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到底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

    ……

    ……

    ……

    Ps:之前看到书评里,有人说希望我写一些新意的东西,个人觉得不太理解,这个新意的到底是个什么概念,我觉得现在这样很舒服,而且也很开心,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但也有些似是而非,希望朋友们能够耐心等待,咱们一起看到最后,龙族这一卷注定是很长的,甚至200章还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