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200章 那永不沉沦的白银帝国
    随着那个被称为艾丽卡的女人声音落下,那被抽出的三张悬浮在众人头顶然后化作粒子扩散开,笼罩住蛇之手的人,接着又覆盖上破碎之神教会的人,最终形成了巨大的圆形领域,依稀可以从光芒里看出格式建筑物的样子。

    原本正在汹涌前进的机械生物突然放缓了行进速度,一举一动显得十分吃力,不知何时破碎之神信徒以及这些机械生物脚下已经沦为一片蠕动的沼泽,这片沼泽似乎蕴含着特殊的魔力,不然普通的沼泽是做不到让这些召唤的机械生物也寸步难行。

    下一秒,这片圆形领域内地形开始重塑,破败的战场一角出现在这里,一座高耸的华美法师塔破裂开泥土出现在蛇之手众人身后,的魔力光晕一点一点扩散着,增幅着属于蛇之手一方阵营的魔力。

    “轰隆!”一道血红的闪电撕裂苍穹,大滴铁锈的雨水滴落在这片领域内,那数量巨大的机械生物军团沾染上这些雨水后,大片的锈迹蔓延上它们身躯,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僵硬腐朽,眼看用不了多久就要崩坏。

    面对这种情况,破碎之神信徒似乎习以为常,不慌不忙的聚集在一起跪在地上摆出祈祷仪式,口中肃穆的歌颂着某种未知语言的礼赞,这些礼赞里似乎蕴含着某种未知的魔力,意志不坚定的人会被其深深的吸引最终洗脑成破碎之神的狂信徒,要不是安意故意一声附带有精神力的轻咳,杰克这家伙就彻底沦为了破碎之神教会的狂信徒。

    而他们所做的祷告仪式貌似还真有点效果,一道看不出具体样貌,只能大概看出是一个银金属球的模糊影子在他们上空升起,密密麻麻的齿轮转动声在整座空间里响起。

    这东西似乎就是这群狂信徒所信奉的神灵,无论安意怎么努力都看不清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不过他也不敢多看,哪怕是现在的他注视地久了以后也开始有些意识模糊,看来这所谓的破碎之神还真的不是什么简单角。

    当这道虚影出现在场地后仿佛自带光环b,在场所有的机械生物都摆脱腐蚀状态,并且周围的建筑开始破碎被侵蚀,巨大的齿轮与金属地面开始缓缓占据这片空间,可以说硬生生的将旅法师们打造的主场优势拉回均衡,而恢复状态的机械生物们再一次如潮水一般再次涌了上来。

    “泰菲力导师,我曾听前辈们说过钟表涅槃之机械境这么一处世界,这个所谓的破碎之神教会信仰的神灵是不是来源于那里?”金发的旅法师艾丽卡好奇的向领头的人问道。

    听到她的话后后者微微抬头,兜帽下是一个黑肤年轻人,不过眼神中却蕴含着时间洗礼过的沧桑,他用不符合外貌年纪的苍老声线,温和的回复艾丽卡的询问,完全没有担心即将冲击他们的机械生物军团,而说来也奇怪,仿佛有一条无形的边界线,这群生物一旦越过进来后明明速度没变,但无论如何都没有再跨出下一步,仿佛前方是一条永无止尽的路。

    “艾丽卡,可不要小看你的世界啊,你是我的弟子,是这个世界成为的第一个旅法师,还没有进行过次元旅行,或许对于你来说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神奇,但实际上根本没什么特殊的。”被尊称为时间**师泰菲利的旅法师语气有些感慨,看着徒劳无为却在使命下依旧不断前进的机械生物们,他叹了口气:“直到现在我们对于破碎之神的存在都一无所知,的确有怀疑过钟表涅槃之机械境与它的关系,但有一点你说反了,那就是实际上那个机械世界并非是它的诞生之地。”

    “难道”艾丽卡对自己得出的这个结论感到有些荒谬。

    “是的,正如你想的那样,所以说千万不要小瞧你的世界啊,尤其是sp基金会,我们旅法师旅行过数不清的世界,但无论是哪个世界,我都没见过这么一个古老、危险而神秘的组织,他们到底想要什么?这没人知道”泰菲利再一次叹口气,然后微笑着拍了拍女孩的肩:“好了,话题就到这里吧,接下来就要结束这场闹剧了,说起来这群家伙还真是小看了我们图书馆的决心呢,真伤脑筋,如果是蛇之手的学徒们或许会真的被打败,但可惜他们始终不相信我们的目的真的是杀死邪神。”

    “小瞧了我们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各位,接下来我要去构建虚空检测所的卡牌,接下来就麻烦你们了,不用去理邪神的伎俩,当我构建完毕后我们直接撞入邪神所在的异空间。”泰菲利缓缓漂浮起,在他身前旋转着一张璀璨无比的橙卡牌,卡牌上面有着有着一座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其精致华美的堡垒,与其说是一处堡垒倒不如说是艺术品,这就是他们挑战邪神的底线,用一个破灭文明最后燃烧的智慧火焰凝聚而成的结晶。

    “最后艾丽卡,你真的不考虑留下吗?”泰菲利的目光放在他的弟子身上,语气有些犹豫:“你和我们不同,我们都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所做的垂死挣扎来满足那可怜的愧疚感罢了,但你不一样,你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人,根本没必要和我们一样去送死。”

    “老师。”艾丽卡微笑着摇摇头:“既然成为了旅法师,那么我就应该早就抱有这个觉悟了,不是吗?”

    “唉”泰菲利无奈地叹了口气。

    “哇!小艾丽卡说的太棒了,亲一个!”突然在艾丽卡身后,一个穿着法袍却身材丰满窈窕的女性跳了出来抱住艾丽卡,由于动作过大帽子脱落,露出一张小麦肌肤的美丽面庞。

    后者一脸感动的抱着艾丽卡眼泪汪汪地磨蹭着。

    “莉莲娜维丝前辈”艾丽卡挣扎着语气有些无奈。

    “娜维丝别闹了,正经点。”泰菲利没好气的瞪了后者一眼,接着语气放缓:“接下来就先摆脱你的死灵魔法了,在开战之前能减少点伤亡就减少点吧。”

    “好的,好的,你这死老头怎么那么啰嗦!”莉莲娜维丝不耐烦的甩了甩手:“你不是还有事吗?n!”

    “唉”泰菲利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然后看向另一边一个身材魁梧的旅法师,语气温和道:“阿耶尼,我不在的时候,大家就拜托给你了,你是最沉稳的一个。”

    “这个”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身材魁梧的旅法师伸手挠了挠头,兜帽被摘下露出一个毛茸茸的金狮子头,狮子头上带着腼腆的笑容:“放心的交给我吧,**师。”

    “嗯”泰菲利点点头,最后将目光放在队伍最后面的旅法师身上。

    “杰斯贝连,你在最后能够做出抉择真是太好了。”他声音中带着赞许。

    “感谢**师之前的引导,过去的我做出了太多的错事,我只希望能够得到救赎。”被点出名字的青年旅法师抬起头,那双闪耀着魔力的双瞳看着泰菲利语气坚定。

    “如果说不想让艾丽卡因为我们的事牵连进来是因为她和我们不一样,那么我不希望你也去送死却是因为是在太可惜了。”泰菲利目光复杂地看着他道:“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旅法师,只是你一直没有去真正拥抱过你体内的白与黑两种颜,过去的你被力量所俘虏但现在的你却被自己的内心束缚,这很不对啊,杰斯贝连,不要去抗拒它,我甚至有理由去相信你将会是旅法师中前所未有的第一个人。”

    “很感谢您的赞赏,**师。”杰斯贝连在胸前画了一个神秘的符号,那是属于他的礼仪,用来表明他的决心:“无论怎么样,这一次我都将会和旅法师站到一起。”

    “唉,或许这次的决定是我错了呢”泰菲利用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自语了一句,然后身上萦绕着的魔力光晕逐渐释放越发耀眼的光芒,然后他整个人变为虚无,只是所有人都知道**师已经进入以太虚空构建那张唯一的神话级别的卡牌,而当他再次出来时也就意味着属于旅法师的战争正式开始,而他们也将向着死亡奔赴。

    “总感觉那老头在交代遗言一样,你说是吧,杰斯。”莉莲娜维斯舒展了下她丰满的身躯,瞥了一眼她曾经的ài rén。

    “谁知道呢”杰斯贝连手中亮起心灵的光芒接着又很快散去,语气低沉的回复道。

    “啧,无趣。”表面看上去有些无所谓实际上十分恼火的莉莲娜维斯冲另一旁的阿尼耶嚷嚷道:“喂,傻大猫,你这个医疗职业的表面狂战士能配合的了我吗?我的卡牌大多都是死灵啊。”

    “我的卡牌可不全都是生命力回复啊,还有着不少辅助能力的,所以你就放心吧。”有着和凶悍外表不符的憨厚的正义狮人阿尼耶呵呵笑道。

    “随便你了,这次就让我、杰斯、傻大猫阿尼耶、长耳朵还有那边的二傻贾路来解决这这家伙吧,话说回来,妮莎瑞文你这家伙的精灵国度没问题吧?”不愧是无所顾忌的死灵魔女,张口就毫不客气的怼起她平时最看不过眼的两人。

    后者是曾经和她有过不小的过节,前者则是她单纯的看不顺眼整天臭屁高贵精灵的妮莎瑞文。

    “你在用这个称呼叫我试试?”被点到名字的两人一同抬头,曾经的精灵女王妮莎瑞文冷声说道,兜帽下露出精灵独有的长耳以及美丽的面庞。

    而召兽使贾路则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别浪费时间了,快点解决这群狂信徒。”杰斯贝连突然开口打断了原本因魔女而凝固的氛围:“莉莲娜,你开始吧。”

    “啊嘞啊嘞真是麻烦啊”被严肃的杰斯特意叮嘱后,莉莲娜维斯瞬间气息萎了下来,无精打采地走向战场,在她身边环绕着一张张,虽然依旧是颓废的样子但任谁都看的出她此刻的兴奋。

    “真是个恶劣的女人啊真佩服你这个让这家伙倾心的家伙,可以的。”红发的火焰使旅法师茜卓纳拉笑嘻嘻的戳了戳杰斯贝连,作为使用烈焰的术士,她的性格也像火焰一样热情自来熟:“话说锁链面纱还在她手里来着,两方还挺配的嘛,真是可惜这次上场没有我的份喽。”

    “莉莲娜”杰斯贝连目光有些复杂看着曾经的ài rén,看着她的脸上戴上紫的面纱,他知道那是属于她的神器,从远古巨魔文明留下的遗迹中寻找到的锁链面纱n。

    “死亡,不是抗拒的藉口。”曾经在依尼翠掀起亡灵天灾的死灵魔女,发出她的死亡宣言。

    “首先是这一张。”莉莲娜维斯嘴角微微勾起,抽出一张卡牌,魅惑的女声响起:“布塔里维亚的食尸鬼军团。”

    随着卡牌破碎,魔力的光芒扩散,一支穿着简陋铠甲,满嘴獠牙浑身腐烂的食尸鬼军团出现在她身前。

    “米斯卡雷特大公的眷族,出来吧,我的夜之贵族们,话说回来,索霖马可夫你和这些家伙真的没什么关系吗?”

    漆黑的十字棺材径直出现在食尸鬼军团的上方,在一声声凄厉惨叫后,一只只与传说中俊美的吸血鬼形象完全不同的丑陋怪物飞了出来。

    “我说过,我是鲜血魔法形成的吸血鬼,和这群怪物不一样。”一名面无血的旅法师抬起头,冷冷的说了一句。

    索霖马可夫,因为鲜血魔法而变成的吸血鬼,尽管“吸血鬼”的身份往往都是反派,但实际上却是个亦正亦邪的旅法师。

    “月神后裔银月咆哮。”

    仿佛让灵魂都颤栗的狼啸在这片战场上响起,上百头十米长的银巨狼汹涌冲锋着,高高跃起肌肉骨头蠕动化作狼人重重地落在地上。

    “苏醒吧,死灵们,亡灵的归宿,遗忘边界。”

    “轰隆!”一道黑的闪电划破天空,数不清的持骨剑的骷髅架子从土地里爬出,这些都是由魔力构成的亡灵。

    “还有我的宝贝,霜之叹息冰霜巨龙尼勒克,来吧,我的小可爱,冰冻这一切。”莉莲娜维斯轻笑着抽出一张颜不一样的紫卡牌,丢向空中化作一条漆黑的裂缝

    “昂”一道震撼人心的龙吟声响起,然后两只骷髅龙爪伸出抓住漆黑的裂缝,在咔吱的破碎声中,燃烧着冰灵魂火焰的冰霜巨龙从裂缝里飞出。

    “傻大猫,接下来就交给你了。”一个闪烁,莉莲娜维斯回到旅法师里,看也不看接下来的情况只顾着揉蹭着艾丽卡。

    “如果可以的话,请叫我阿尼耶。”正义耿直的狮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看到对方完全没有理会的样子后,在他的身边飞出数张金的卡牌。

    “wǔ qì祝福,防御祝福,强化祝福,复位祝福二次强化。”

    阿尼耶的卡牌一如他本人一样朴实憨厚,但绝对好用,这些亡灵生物身前被套上一圈又一圈的光环b,在这种恐怖的加成下就是木剑也能斩断钢铁,丝绸也能挡住利刃。

    “还有这最后一张,战神纪元:战争革命”

    这张紫的卡牌飞出,破碎成光能粒子后覆盖在这群亡灵身上,原本简陋的装备瞬间焕然一新,变成钢金铸造的重铠与铁剑。

    曾经的精灵女王妮莎瑞文的卡牌一如她的性格一样冷艳高贵:

    “精灵国度永恒的希亚。”

    “我和那个人的能力算是重复了,所以我就只让魔像部队出来。”

    一排排高大的金属魔像踏着整齐沉重的步伐从一个华美的绿国度里走出,每一架魔像都铭刻有复杂的神秘符文,这些符文既能够tí gòng大量的魔力支持,还可以产生共鸣效果,将每一台魔像受到的伤害分摊到整个军团上,除非对方能够一击将整个魔像军团摧毁,否则在魔能金属下它们也会不停的自我修复。

    召兽师贾路一直是他们当中最沉默寡言的人,但他就像不鸣则一样,一鸣惊人。

    “幻想种比蒙巨兽。”

    “吼!”足以撕裂巨龙的传说巨兽比蒙从天而降,似乎让大地都要碎裂,气浪汹涌让靠的近的骷髅士兵和食尸鬼瞬间湮灭。

    “喂!你这混蛋是故意的吧!”感觉自己被挑衅的莉莲娜维斯,冲贾路气哄哄质问道。

    “呵。”而后者只是轻蔑地冷笑一声,然后再次抽出卡牌。

    “幻想种蛇皇海德拉。”

    “幻想种地狱魔蛛斯卡修。”

    又是两头堪比巨龙的 qí生物从虚空中爬行出。

    “那么,到我了。”杰斯贝连点点头正准备上前,突然感觉自己的衣袖被拉了拉,回头看是艾丽卡。

    “怎么了?”杰斯贝连一头雾水的问道,一旁的莉莲娜维斯笑嘻嘻的插嘴道:“小艾丽卡说想让她来。”

    “是吗”看着艾丽卡有些窘迫的样子,杰斯贝连沉思了片刻:“也好,虽然你唤醒了那个远古帝国,但至今还没使用过,就当熟练吧,那么就拜托你了哦,艾丽卡。”

    “是的!”艾丽卡颇为激动握了握拳头,然后她指尖出现一张半紫半橙的瑰丽卡牌。

    作为这个时空唯一觉醒旅法师火花的人,艾丽卡自然有她的独到之处,但除了**师之外其他旅法师只知道她从虚空里唤醒了一个永眠的远古帝国制成了旅法师卡牌。

    “永不沉沦的帝国都城白银之心瓦洛兰。”

    ps:第二更稍后,话说200章了啊,真不错。

    顺带一提,这里的旅法师卡牌不要细究,都是不存在的,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