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10章 与邪神的交易 新的世界《龙族1:火之晨曦》
    ……

    ……

    “……”安意沉默的从地上站起身,尽管对方可能是赫赫有名的无面邪神,他也没有对对方的热情招呼做出回应完全无视掉她。

    而后者也完全不像个邪神,非但没有恼怒,反而背负双手面带微笑,饶有兴趣地陪着安意四处打量着这座破败的宫殿。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似乎已经来到海底城市里,根据游戏规则当集齐了所有邀请函后就可以进入到最终的地图里,去领取奖励。

    原本安意想象中的进入方式是自己先寻找诸如大门这样的位置然后在利用邀请函进入,但万万没想到会是以如此粗暴的方式,直接把他带到内部,而潘多拉等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知晓无论怎么做也没有任何用处,曾经体会过邪神恐怖之处的安意反倒是心安理得的观察起所处的环境。

    他所在的地方的确是一座明显破败的宫殿,只不过这座宫殿的风格更接近古代华夏审美风格而不是安意所推测的一如外面那样的玛雅古遗迹,而更像是古代华夏的宫廷风格,不过安意完全没认出来这是哪个朝代的图案。

    这里似乎是一间大殿,不过到处都显露出破败的痕迹,甚至让人怀疑会不会一碰就会化作尘埃消散。

    大殿内石制的墙壁上有着用未知颜料涂抹的壁画,壁画的范围很广内容也很丰富,大概讲述的是两个王朝的互相征战,一方的军团上面刻画着一个人首蛇身女性的壁画,在她背后不知道为什么画着一团血红的触手,而在另一方的军阵上方则是画着同样人首蛇身的人,只不过似乎死男性,他好像在闭着眼,身后是一团团互相缠绕的湛蓝色泡沫一样的图案。

    壁画内容接下来就是关于两方军阵的互相战争,两方互有胜利,而同样的也有关于上方那两个神的战争,壁画似乎做了夸张的处理,也有可能没有夸张,两边的神灵在这场战争中打的天崩地裂,数不清的血肉怪物与从巨大裂缝中冲出来的扭曲生物厮杀在一起。

    根据壁画上的内容,似乎是说两边的神灵互有胜负,但最终却是那个男性的人首蛇身神灵取得了胜利,被女性神灵庇护的王朝被摧毁取而代之,一个全新的王朝出现。

    壁画还交待了这处地方是那个男性神灵某次输给女性神灵后被囚禁的化身之处,上面有各种刑具估计是在暗示他被不断的承受折磨。

    而在大殿中央有一座高高的王座,上面坐着的并非是他预想中的蛇首人身的男人,而是一颗平静漂浮着的湛蓝色光球。

    “它很漂亮呢,对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安意身旁的银发少女,同样看着这颗光球称赞道。

    “说起来,那个壁画上的内容讲述的是什么?”安意回头看着银发邪神,语气平静的就像是在和老朋友闲聊一样。

    “夏朝和商朝之间的战争哟。”银发邪神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一蹦一跳的来到安意前面,正视着他:“这个你大概不会陌生吧?”

    “那两个神灵是……”安意皱了皱眉,并没有偏转开视线,和离他超近的那双翠绿瞳孔对视着:“我大概能够猜到点答案,不过还是有点不敢置信,谁也不会相信,这个神话背后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子……如果这个答案公布,这大概会颠覆这个悠久国家所有人的三观,不过更多的是不会相信罢了。”

    “有时候真相的确不会被人们所接受,但这并不改变它是真相这个本身的结果。”银发女孩无趣的收回目光,转身看着王座上漂浮的光球,语气感慨:“我复苏的时间比较晚,没有机会去和老朋友们打打招呼,另外几个兄弟姐妹们古板的就跟个怪老头一样,也不会有我这样的想法,所以说不得不是个遗憾。”

    “复苏?”安意敏锐的捕捉到这个词汇。

    “嗯,这个的话……”银发的少女邪神奈亚子拖长尾音,两只眼珠滴溜溜的打转,她开心的问道:“少年,你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哟!”

    “抱歉,并不想。”安意双手在胸前摆了个交叉形状。

    “诶诶诶!”奈亚子可爱的嘟了嘟嘴,头上那根长的诡异的呆毛不停的打着转,似乎在表达她不满的心情:“别啊!你这样玩弄少女的心情真的好吗?”

    “噗嗤——”安意忍不住笑出声:“要我用各国法律来告诉你少女这个词汇的定义吗?”

    “咳咳,既然你问了,那么我也不介意告诉你,事情原因。”面对安意恶意的嘲讽,奈亚子立刻装傻选择蒙混过关。

    “啊嘞……当年从那个废物木偶里窥视我的就是你吧?所以你还记的我最后说的话吗?”奈亚子再次凑了过来,可爱的小脸上睁着那双翠绿瞳孔看着安意,虽然有些不愿意承认……

    明明只是蛐蛐一个邪神罢了,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说起那个,你最后是想说什么,交什么来着?”安意不懂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虽然换作以前的他面对这么可爱的女孩的调戏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吃豆腐吃个痛快,反正怎么也不会吃亏,他又不是纯情少年。

    只不过一但想到站在他面前的女孩真实身份就完全萌不起来,他可不会相信眼前的这家伙会真的和那部动漫表现出来的那样天真单纯,抱有这种死宅想法的只会死的更快。

    “交易啊!”奈亚子看起来有些痛心疾首:“明明我都反复重复了这么多遍的说。”

    “所以少年哟,要不要来一发交易!”

    破败的建筑里,孤男寡女两个人,女孩面带羞红欲拒还休地说着“要来交易吗?”这样让人遐想连篇的话,你会怎么想?

    反正是安意的话他只想说……

    我特么社保!

    “交易你妹啊!还有你迷之脸红是要闹哪样啊!不怕被403吗?”安意原本还算正经的气场瞬间被打破,忍不住吐槽道。

    “咕嘿嘿……这不是要调解气氛吗?所以哟少年,考虑的怎么样,要来交易吗?”奈亚子笑嘻嘻的再次凑了过来。

    “你先说清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心态恢复平静的安意,冷静的出声询问道。

    “诶,我没说吗?”奈亚子愣了愣,然后再安意面色漆黑要爆发之前,慌忙说道:“咳咳,我是开玩笑的而已,现在说……现在说……”

    “嘛……这件事该怎么说呢,从你身上我闻到了同源的味道,那么说你大概已经接触过同位奈亚拉提托普的化身吧?”奈亚子向安意问了一个问题。

    安意听后并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事实上这也是他非常疑惑的事,细细算起安意可以说见过不止一次奈亚拉提托普的化身,算上这个名为奈亚子的家伙,应该是第三次。

    第一次是在世界中,遇到的那个皮肤黝黑笑容阳光的高大男子,那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邪神的恐怖。

    第二次则是在黑暗之心的记忆里,虽然是惊鸿一瞥,但他的的确确是看到蚩尤那边那个黑发旗袍御姐。

    在知道奈亚子的存在之前,他一直以为每个世界最多存在一个化身来着。

    “是的,本来的确应该是这样子哟。”似乎有着读心术能力,奈亚子微笑着回复了安意心中的疑惑。

    “在多元宇宙里每一个世界仅存在一个化身,名为匍匐的混沌的邪神自己设定下的游戏规则。”奈亚子语气复杂,明明她口中说的就是本人却像说一个关系复杂的陌生人一样。

    “每一个化身的使命就是寻找任何一个邪神可能存在的痕迹,玩弄人类只是他的爱好罢了,最终目的是要唤醒所有沉眠的混沌,每一个化身都将这个使命为己任,也不会去考虑其他的事,虽然每一个都是独立体但他们的认知里就对其他事不敢兴趣,本来的确该是这样子。”

    “但,哪怕是再无序的混沌也会有象征秩序的存在,比如说可以自由行走喜欢接触人类蛊惑人类的奈亚拉提托普,又比如说它万千化身中觉醒真正独立人格的我。”

    奈亚子的嘴角缓缓勾起一个笑容,只有在这个时候安意才能看到这家伙身为邪神的本质。

    “奈亚拉提托普,我指的是最初的那一个,祂就是个疯子。”奈亚子指了指自己,轻笑道。

    “你知道为什么同样作为三柱神,其他两个,一个是孕育万物的森之黑山羊,一个是过去未来现在于一点是时空的化身,那么作为和祂们并列的奈亚拉提托普的特殊之处是什么?”奈亚子问了一个问题,可是没等安意回答,她就自问自答道:“祂是匍匐的混沌,祂是无貌之神,除了作为阿撒托斯信使不受世界排斥的行走在大地上,最重要的是祂拥有着理论上无穷尽的化身。”

    “并且每一个化身的力量都完美继承了祂所有的力量,而不是像其他邪神那样的化身不但完全改变了形态而且只继承了一部分力量,可以说每一个化身就是祂本人。”

    “听你的意思,似乎这个能力还有着极大的限制?”安意突然插了一句。

    “宾果!相当聪明哟,小哥。”奈亚子抿嘴轻笑,打了个响指:“每一个化身实际上一并继承的还有一模一样的意识,当最终审判日来临的时候所有化身都会回归于一,那时只有奈亚拉提托普,而不是化身。”

    “这么说来,你是想避免这个结局?”安意有些听懂了对方的话,按照她口中的意思,似乎是为了阻止这个回归的过程,不然她这个特殊个体就会被泯灭。

    “恰恰相反,我希望加快这个进程,因为……”奈亚子依旧带着和煦的笑容,口中说出让安意都为之一震的野心:“我想成为那唯一的匍匐的混沌。”

    “呼……不小的野心嘛,不过这有可能吗?说什么唯一之类的。”安意深呼吸一口气,强作淡定的说道。

    “我记得有讲过,奈亚拉提托普是个疯子吧。”奈亚子伸出右手食指晃了晃:“每一个化身都会继承同样的意识,但是每一个化身同样在成为化身的那一刻成为独立体,之后的每一个化身都开始了不同的经历,一旦化身数量超出了一个限制,那么当最终回归之时,最初的奈亚拉提托普也就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全新的匍匐混沌。”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安意看着对方的神态,忍不住嘲讽道。

    “是啊,谁也不懂这样的存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活物在真正的邪神看来,只要名为奈亚拉提托普的存在依旧存在,那么他就是活着也说不定。”奈亚子无奈耸肩说道。

    “祂到底怎么想的我也懒得去深究,原本每一个化身都不会考虑我所考虑的事情,当回归之时到来的时候,每一个意识都有可能成为主导意识,对于其他化身来说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完全不会考虑到自己死亡的可能性,或者说完成回归是他们天然的使命,但是这么一群化身里出现了一个特殊例子。”

    “那就是我。”奈亚子指了指自己,语气得意。

    “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复苏,但我至始至终都知道自己和其他人是不同,因为我有了叛逆的想法,我不想将自己的生命放在几千亿万分之一的几率上,我决定要让自己成为那独一无二的奈亚拉提托普!”

    “你想怎么做?”即使听到如此惊世骇俗的发言,安意也没有表现的或许震惊,反而开口反问道。

    “我以及我的兄弟姐妹们,每一个你都可以看做名为奈亚拉提托普的异位面同位体。”奈亚子不厌其烦地向安意解释着:“成为唯一的方法除了回归时刻之外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掠夺掉其他化身的位格。”

    “升华自己的位格,超脱化身这个局限,那么我就成功了。”

    “你自己没办法做到吗?”安意提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对方似乎是把希望放在了他身上,见鬼,凭什么会认为他能够干得掉一个邪神?

    “因为某些原因,化身是杀不了化身,所以只能依靠外力。”奈亚子摇了摇头,然后目光闪烁的看着他:“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实力的差距,一来这群化身其实没你想的那么恐怖,二来虽然现在的你不行,但未必代表以后的你也不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安意心中突然一个咯噔,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浮现在他脑海中。

    “嘛,你猜我想说什么?”银发的邪神眨了眨眼,故意买了个关子。

    安意还想说什么,却被奈亚子打断道:“好了,谈话就到这里,可别忘了来这里的原因哦,快去领取你的奖品吧。”

    “奖品?是那个蓝色光球?”安意愣了愣,这才响起,好像的确有这个设定来着。

    “废话,犹格索托斯化身的残骸难道还不珍贵吗?你以为之前和你打拼打死的那群人为了什么。”奈亚子翻了个白眼,伸出双手推着安意:“去去去,别瞎磨蹭了。”

    被推动着走上通往王座的台阶,安意自嘲的笑了笑,向前走去,刚迈出两步,只见他突然问道:“和我一起来的人怎么样了?”

    “你是说那几个妹子吗?”奈亚子随意说道:“被我安置到一处异空间里了,等你这里结束后就可以带她们离开,其实我本来就是在等你罢了,游戏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

    “嗯。”安意面色平静地点点头,再次问了一个问题:“之前那群旅法师怎么样了?”

    “咦?那群有趣的家伙叫旅法师吗?”奈亚子惊奇地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样子:“突然冲出来说什么要杀了我,还弄出来一堆无聊的小玩意,就那座堡垒有点意思不过被我给拆了。”

    “那个黑皮肤的老头还想着让其他人走,真当我这里是慈善场所吗?全部都被我给留下了,说起来里面还有几个漂亮妹子,你要吗?送你当女仆好了。”奈亚子试图提出一个诱人提议。

    “不用了。”安意摇了摇头,得到答复后他再次向前走去,临近那颗蓝色的光球,他怔怔地看着它,散发着神秘而未知的湛蓝光晕。

    ……

    ……

    老规矩,等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