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08章 意料之外的意外
    ……

    ……

    这一发子弹,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除了安意无论是谁也不知道这发子弹到底从何而来,又是怎么出现的,连亚伯也不清楚,因为他百分百确定每一次扣动扳机的次数,这是一颗根本不存在的子弹。

    只有安意嘴角浮现胜利者的笑容。

    为了这一刹那的翻盘绝杀,安意可谓是煞费苦心,把能够利用上的一切都给用上,一步步算计避免出现差错,就是等着这一刻。

    他先是让潘多拉去将最大的变数,那个巫魔幼女的注意力支开,拖延到安意结束为止,其次,他还利用上本该毫无用处的杰克,利用他是个弱鸡普通人的身份摘除对方警戒范围,打出那发用来掩盖真相的一枪。

    最初射向未来视的那一枪,是安意刻意为之,用的也是普通的子弹,他开着十六倍速,将感知捕捉能力强化到最大,就是为了能和那发子弹同步开出一枪,也就是真正用来绝杀的那一枪!

    为什么本该在当时就射出的子弹延迟了整整十五秒再次突然出现?为了这一个完美的爆头,安意可是用尽了手段发挥各种演技,将对方骗到他所预想的位置。

    至于原因,高ping战士懂吗?

    咳咳,实际上是安意付出了那张,来自位面商人假面骑士Decade的卡牌,能够使用三次,每次有坑爹的时间限制和范围限制,有时候他真佩服自己,能够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也能够利用上。

    他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在那颗蕴含了邪神力量的子弹离开枪口的一瞬间,他第一次使用了承载着假面骑士crouns时间力量的卡牌,使用的感觉有点像固有时制下的状态,不同的是这次是以他身边百米的范围都产生和外界不同的时差,那颗特殊的子弹凝固在空中,等待着时停的结束,并且在亚伯心态最为放松的时候给出致命的一击。

    虽然这个计划听起来十分简单甚至可以说简陋无比,但实际操作时却是个相当考验难度的问题,首先你需要对“潘多拉之匣”无比的了解,不是谁都有潘多拉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超级人工智能,在充分了解的情况下利用亚伯自傲且狂热尊崇战斗的性格引诱对方进入“公平”的战场,将复杂的地形记录在大脑中,在战斗的危急时刻依旧不忘有意无意诱骗亚伯的走位,将对方的位置始终与那发悬停的子弹保持一线,同时还要考虑到未来视的能力,利用时间差,干扰对方的判断。

    这些条件缺一不可,一旦有一个失败那么安意很有可能会全盘皆输,但当这一切条件都实现之后,胜利就像多米诺牌一点一点的迎向他。

    不过,真要安意来说的话,这次布局中最让他没有把握的其实不是最技术话的走位勾引,而是潘多拉是否能够引开巫魔幼女的注意力。

    因为后者虽然是个8岁的幼女,但往往这样的时间段很难猜透她到底是在想什么,一但潘多拉那边没有成功的话,虽然安意的计划照样可以执行,但是却有着极大的变数,谁也不知道巫魔幼女下一刻的想法会不会让安意的计划直接破产。

    不过,似乎潘多拉那里出奇的顺利,顺利的有些诡异,这里面的原因,安意颇为好奇,准备等会好好去了解下具体情况。

    至于现在,当然是准备收拾好战利品溜了。

    如果他不想被卷进去接下来的麻烦事。

    在他前方,被一枪爆头的亚伯尸体突然开始溃烂,残尸逐渐腐烂化为灰土最终被一股莫名出现的灰色飓风卷起,一条黑色的裂缝凭空出现,一具黑色的石质棺材浮现出来,石质棺材的表面重重叠叠捆绑着数十根非金非石的重型锁链,此刻一根根的自动解开,作为棺材盖的部分一点一点打开。

    夹杂着亚伯尸骸的灰色飓风,在棺材盖打开后被一股螺旋的巨大吸力吸了进去,随后棺材盖迅速闭合,外面的锁会不断旋转,最终使其完全封锁。

    安意知道,对方此刻进入了重组状态,处于一个复活的过程,不过安意并不担心,因为这个过程时间不算短,他有充足的时间留给他在拿走爆出来的橙色以及黄色邀请函后再扬长而去。

    飞龙贴脸了,怎么输?

    这场游戏似乎考虑到亚伯不死之身的特殊性,尽管他还能复活但是在被安意杀死后依旧爆出了邀请函,似乎是被算作了“死亡”状态。

    不紧不慢地拾起邀请函,安意看着发疯赶过来的人形收容物们,洋洋得意的挥了挥手:“拜拜喽,小朋——”

    “亚伯哥哥怎么了?”夹杂着泪腔的幼女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让安意身体一僵。

    别把,不存在的啊!guna!飞龙贴脸就是不可能出意外的啊喂!

    安意在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收到了潘多拉的心灵通讯:“主人!我的任务失败了!scP-239-巫魔幼女突然惊醒然后消失在原地!极有可能是去了您那边!主人您那边成功了吗?”

    成功是成功了……可是马上要出意外了啊!

    安意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没有再纠结这件事,他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看向突然出现在那具石质棺材下的巫魔幼女,准备最后试试看能不能用语言掌握主动。

    不过,很可惜他还是失败了,不是因为他语言的失败,而是因为对方压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先一步开口。

    “亚伯哥哥是要死了吗?”玛雅那灰绿色宛若星空的水汪汪大眼睛此刻蓄满了泪水,声音愧疚而悲伤,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抚一番,只不过她下一句话却让安意头皮一麻:“我不想让亚伯哥哥死,我想他陪我玩……呜哇……”

    巫魔幼女玛雅伤心地用肥嘟嘟的小手抹着眼泪,但安意却无心看这一幕,而是紧张地看着漂浮在空中被多重锁链束缚的石质棺材。

    “没成功啊!一定要没成功啊!”

    然而,他的运气一向都不怎么好,幸运女神在他祈祷的时候似乎永远都在打盹。

    “咔擦——”

    仿佛来自深渊的大门被打开,那具石质棺材一点一点的打开,一只宛若大理石雕刻的手伸了出来。

    ……

    ……

    Ps:下一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