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26章 童话永远是悲伤结局
    ……

    ……

    殷红如血的一轮残阳悄悄没入地平线下,繁星点点浮现在夜空中,淡淡的星光笼罩住整座游乐场。

    在整座游乐园里,最为瞩目也是作为牌面存在的,是一架无比巨大,史无前例的巨型摩天轮,据说当转到最高点时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可以看到整座城市的夜景,路明非有一百个把握证明这一点是真的!

    因为,此刻他和陈雯雯所坐的摩天轮舱逐渐升到最高点,或许是因为这个季节的白天短暂,星夜出现,城市里开始亮起朦胧的灯光,就像一副寂静的画卷,只是路明非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一幕,此刻的他可以说是坐立难安。

    不算宽阔的摩天轮舱,自己喜欢的女孩就坐在对面,而他们即将上升到百米的高空里,可以说,在升到最高点的一瞬间,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和她。

    “太高难度了!大哥你就不能出来代替我吗?对于我来说这个难度太恐怖了!”路明非在心中苦苦哀求道。

    “去你的,是我追妹子还是你?脸呢?放心,只要你按照我的话来说,妥妥的。”安意在他的意识里,自信满满的说道。

    “心塞啊……”路明非一脸窘状地装作看窗外的景色。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路明非也不得不说一句,煞费苦心了!

    当众人在各种娱乐设施游玩了之后,苏晓樯提议在最后要一起聚一次,这个提议被很多人赞同,但这种要有趣味性且容纳这么多人的设施并不多,苏晓樯希望去玩超级云霄飞车,但包括陈雯雯在内的部分人表示不能够乘坐云霄飞车,那么这么一来就只能去乘坐那架标志性的巨型摩天轮。

    苏晓樯反常的没有开怼陈雯雯,而是一反常态的默认接受这个提议,不过以路明非对这家伙的了解,绝对是有别的因素介入才会这样。

    游乐场虽然没有别的游客,但是一些基本的工作人员还是存在的,因为事先商量好,分两个人坐一间舱,这样一来刚刚好可以坐满,而怎么分配位置,则是随机的纸质票。

    而让路明非感到意外的是,明明是随机分配的,为什么好巧不巧偏偏是陈雯雯一队?这让他既尴尬又窃喜。

    他想到估摸着是路鸣泽这家伙做的手脚,询问后果不其然,安意贱贱的声音回复道:“对唔住,有权限的确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路明非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你让他开红点打星际没问题,但是在这种暧昧的环境下打开话题真的是太难为他了,从小到大路明非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更别说主动找话题聊天了。

    “兄弟!大哥!老大!别见死不救啊!”路明非在心里疯狂悲鸣着,热切地呼唤着安意,马上他们乘坐的这一个摩天轮舱就要抵达最高处,要是再跟个闷葫芦一样,那真的是黄花菜都要凉了。

    “hatui!”安意充满鄙夷的唾弃声响起,充斥着无奈:“惹不起你这废物了,乖乖给我看好了。”

    “大哥抽烟!大哥牛逼!”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路明非不惊反喜,语气掐媚道,果断缩成一团看戏。

    摩天轮缓缓运转着,承载着安意与陈雯雯一点一点向最高处驶去,当抵达最高点的一刹那,摩天轮发出“咔噔”一声,然后猛地停滞住,这让路明非大呼小叫不已,不过安意懒得理会他,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当然是他故意安排好的。

    “陈雯雯。”安意附体下的路明非将脸贴近钢化玻璃,目光注视着窗外,背对着陈雯雯语气平淡道:“你知道这座摩天轮叫什么名字吗?”

    “诶?”陈雯雯低着的头微微抬起,语气有些迷惑,她感觉这个不算宽厚的背影有些陌生,但是却给她熟悉的感觉:“路明非对这个也有了解吗?”

    “它叫做”安意张嘴哈了一口气,他依旧背对着陈雯雯,钢化玻璃由于处于高空位置,他哈出的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热气迅速凝结成水雾,安意就像个孩子一样乐此不彼的用手指勾画着。

    “其中的两个字,是起名人用rìběn一个作家的明言来使用的,那句话是:越发渴望“自由”,以致想要轻声啜泣。”

    “太宰治……”陈雯雯轻声说出这个名字,然后语气复杂道:“路明非你也看过他的书吗?说起来那时候你手里拿的就是他的书呢,只不过拿倒了。”

    他看过个屁!

    安意心中腹诽道,不过面上依旧是淡然从容。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被幸福所伤,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小矮人,如果他喜欢上白雪公主了,那么后者会知道吗?或者说知道了,他能够得到幸福吗?”安意的话不禁让陈雯雯愣了愣,同样呆滞住的还有一直旁观的路明非,他有些分不清说出这句话的到底是谁?

    是路鸣泽吗?还是他路明非?又或者说两者皆有?

    他该笑吗?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反而是一个叫做路鸣泽的魔鬼?路明非更想哭。

    “你根本不懂我。”陈雯雯低头说了一句。

    “谁知道呢?每天清晨起来,发现自己依旧要面对日复一日永远一样的一天,然后心里开始恐惧,却不得不承认,啊,这就是属于我的生活,但其实无时无刻不想逃离这一切,你说是吧。”安意对勾画游戏感到无趣,缓缓转过身看着陈雯雯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陈雯雯的语气有些颤抖,她开始有些自己无法理解的慌乱,就像是被人剥的一干二净然后看的通透。

    “我想说。”安意的双眼如同星空一样的璀璨,绚烂的烟花爆鸣声与他的声音一同响起,彩色的火光照亮他半边面庞:“月色真美。”

    “nie!”路明非雀跃的欢呼着,语气激动道:“路明泽你这家伙也太6了吧!这烟花准备的简直是恰到好处啊!还有,月色真美是什么意思啊?也是那个什么太宰治说的吗?总感觉有些特殊的含义。”

    “月色真美是夏目漱石的一句名言,说的是他认为我爱你太过于直白,于是学生问他那要怎么说时,他说道:月色真美。”安意却语气平淡的回答道,但路明非没有发现他语气的异常。

    “厉害厉害……没想到还可以这么玩!”路明非听的一愣一愣的,只觉得不明觉厉。

    “我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剩下的看你的了,不过你大概没有机会了,顺带提一句,这场烟花不是我准备的。”安意开始笑起来,但笑容却如此刻薄而冷漠。

    “什么意思?”路明非感受到身体的主动权回到他手中,但此刻他根本顾不上这一点,只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让他很难受,难受的想哭……

    “有些事情,或许没法改变呢。”安意的语气有些遗憾,看向路明非的眼神充斥着怜悯:“命运回归到原点呢。”

    “嗡……”摩天轮终究还是被修复好,然后带着路明非和陈雯雯慢慢回到地面,随着一点一点的下降,看到下面的景象,路明非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手脚开始冰冷,就像被人狠狠划了一刀一样。

    在下面,一开始就消失不见的赵孟华不知道何时,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半跪着,在他身旁用彩色灯组成的一排文字:

    陈雯雯,iloveyou!

    虽然地点变了,但和那场梦里的景象几乎一模一样,对于路明非来说,都是一样。

    一样的残酷与绝望。

    ……

    ……

    ps:下一章自由一日。

    说起来,个人认为,诺诺在diànyǐng院里将路明非带出来的那一刻,是最重要的转折点。

    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或许路明非就不会暗恋的那么深,蝴蝶定理的话,小怪兽也不一定死。

    说白了,我的意思是,安意女装的作用来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