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单机版主神空间 > 第199章 破碎之神的机械军团 旅法师的卡牌?
    ……

    ……

    “轰!!!”一系列的连锁爆炸后,原本生机勃勃的雨林瞬间变成寸草不生的焦土,甚至不远处沾染到猩红能量的动植物直接枯萎,如同被彻底夺去生命力。

    而被直接命中的混沌分裂者一行人更是直接被轰击的一干二净,连一点肉块都没有留下,因为哪怕被有也被后续席卷的血色能量腐蚀的一干二净。

    当爆炸结束后,场地上只留下一团不断蠕动的灰色触手,粘稠ròugǎn的触手互相交织蠕动着就像交配中的蛇群一样包裹成一个团,似乎是察觉爆炸结束后,蠕动的触手一点一点消融最终只剩下一层干瘪的外皮。

    一只没有穿鞋子的白嫩小脚从里面伸出,被叫做伊博士也被称呼为海拉的白发女子提着两只高跟鞋,好似小孩一样蹦蹦跳跳的从里面跳出来。

    “咔擦”似乎是踩到什么东西,她不满的皱了皱眉,之前的攻击虽然对生命有极大的伤害,但对机械只有爆炸的伤害,所以地面上还残留着不少金属碎片,但当海拉低头看到她所踩到的东西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这家伙命还真大啊,竟然这样都没死。”

    被她所踩到的是一块类似蜘蛛形状的金属,在被发现后这个小东西一动不动似乎对对方的话毫无反应,就像个死物一样。

    不过海拉可是自然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它正是米歇尔的真正核心,换句话说,只要这东西没有彻底摧毁那么这家伙就能够通过汲取各种矿物质与血肉再次复活。

    很早以前她就听说过曾经有个人主动愿意接受人体改造手术,通过移植从外太空截取的未知液态金属变成了不死性极强的改造人,据说有着堪比收容物的不死性,今天她算是亲眼见识到了。

    “放心,我可不会落井下石的哦,毕竟在这种情况下,队友全死了我要想赢一个人肯定也不行的吧?”海拉不死心的继续蛊惑着,试图让对方回应一两句,只是可惜它依旧像彻底死去一样毫无反应。

    反复尝试好几次都未果后,海拉叹了口气,疑惑的自语道:“这家伙不会真的死了吧?算了算了,赶紧走去凑热闹去。”

    然后她慢悠悠的起身离去,大约是过了十来分钟,原本如同死物一样的液态金属突然抖动了一下,然后飞速的向前方逃窜去,试图去吞噬不远处的金属碎块。

    被包裹住的金属块迅速的溶解与它融合为一体,随着不断有更多的金属块被融合,这块银色的液态金属也逐渐蠕动凝缩出一个金属头颅。

    “这个该死的女人……”这颗金属头颅的样貌和米歇尔一模一样,那双狭长的金属眼眸闪过一丝阴狠:“别让我找到机会,不然我迟早要把你……”

    “把我怎么样?”在他身后突然想起一句揶揄的女声,米歇尔僵硬的转过头看到海拉兴致勃勃的微笑面庞,后者打了个响指愉悦的再次问道:“说啊,我也很好奇你想把我怎么样?”

    “你怎么回来了?”米歇尔强忍住阴郁,面带微笑的打招呼道,只不过这笑容如果是原来的皮囊或许是帅气,可是放到此刻金属状态下只会显得无比诡异:“我刚苏醒,你快来帮我一把。”

    “别啊,我可不敢碰你,鬼知道你这家伙会不会趁机侵占了我身体。”海拉却连忙摇头,直接拒绝道。

    “海拉!”米歇尔终于沉不住气,吼道。

    “这位先生,我不是你老婆。”海拉快速摆手,强忍着笑道。

    “你真的要和我翻脸吗?如果这次任务失败了你也没有什么好下场!”米歇尔强装出声色俱厉的样子先是恐吓了一番,接着语气委和的说道:“如果你这次愿意帮我这一次,我绝对会在这次行动力全力配合你,并且再出去后在元老会面前我还会……”

    “说出我是邪神的信徒对吗?”海拉突然笑盈盈地出声说道,她的话让米歇尔的气势一滞。

    “不,我怎么会这样做呢。”即使被揭穿真相米歇尔依旧镇定自若的回复道,语气之中充斥着诚恳。

    “你知道吗?”海拉没有听对方的辩解,自顾自的说着:“我看过很多,一直对一件事很好奇,那就是,为什么不管是主角还是都不给敌人补刀呢?后来我知道作者是为了剧情需要而故意这么做,但很可惜……”

    “海拉!我告诉你就算你杀了我你也完蛋了!”听出对方的意思后,陷入绝望的米歇尔大声辱骂着:“你这个不要脸的"biao zi"!你死定了!堂堂首席研究部部长竟然是邪神信徒!你死定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等着你这家伙下来陪我!”

    “我不是作者,也不用忽略补刀。”面对对方的肆意辱骂,海拉依旧笑意盈盈的轻声说着,缓缓伸出手就像抚摸qíngrén一样轻轻地抚摸过他的头颅。

    “噗嗤”一根暗灰色的模糊触手扭曲着从她指尖蔓延出刺入米歇尔的后脑处,来自旧世界的邪神呢喃瞬间摧毁了这个人的意识,原本处于吞噬融合状态的液态金属瞬间松散开,因为失去意识控制的缘故像普通的液体一样随意流动着。

    一股腐朽却又富有生机的混沌气息蔓延上液态金属,在这股矛盾的能量之下液态金属沾染上死亡一般的灰色,但却能够像傀儡一样主动围绕在海拉身边,就像一滩移动的水银一样。

    “不错的东西。”海拉随手拟态出一柄利剑刺向自己,看到自动扩张开成护盾的液态金属,她满意的点点头:“走了走了,这破地方也待不下去,早点结束吧。”

    “安意同学……你在哪呢?”

    ……

    ……

    而另一头正在一点一点往水域位置行走的安意一行人穿行在茂密的丛林里,他们虽然进入的早但似乎是在最偏远的位置,而根据后来进入的两个队伍,似乎是越早进入的距离终点就越远,这大概是这场游戏的隐藏规则吧,也或许是对晚入队伍做出的补偿。

    “嗯?主人发生了什么事吗?”原本舒服躺在安意怀里的小潘多拉突然感觉到安意停下脚步,她呆萌地抬起头疑惑看了一眼问道。

    “不,没什么,总感觉自己好像被谁念叨着了。”安意尴尬地笑了系,摸了摸潘多拉的脑袋,感慨道:“话说回来,这游戏隐藏规则多的过分了吧,游戏体验感极差!严重怀疑根本就是那个家伙忘说了,本来还想当一回伏地魔来着。”

    此时,在安意的精神力sǎomiáo里原本他们最初所呆的的位置正在以一种不快但稳定的速度一点一点的奔溃,崩坏的那片区域随即陷入精神力盲区,宛若电脑黑屏。

    安意推测,为了防止消极游戏,当所有队伍进入游戏后似乎就开始执行一种崩坏程序,从边缘开始一点一点的摧毁,强行逼迫所有人最终会汇聚到一个终点。

    “真是个无聊又阴狠的方法。”安意这样评价道。

    这么一来他很多想法和套路都没办法实施,无伤通关的幻想大概也要破灭了。

    “安夜,那边好像有动静。”和悠哉的像出来旅游的安意不一样,一直胆战心惊的杰克可是十分关注周边的情况,因此一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后,他就立刻出声说道。

    “嗯,看来除了我们,已经有最起码两支队伍撞上了。”虽然之前一直在思考别的事情但这可并不代表他没有在关注周边的情况,事实上他比杰克还要早一点发现那边的战斗。

    “精彩,蛇之手破碎之神教会吗?”在杰克无语的目光下,安意从个人空间里取出一张沙发和一张桌子,只见他带着潘多拉坐下,然后取出一**红酒,晃了晃笑道:“过来看戏啊,史诗级大片。”

    “呼……我可能要习惯这精神病的世界观。”杰克深呼吸一口气,轻声自言自语了一句,接着走向了安意。

    在不远处的一处类似祭坛的地方,两方人马在中央对峙着,安意甚至可以猜到他们撞上的原因,两边都是神秘侧的人士,在发现一处可能是上古祭坛的地方后自然想要一探究竟,不管是哪个体系的神秘侧对真理的追求是共同的,而且在知识这一方面除非是同一阵营不然往往是不死不休的结果,这可是比被绿还要严重的事。

    虽然两方都戴着类似的长袍兜帽长袍,但是实际上还是很好辨认,破碎之神教会的服饰上有着复杂的齿轮图标和胸章,而且这些信徒带着浓厚的宗教信仰感觉,就好像你路过教堂看见那些忠诚祷告的坚定信徒一样。

    破碎之神教会在安意看来是一个很特殊的宗教,实在很难相信这么一个宗教竟然是第一序列的收容组织,一般人对于宗教所信仰的神灵大多有个模糊的概念,那就是某种概念的人格化身,最起码是生物之类,比如兽人,人类,矮人,精灵之类的,但这个教会就不一样了。

    不但可以说是一个邪教组织,而且所信奉的神灵是一个机械之神!

    在他们眼中一些收容物实际上是他们信奉的机械之神的碎片!相信大部分物品是“神”在创造宇宙之后碎裂成的碎片。通过将“神”恢复到完整状态,他们同时也将获得神性。

    虽然很莫名其妙,但实际上这群家伙实际上还真的掌握某种未知的神秘力量,看着这群家伙在身边用齿轮和金属召唤出大量的小型机械生物军团,安意一脸懵逼。

    毕竟怎么看!这群家伙更像是科技侧的操作好吧?

    而另一方的很有可能是蛇之手的成员则让安意有些一头雾水,因为虽然的确表现出追求“魔法”的形象,但这群家伙怎么看都更像是他记忆里的一群家伙。

    “艾丽卡,编织战场。”似乎是领头的人对身旁的人开口说道。

    “好的。”清脆的女声回复道,然后安意看见她张开手,在空中摊开一排瑰丽的魔法卡牌:“洗牌结束,开始我的抽卡。”

    “地形卡,奥古斯都的魔法塔,环境卡,腐蚀机械的雨水,环境卡,泥泞沼泽,我的首轮结束。”

    安意看着她抽出三张卡牌,然后其余卡牌消失不见。

    妥了,卧槽尼玛!这他妈是旅法师吧!!!

    ……

    ……

    :抽卡,我的环节,2333,一些实力的设定不要介意啊,毕竟按照我的剧情的话,得服从我的安排。