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15章 神秘人留下的纸条 所谓的逃避现实
    ……

    ……

    “嗯……天亮了吗?”路明非趴在桌子上缓缓抬起头,他揉了揉眼,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自己四周。

    “我怎么在这里睡着了?”路明非感觉有些荒谬,一觉起来突然发现自己趴在书桌上,换谁都会觉得匪夷所思吧?

    明明他还记得自己是躺在床上,然后……

    然后发生了什么?

    路明非感觉自己的记忆似乎缺失一块,昨天晚上他是怎么睡着的路明非完全没有印象,只是隐隐觉得这个记忆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难道……他有梦游?!

    路明非顿时被这个可怕的可能吓到,作为一个在红旗下老实本分这么多年连生病都没有几次的普通老百姓,从来没想过会得到这种之在电视里见过的病症。

    不过如果是梦游的话路明泽那家伙怎么可能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平时的话就算自己稍微碰一下床如果声音大了点,那家伙也会一脸不耐烦踹自己的床。

    说起来昨天晚上好像还没有做梦啊。

    路明非颇为遗憾的这样想到,虽然自己总是抱怨这些梦要看吐了,但如果真的突然有一天过了一个平淡的夜晚,他又觉得有些无趣。

    可能人就是这样,只有在失去以后一个个才会变成多愁善感的诗人。

    “嗯?这是什么?”坐在椅子上路明非向后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突然他愣了愣,在他面前摆放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一行优雅的小楷汉字。

    【椅子后。】

    椅子?是他坐的这张吗?

    虽然有些疑惑,但路明非的身体下意识的向他所坐的椅子后面看去,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贴了一张纸条,路明非拿下来同样看到一行字:

    【枕头下。】

    不明所以的路明非趴回自己的床,途中不小心碰到路明泽差点把这个小胖子给吵醒,掀开枕头下面果然有一张纸条:

    【浴室里。】

    路明非挠了挠头,虽然感觉有些被戏耍的感觉,但一股莫名的倔犟促使他继续完成这场无聊的“游戏”。

    接下来,路明非在神秘纸条不断的指引下接连来到浴室镜子后面,衣柜里,电视机旁,遥控器下等各种地方,换作一般人或许老早觉得在被戏耍然后不理不顾,但路明非只是沉默地按照纸条上的指示一张一张执行,直到最后,再一次回到最初那张书桌前的路明非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这特么不是有病吗?!”

    他从桌子下摸出一张纸条,好在这一次的纸条不再是无止境的寻找游戏,而是有了一段完整的话。

    【很高兴,你能够坚持到看到这段话,没让我失望。

    不用去想我到底是谁,你就当我是……嗯,当我是老爷爷好了。

    接下来的话,你可以选择不相信,但是你必须要记住,然后当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不论你最终的抉择是什么,但请优先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1.卡塞尔学院真的存在,不是骗子,也不是同名同姓记错了,如果3.的事情发生了,那么你就去卡塞尔吧,顺带提醒你一句,进入那座学院后看到了一切都不要大惊小怪,这个世界远远比你想象的还要神奇。

    2.赵孟华实际上喜欢陈雯雯,长点心吧,少年。

    3.永远不要把文艺少女想的那么不食烟火,她们也是女孩子,尤其是在这个还没有太物质的时代,你能想象她能够拒绝到了一个年少多金,长的帅,教育好,气质拉你几条街并且在女生里评价巨好的男生告白吗?

    是的,我说的就是赵孟华,不要再自我安慰了。

    4.你命里多n,远离名字里有个n或者o的女孩,当然,姓陈的也不行,不然,你注定要备胎一辈子,还是接不到盘的那种。

    5.最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等等,你不会还想在毕业前告白吧?噗噗……当然,我一点嘲讽的意思都没有,真的,2333。】

    看到最后那充斥着嘲讽意味的话时,气的路明非差点撕了它,他透过这文字都可以想象到一张欠扁的嘲讽脸。

    不过路明非同样知道,他此刻的想法其实是在逃避,逃避他内心的恐惧。

    恐惧什么?有这个极其了解他的神秘人到底是谁,也有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知道这么详细,但其实他心里清楚,他真正在逃避的,其实是陈雯雯。

    路明非知道,但一直不愿意知道,他在自我欺骗,欺骗自己说陈雯雯对赵孟华这样的富二代不会感兴趣,文艺少女喜欢的是和他有共同话题,心灵与心灵的沟通,即使路明非没有赵孟华有钱,没有他帅,没有他能说会道,没有他充满着自信。

    但或许,哪怕有那么一点可能,陈雯雯能接受他也不一定呢,抱着这样的想法路明非一直以来都自我安慰着,直到今天有个人突然出来指着他的鼻子告诉他,路明非,你就是个lose,还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早就郎有情妹有意了!

    不知道为什么,路明非突然觉得有些无趣,有些疲惫,他不知道要干什么,他什么都不想去做,卡塞尔学院是真是假也好,出适合自己国留学也好,都无所谓了。

    哪怕是今天有一场本该非常重要的面谈,路明非也不太想去,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心理实际上就是在逃避,逃避现实,但人的内心有时候就是在不断打造一个小黑屋,然后想把自己一点不露的塞进去,最好让所有人都看不到自己,那是一种自我麻痹式的心理安慰,但对于路明非来说也只能这样子不是吗?

    他还能做什么?

    他路明非什么都做不了,只不过是个一无是处的死小孩罢了。

    “啪嗒——”在路明非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张纸条从他手中落到地面上,当他恍恍惚惚的准备低头拾起纸条时突然一惊。

    心中庆幸还好他之前没有在愤怒之下撕掉它,因为在这张纸条背后还写有着一排字。

    【emmmmm……很高兴你没有一时冲动,不过你这么怂这也是一个必然的结果,所以也没什么好夸你的,那么我就长话短说了,我,口袋,手链,戴上!】

    路明非愣了愣,很快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伸手摸进口袋,果不其然,从里面摸到长条状物体,取出来一看,是一根黑色的男式手链,手链穿过一颗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宛若星空一样璀璨的菱型水晶。

    路明非犹豫了片刻将其缠在右手上,第一次戴这种装饰品让他感到有些窘况,就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人第一次开跑车一样。

    “喂,路明非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路明泽一脸不耐烦的从门后面探头说道,路明非注意到对方穿着一身正装,就像是要去什么宴会一样。

    在看到路明非手上那根华美精致的手链后,他的语气更加不友好了:“妈让我催你好了没有,我们要走了,还有,你哪来的这东西?”

    “当然是抽奖送的,很便宜,大概就十块钱罢了。”路明非睁着眼睛说瞎话完全没有压力,但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摆脱这家伙的觊觎之心:“我马上就好了。”

    果不其然,在听到价格这么low后,路明泽收回艳羡的目光,在他看来这种档次的东西配不上自己,只见他缓缓关门嘴中嘟囔着:“穷酸货果然只配得上这种档次。”

    路明非倒没有什么感觉,或者说这种话已经听习惯,他更要去发愁接下来的事。

    去和卡塞尔学院派来的人见面,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感觉,这次绝对要发生点什么事。

    ……

    ……

    ……

    Ps:

    撒,没什么好说的,多投点票加群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